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城羽24. 黎家的主人


  城羽看了看那个肥手搂着助理的腰,脸上的肥肉笑得一抖一抖的秃头男人,满脸的油在阳光下显得特别闪亮。至于他搂着的那个女的与其说是助理更像是情妇,两人明显被贴着潜规则标签。   点点头,城羽知道带他来的经理介绍那个主任的理由,想必那人对程氏在市内的食品加工厂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往往就是这种官职不大,但手上掌管的职权偏偏正是很多公司企业的死穴,绝对算得上是油水多多的位置。正巧程氏子公司正在做一些新产品的加工,自然要先把这位主任打点好。不动声色,城羽随手拿起桌上的那一杯香槟,刚准备要过去跟那个刘主任打招呼,突然旁边来了个女的,伴随着一阵刺鼻的甜香,非常不小心就撞上了城羽,而他手中的那杯香槟也很不幸地打翻在两人的衣服上。   “啊!”女人的一声尖叫顿时把俱乐部内的视线都拉到两人的身上。   “抱歉。”城羽一手扶住那个冒失的女人,一边绅士地道歉,同时看清了对方的面容。“黎小姐。”   黎瑞兮停下擦拭小礼服的动作,抬头看向城羽。“是你?”   城羽见她站稳之后便放开扶她的手,向后退了一步保持距离。“真巧。”其实有什么巧的,这种类型的聚会会遇见熟面孔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真倒霉,你看你怎么这样!我衣服都这样了你说怎么办啊!”黎瑞兮一脸气呼呼的样子,一点也不打算就此作罢。   “要不然黎小姐先去化妆间整理一下,改天我让人送一套一样的过去给你?”即便心里觉得很麻烦,表面上城羽依然慢条斯理,他不会在这种场合让一个女人难堪,这是那些年在程家学习的交际手腕中的一条原则。   “这可是当季的限量款!不是你有钱就买得到的!而且你就这么没诚意还让别人代送?”黎瑞兮拨了拨耳边的头发,一脸娇小姐的神态,周围的人都是一幅看好戏的眼神。   城羽正犹豫着该怎么应付的时候,来了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一副金边眼镜让他看起来特别斯文。   “瑞兮,你在干什么呢?”中年人的语气里听不出不悦,但娇纵的黎瑞兮一看来人立刻收起了那幅三不罢四不休的气势,瞬间成了乖巧的小白兔。   “爸,人家哪能干什么嘛,你看人家裙子都脏了。”说着黎大小姐就挨着父亲,嗲声嗲气地指着自己被泼到香槟的裙子。   跟在中年人身后的两个人自动和周围看热闹的人打招呼,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会场也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氛围。   城羽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谁,虽然只看过照片,从来没见过本人,但就凭黎瑞兮叫他爸,就能肯定这个中年人正是当年利用了陈小雅而将他逼入绝境的幕后黑手——黎副省。想来前两年他还只是个市局长,如今可是爬上了省级了。城羽知道黎副省现在想的是能进中央,但程老爷子迟迟不对此表态,经济上的赞助一度中断,对黎家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也就是因为这几年黎副省爬得快了,对程家的态度明显居高临下,依程老爷子的个性怎么可能容许别人骑在自己头上。正巧程家的事业版图也在全国地区扩充,就在两家人的关系越来越微妙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先提起的联姻想法,倒是把两家人拉回了一开始合作的起点。   这位黎副省算得上是政客中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类型,除了利用自己女儿的终生大事,他还利用自己的妻子,妻子的前夫和女儿。而偏偏他妻子和女儿被利用了还甘之如饴,城羽真的很佩服他可以让黎太太六亲不认地去如此利用陈小雅,至于陈小雅的爸爸是怎么死的,想必最清楚的应该是黎副省了。   而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正拍着女儿的手背,慈父一般哄着:“不就是一条裙子嘛,明天就让志斌带你和妈妈去逛街,爱买什么自己挑。”他口中的志斌是他们家的司机。   黎瑞兮轻哼一声,瞄了眼一旁的城羽,不情愿地说:“我才不要呢,我不管,谁弄脏的谁负责。”她这是赖定城羽了。   “你这孩子,这么任性。”黎副省边数落边转头看向城羽,脸上的笑容颇具深意,问,“你就是程老的孙子,程羽对吧?”   城羽礼貌地笑了笑,谦卑地点了点头,回答说:“是的,我是程羽。黎叔叔您好,常听我爷爷提起您。”大概也就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城羽才会称呼程老爷子为“爷爷”。   “是吗?我也是从你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你了啊。”黎副省虽然说得亲和,但话里明显透着深意。   “小时候调皮,想必黎叔叔听说的都是些丢脸的事情吧。”说着城羽还真露出一脸天真大男孩的笑容。   “没有的事!”说着黎副省拍了拍城羽的肩膀,“哪个小伙子小时候不捣蛋了,你爷爷可是一直都夸你聪明能干啊!你看看你现在都能代替程老社交了,我也听说最近你的工作也是有声有色啊。”   “黎叔叔您夸奖了。”城羽接着赔笑,阿谀奉承,乐此不疲,“我也就学习学习,将来很多事情也会需要您的帮忙。”   两人一来一往地逢场作戏让一旁插不进话的黎瑞兮很不爽快,扯了扯父亲的衣袖,扭捏地说:“哎哟爸,人家在跟你说衣服呢,这个是限量的新款,人家很喜欢的嘛!”   黎副省啧了啧嘴,说:“你看看你,为了条裙子就这样,也不怕人家看了笑话你。”说着又看向城羽,“我就这一个女儿,娇生惯养的,以后你可要多让着她一些。”话里的语意再明显不过了,城羽没有回答,笑着点点头。   “爸!你说什么呀!”黎瑞兮娇嗔着低下头,害羞的模样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   “现在知道不好意思啦?刚你可比谁都凶。”黎副省佯装生气。   城羽明白这个时候自己必须绅士地开口圆场。“黎叔叔不用怪她,本就是我弄脏了她的衣服。这样吧,我明天陪你去买。”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