城羽23. 政治的联姻

June 11, 2017

 

  “程爷爷不好意思。”知道自己妈妈对自己的态度有意见了,黎瑞兮说得心不甘情不愿,眼睛扫到城羽的时候故意迅速别开头,就差没跟着哼一声了。
  “没关系,年轻人直言不讳好啊,用不着太早去学什么人情事故,是吧黎太太?”程老爷变说边冲着黎太太微笑。
  她当然知道程老爷子话中的意思,但是自己女儿先挑起的,也只能忍气吞声。
  四个人坐着一边喝茶一边扯些有的没的,除了公事也确实没什么共同语言,所以显得气氛很冷。
  不过黎太太自然不会忘记这次饭局的目的,笑着对城羽说:“程羽啊,听说你在美国读书成绩很好啊,我们瑞兮是在澳洲读的大学,学美术了。”
  城羽摇摇头,客套地回答:“尽力而已。美术也很好,适合女孩子学。”
  “哎哟!小羽你真是会说话。我叫你小羽你不介意吧?”黎太太一边装热络,一边笑看自己那个脱掉了女霸王装变得有些羞怯的女儿。看来两个孩子之间是很有机会的。
  他们说美术,城羽心里想到的是杨雨澄,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有在画画?他想得出神,以至于那个黎瑞兮小姐说要走都没注意,也没反应,惹得大小姐很不愉快,抓起包包蹬着高跟鞋就气呼呼走了。
  “还不去送送人家黎小姐。”程老爷子的口气不怒而威,充满命令的味道。
  城羽看了看他,倒也没唱反调,起身就跟着出去了。其实他不是真的想要去送黎瑞兮,只是想早点离开,他对这样的饭局一点兴趣都没有。
  走到电梯间的时候黎小姐还在等上来的电梯,瞄到城羽来了故意视而不见,直到电梯门打开后一进去也不等城羽进来就直接按了关门,城羽倒也无所谓,伸出一手挡住正要关上的电梯门后也跟着进去。
  “你跟来做什么?”黎瑞兮轻哼一声,看似很不屑,其实心里很欢喜。
  “送你。”城羽回答得简单,简单到让人一时听不出他这是什么口气。
  “我不要你送!”黎瑞兮还在矜持,浑身迸发着任性大小姐的气势,就等着别人来给她提鞋拎包。
  城羽淡淡一笑,回答:“也是,想必黎小姐的护花使者一定很多,也不差我一个。”
  “你!”黎瑞兮还没来得及大爆发,电梯门就“叮”地一声开了。
  “既然黎小姐不需要我献殷勤,那我就先走一步了。”说完城羽头也不会地出了电梯,丢下一脸难堪的黎瑞兮在电梯里独自跺脚。
  好他个程羽!本小姐不让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她就不姓黎!可恶!
  城羽没有立刻回家,反而去了公司一直工作到周末加班的人都走了,他才离开叫车回去。他知道自己没送那个黎小姐的事情老头子一定已经知道了,不过老头子即没打电话来骂人,也没催他回家吃饭,这倒是奇怪得很。
  到家的时候客厅的灯已经调成了夜灯,但程老爷子的书房门开着,灯开得明晃晃的。老刘在门口等着城羽,一看他回来就示意他去书房。
  城羽有些不耐烦,慢吞吞到了书房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程老爷子正在书架上找书,没有回头,但似乎是知道来人是谁。
  城羽进到书房,站定在书桌前双手插着裤袋,什么都不说静等老爷子发话。许久,程老爷子终于找到了自己要的书后取下,翻了两页后转身回到书桌前,把书放在桌上后才直视城羽。
  “为什么不送黎小姐回家?”很意外,老爷子的问题里竟然听不出任何不悦,反倒是那种对答案充满兴趣的味道。
  “黎小姐说不需要。”城羽回答得爽快。
  “女孩子想的和说的不常常都是反的吗?特别是对自己在意的人。”
  城羽轻哼一声,回答说:“我对口是心非的女人没兴趣。”
  程老爷子笑了笑,点点头说:“也对,那样脾气的小姑娘却是不讨喜,不过——”说着脸色就变得相当严肃,“你不需要对她有兴趣,但你必须和她交往。她是程家媳妇的候选。”
  “我不会和我不感兴趣的女人结婚。”城羽已经料到话题会被带到这上面,应对的时候沉着冷静得很。
  “不,你会,而且必须和她结婚。我不在乎你喜不喜欢她,更不在乎她喜不喜欢你,你要记住,这结婚的不是你和她,是程家和黎家。只要你能摆平黎家,我不会管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但她黎瑞兮是你妻子的不二人选,你没有反对的权利。”程老爷子的这番话说得相当坚定,绝不容许有异议。
  城羽冷冷看着自己的爷爷好一会儿后才回答:“你想怎么安排随便你,但你不用叫我去应付那个大小姐,我没兴趣也不可能去。”
  “你可以不去应付她,我可不觉得我们程家的人有必要去对他们低声下气。但是必要的公众场合你必须和她一同出席,这一点没得商量。”
  城羽没有答应,定定看了老爷子一眼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结婚?随便,他不在乎,不就是一纸具有法律效应的证书吗?他根本不当一回事。如果是他喜欢的人,就算没有结婚证他也会爱对方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如果娶一个不爱的人,那就算同床共枕他也不会碰对方一下。
  他多希望现在就能找到杨雨澄,然后带着她远走高飞,去一个没有老头子的地方生活。
  相亲之后老头子对城羽的态度明显有所变化了,很少再强求城羽做什么,也不太管他的行踪。相对的,老爷子开始安排他参加一些非公开的商业聚会,规模小,都是在生意政治等各种事情上有所挂钩的家庭,举办地点如果不是家中就是私人俱乐部。
  就好比今天,主办人是南方地区食品加工业的巨头之一,选择的地点是位于市郊的一个高尔夫俱乐部。
  “孙少爷,那一位是刘主任和他的助理,我们在市内的食品类产品都是要过他们的检验。”陪城羽出席的是老爷子比较欣赏的总公司经理,对公司很多事情非常熟悉。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