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25. 难缠的小姐

June 11, 2017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黎瑞兮翻着白眼哼哼,她就不信自己搞不定这个程羽。
  “瑞兮!”黎副省可不想女儿太招摇了落人口实。
  黎瑞兮跺跺脚,知道再说老爸就要真生气了,撅着嘴丢下一句“我回去了”便转身往俱乐部大厅走去,跟在黎副省身后的其中一人在黎副省的眼神示意下也尾随离开。
  城羽看着离开的黎大小姐,表情始终客套,但他心中却洋溢着一股莫名的感觉,好像刚刚跟他说话的不是黎瑞兮,而是陈小雅。那种感觉被慢慢剥茧抽丝,剩下的竟然是满满的罪恶感。
  黎瑞兮从俱乐部离开后哪儿都没去,直接让那个跟出来的男人送她回家,她可不想穿着这么脏的衣服在外面玩。一回到家都没来得及跟妈妈打招呼,直接冲到浴室冲澡。
  洗干净后她一边擦拭滴水的长发,一边做到客厅的沙发上,窝在正在看电视的黎太太身侧。
  “怎么这么早就一个人跑回来了,之前你不是吵着要去吗?”黎太太调低了电视音量后接过黎瑞兮手上的毛巾帮女儿擦头发。
  “还不就是那个程羽。”
  “哦?这次他又怎么你了?”黎太太问得不以为然,女儿那点小心思做妈妈的还能不知道嘛?她可不会忘记女儿第一次看到程羽照片时就嚷着要认识他,那时候她才不过十多岁。前段时间的饭局上虽然迟到了,但明显是花了大把时间打扮了。不过那程羽还真做得出来,把一个女孩子就这么丢在了电梯间,想女儿还在为那天的事情呕着呢。
  “冒冒失失地,害得我今天穿的那件限量款都报废了。”说着还不忘哼了一下。
  黎太太忍不住逗女儿说:“所以他今天是没跟你道歉呢还是掉头走人了?让你这么气呼呼地就跑回来了。”
  “他敢!”黎瑞兮的头瞬间昂老高,气势汹汹地。
  “看看你,那么凶,人家男孩子不被你吓跑了才怪!谁还敢喜欢你。”
  “谁要他喜欢了!他弄脏我衣服本就该陪我去买新的吗!”黎瑞兮的口气一点都不见放软。
  “所以他说要陪你去逛街了?”黎太太对这个发展倒是很满意,原本她还怕女儿会太任性让程家那小子拒婚呢。
  “哼!”黎瑞兮低下头,扭捏的样子都被她妈妈看进眼里。
  “男孩子都喜欢温柔的小姑娘,你要是喜欢人家就别这么凶巴巴的。”
  “谁喜欢他了!”黎瑞兮一听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奈何妈妈在弄她头发。
  “不喜欢他你干吗那么激动,今天的酒会不也是你听说他会去才非吵着让你爸爸带上你的?你要真不喜欢人家那我等一下去跟人家打个电话,也不用他陪你去买衣服了,明天妈妈陪你去。”对付女儿的口不对心,黎太太向来得心应手。
  “不行!他答应了就必须做到。”
  “啧,你看看你!反正你听妈妈的没错,温柔的女人没有男人会拒绝的。”
  黎瑞兮脸上不情愿,但心中对明天的约会很是期待。不过当她第二天上午看到来接她的人不是程羽的时候,那种希望破灭的神情十足十写在了她脸上。
  “他为什么不自己来!”大小姐环着胸,坚决不肯上车。
  负责来接她的男人很为难,都解释两次了这位大小姐还不接受,烈日当空地晒得他都冒汗了,更别说那个娇贵的小姐。
  “孙少爷现在在开会,他说等一下会请黎小姐吃饭的。”无奈只能再解释第三次。
  “我不管,你现在就打电话给他,开会比得上答应我的事重要吗?”黎瑞兮依然蛮不讲理,今天她要是看不到程羽她就不上车!
  充当司机的男人只能拿起手机拨通城羽助理的电话,虽然知道打这个电话一定会被骂,但也绝对好过和这个娇小姐纠缠不清,他可惹不起。
  那边的助理接起后去问了正在开会中的城羽,但城羽拒绝接听。
  “黎小姐,要不您先上车,我们到了那里之后我再打电话给孙少爷,想必那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开完会了。”
  “不行!你再打!你告诉他,如果他现在不来那我就打电话去找他爷爷喝茶!”哼,她就不信她黎瑞兮没有杀手锏让那个嚣张的公子哥乖乖就范。
  司机男看她说得跟真的一样,也不敢不当真,只能硬着头皮再次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告诉对方情况紧急。
  当这个助理第二次敲开会议室大门的时候,整个会议室的人都看向城羽。
  “程先生,您的电话……”面对城羽不耐的眼神,小助理只能悄悄吞口水。
  “不是说了在开会不接电话了吗?”城羽说得平静,但口气严厉。现在的他只是个部门小主管,会议更不是他主持的,助理这样一次次进来让正在发言的经理颜面何存。
  “可是……黎小姐说您要是不过去她就要去找程老先生了……”助理这句话轻得媲美蚊子叫。
  会议室里的人在听了之后个个了然的神情,原先的不耐全不翼而飞,只剩下看好戏的心情。
  城羽还没来得及回答,坐在会议桌中间的经理就开口了:“你还是去吧,比起我们这个小会议,你要是能摆平黎家,那就是对公司最大的贡献了。”
  经理的弦外之音很明显,在他这种管理阶层的人看来,城羽这种累积经验什么的都是些冠冕堂皇的话,作为内定的准继承人,哪怕他没有半点能力也无所谓。与其花时间在工作上,不如娶个有用的老婆,这样至少能少勤奋个十年。
  城羽不以为意,他的野心根本就不是在这个公司里跟别人勾心斗角,现在让他们趁口舌之快又有什么关系,程氏迟早是他的。他从来都不觉得当个不劳而获,坐享家业的富二代有什么可耻的,起步点不同,那就定更高的目标,并不是只有白手起家的才算得上成功人士。
  他现在能做的有限,不需要搞得太高调。耸耸肩,城羽起身说:“那我先去接个电话。”说完便离开了会议室。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