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28. 另类的感情

June 11, 2017

 

  缓缓重新盖上白布,城羽始终没有任何表情。转身面对那个还有些战战兢兢的所长,沉声交待说:“后事你们处理就好,该办的办好,钱的事情自然有人会打点。”
  所长听了点忙点头哈腰说是。
  “城羽……”暴狼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安慰他,只能盯着他寻找任何的表情变化。
  城羽站直身体,一语不发地转身走出停尸间,其他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无措,只能尾随离开。
  “城羽!”暴狼跟在大步往医院外面走的城羽身后,顺道挥了挥手不让别人跟。
  两人先后出了医院,城羽直接往车子方向走,开了车门后坐进了驾驶座,还没发动,暴狼就绕到另一边进了副驾驶座。城羽转头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说着暴狼示意城羽开车,“还是你想我来开车?”
  城羽一听便发动了车子,倒出停车场后直接上了大路,往市郊开去。车速很快,穿梭在大小车辆间。其实暴狼很担心,他不是担心出意外,说实话就算和城羽一起死了都不算什么,他担心的是城羽的情绪。
  车子一路走的沿海公路出了市区,过了一段坡路后停在了一块空地上。城羽下车后往海的方向去,这里不是海滩,而是类似悬崖的地方。海浪卷着泡沫拍打着他们身下的岩石,海水的腥味因为日晒变得更浓重,风里混杂着水气,张口吸气都有咸咸的味道。
  城羽站在悬崖边,看着下面的波涛汹涌,浪潮的巨大声响回荡在他胸口空掉的那块地方,震得他耳鸣。
  暴狼走到他身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最简单安慰或许最有效。
  “你不要太在意了,人总有离开的一天,她那样活着反而痛苦。”暴狼并不确定城羽是不是在为了母亲的死而无法释怀。
  城羽吸了口气,感受到空气中的苦涩,是海水的味道。“从来没得到过的东西又怎么去在意?”是了,他以前只是不想去深思,但说到头他从来都不曾得到过不是吗?亲人的关爱什么的,胸口空着的那块从出生起就没有被填满过,现在的他能去在意什么?妈妈的死只不过让他终于知道自己原来一直都是个空荡荡的躯壳。他在意的不是亲人的离开,他在意的是他根本没有可以去在意的东西。
  暴狼皱眉,他为城羽这样的心情心疼,也为自己没能理解他而懊恼。
  “这世上总有你可以全部拥有的东西。”
  城羽笑笑,那种没有笑意的脸部表情反而让人揪心。
  暴狼伸出一手勾住了城羽的肩膀,压抑住抱紧他的冲动,只能陪他并肩望着远处的海平线。胸中的感情如同脚下的浪涛拍打着他的心,那么多年了,看着城羽长大。暴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城羽衍生出这样的情感,但这样的感情就像锁链将他捆绑,不管做什么总是不知不觉把城羽变作中心。
  在这样的世俗社会,这种感情是被大多数人排斥的,而且他清楚明白城羽心早就系在了那个叫杨雨澄的女人身上。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让杨雨澄永远消失,但他知道他不能那么做,因为城羽会恨他。他不能忍受城羽的憎恨和疏远,他能做的只有压抑,低调,默默以城羽需要的方式出手相助。
  他希望城羽能多依赖他,但他知道城羽有自己的理念和追求,他不能自私地阻碍城羽的成长。
  “我没事。”城羽并不知道暴狼那超乎朋友的情谊,一直把他当作哥哥。
  “我知道,你还有关心你的人,和亲人没差别。”
  城羽点点头:“我一定要尽快找到杨雨澄,绝对不让老头子再有机会利用他了。”
  暴狼对于城羽突然提起杨雨澄并不意外,但他的脸色依然沉了,淡淡回答说:“我要是有消息会跟你说的。”
  “谢了。”城羽的道谢越是真心,反而越是让暴狼难受。
  “海风也吹够了,回去吧。你家的程老爷子一定在等你了。”
  城羽听了冷哼一声,是啊,回去还要应付那个老头子。心里空吗?那他就用杨雨澄的一切来填满这个缺口,或许他目前的人生就是为了杨雨澄去努力吧。
  果然被暴狼言中了,一进家门就看到程老爷子坐在客厅看报纸。没有到吃饭时间,一般程老爷子都会在书房处理公事,现在明显是在等城羽回家。
  城羽知道老头子不会轻易让他上楼,真这么做了也只是引起不必要的争执,现在的他没精力去和老头子冲突,所以慢悠悠晃到沙发边,等老头子开口。
  程老爷子没有从报纸后面抬头,只是说了声“坐”。城羽看了眼旁边的单人沙发,最后还是坐下了,老刘让人给他送来了一杯水,城羽拿起喝了一口。
  “你今天陪黎家那个小丫头去逛街了?”程老爷子终于放下报纸抬头看城羽,脸上有一丝说不出的兴味表情。
  “你不是都知道了,何必问我。”城羽有些不耐烦,有事说重点就好,何必扯些有的没的。
  “我以为你没兴趣应付那个大小姐的,怎么?现在竟然这么有兴致陪她吃饭还逛了两小时的商店?”
  城羽耸耸肩,不以为意地回答说:“没什么,本来就是我弄脏她衣服在先,表示一下歉意也没错,这是你以前让人教我的。”最后一句还特地加重了语气,挑衅的意味很明显。
  程老爷子不为所动:“不错,我很高兴你把以前学的东西都记牢了。昨天也碰到她爸爸了吧?怎么样?什么感想?”程老爷子是真的很想知道将来城羽会怎么处理两家的关系,联姻名义上是互惠互利,互相牵制,但事实上程老爷子是要让黎家成为自己的附属品,让黎家彻底为程家所用。
  “他老婆孩子不都已经说了吗?你有事都还得靠他们帮忙。”城羽故意这么说。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