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32. 狼狈的背影

June 11, 2017

 

  “城羽你冷静点!她已经消失那么多年了,谁都没有她的近照,我手下那些人几个见过她?最近的照片也是她蒙着眼睛治疗的那段时间。而且就连岛上的人都没能认出她来,消息是她邻居那儿出来的,我想你爷爷一定也知道了。现在不是追究怎么会没找到她的问题,而是该怎么在你爷爷之前找到她!”
  暴狼说得没错,现在不是追究那些无关紧要的责任的时候。城羽揉了揉眉心,平复了一下情绪后问:“那那个叫‘景雨’的呢?是她吗?”
  “关于那个画家,目前能打听到的就是她是卓一楠唯一一个学生,再多的就不知道了。那个卓一楠住的地方警备很森严,外面的人混进去很困难。”
  该死的,明明就在眼前了,却没能抓住机会,这下找她已经不是途径的问题了,而是时间上的压力。
  “我不想听有多困难,我只想知道结果。抱歉我刚才着急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尽快帮我找到她,我现在必须把之后的事情先安排好,绝对要让他们措手不及。”
  “我明白,有进展的话我会跟你说。还有你上次说的黎家的老家,我已经派人过去查了,但未免打草惊蛇,可能会要一点时间。”暴狼没有生气。
  “嗯,保持联络。”
  挂了电话,城羽站在店门口深吸一口气,不停重复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有进展了不是吗?也幸好杨雨澄跑得快,否则现在已经被老头子的人先找到了吧。既然杨雨澄已经有消息了,那他必须做好自己分内的事,首先就是在暴狼找到罪证前扮演好未婚夫的角色。
  订婚宴当天城羽依照安排换上了白色西装,早早就抵达会场,不过黎瑞兮到得更早,关在化妆室里不见宾客。这样的订婚宴说实话老套得很,就差没事先排练一边了。
  “孙少爷,这是戒指。”老刘把一个浅绿色Tiffany的盒子交给城羽。
  城羽接过,连打开看看的兴趣都没有。这个戒指是老头子让人准备的,就算不看也猜得到上面的钻石绝对够大够闪。
  “孙少爷今天看起来很合宜,相信老爷子不会失望的。”老刘说得语重心长,他也担心城羽会在关键时刻反悔或者逃跑,毕竟黎瑞兮不是他想娶的女人。
  “你放心,该做什么我心里明白。”只不过这不是为了那个老头子和黎家,那是为了杨雨澄和他自己。
  老刘笑了笑,说:“那是我多虑了,孙少爷不要见怪。客人都开始陆续来了,您要去前面招呼一下吗?”
  城羽皱眉,他是很希望多结识一些大人物的,但今天在老头子的眼皮底下也做不了什么。
  “我一会儿就去看看,不过仪式什么的也快开始了吧?结束后再招呼也不迟,你先去忙吧,不用管我。”
  老刘点点头离开后,城羽一个人走在花园里。花园设有一个欧式小亭,挂满了彩灯和鲜花,看起来很浪漫,是计划中他为黎瑞兮戴上戒指的地方。
  站在亭子中间,城羽从口袋里摸出烟,燃了一根,没有吸一口,只是任由它缓缓燃烧。老习惯,他已经很久没抽过烟了,并不是那么喜欢那股味道,可随身带烟的习惯一直没变。每次燃起烟的时候都能让他想到以前杨雨澄是怎么对他说教,又从他手上抢烟的那些画面。
  “程羽!”黎瑞兮的声音从花园另一侧传来,看到城羽转身看她,笑盈盈超他走来。“干什么呢?一个人站在这里,也不进去跟客人说话。”
  城羽笑笑,没有答话。这时通往花园的门口忽然一阵骚动,两人同时转身看向那边。
  一个女客人不知怎么的差点摔倒,另一个男宾客及时出手扶住了她。
  “老刘,那边怎么了?”一边问,城羽一边打量那对男女。
  面对他的男人城羽并不陌生,正是前些日子才在画展见过的裴劭宏,城羽倒是很意外他也有出席。不过真正让他在意的不是裴劭宏,而是跌在他怀中的那个女人。
  即便她低着头,盘着漂亮的头发,身着华丽的礼服,城羽一样可以一眼认出她来。当看清她肩上的那个刺青,城羽感觉瞬间胸口痛了一下,心跳似乎漏了一拍。但她掩饰得太快了,迅速拉起披肩遮挡之后就和裴劭宏一起离开了会场,城羽甚至连她的脸都没瞧清楚。
  城羽站在那里许久许久,只是看着那个落荒逃走的背影,没有举步,也没有说话。该死的他竟然看着她从自己眼前离开,却什么都做不了!他不能去追,这样只会让老头子先他一步控制杨雨澄。
  他必须忍耐,微微咬牙,手上夹着的烟也因为手指的用力而变形。身旁的黎瑞兮不明所以,莫名看着他,又看看还站在门口的老刘。
  老刘没有离开,站在那里等着城羽的问话,光看城羽的表情他也能猜到小主人一定是认出了杨雨澄。
  就这么过了很久,久到黎瑞兮再也受不了当下尴尬沉默的气氛,拉着城羽问:“这是怎么了啊?刚那两个人你认识?”
  被她这么一问,城羽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勾了勾嘴角说:“那个男的我好像认识。”不想黎瑞兮继续在这个事情上纠缠,又接着说,“你先进去吧,仪式开始前你先跟熟人打打招呼,我抽了这根烟就进去。”
  黎瑞兮努努嘴,有些不甘愿,但刚刚她爸爸就说要她见几个长辈了,无奈只好先回室内去,路过老刘身边的时候好奇地打量了这个几乎没怎么见过,但知道在程家举足轻重的老管家。
  待黎瑞兮走远后城羽才示意老刘到身边,沉声问:“你刚刚跟她说什么了?”很明显指的是杨雨澄,只不过隔墙有耳,没有直说名字。
  “我告诉她孙少爷您不需要她了,让她自觉离开。”老刘坦诚,毫不隐讳。
  城羽微眯眼睛,直视老刘:“为什么?”他不信老刘会有心拆散他们。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