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34. 雨澄的消息

June 11, 2017

 

  见老刘来了,母女俩收拾好有些失态的表情,程夫人更是笑着回答说:“老刘啊,好久不见。爸爸找程羽有事的话就赶快去吧,我们和瑞兮聊也是一样的。”
  “那就失陪了。”城羽也懒得在这里跟她们争论什么,低头对身边的黎瑞兮说,“那你就陪——”说着转头盯着那母女俩,“程妈妈还有姐姐聊聊,我去看看是什么事情。”说完便带着老刘离开了。
  城羽知道老刘也不过是编了个借口谎称老头子要找他,实际上老头子正被几个总裁老板缠着脱不开身,根本还没注意到那母女俩找上他。而且城羽还相当明白老刘过来带走他的用意,老刘不想程家人自己在这里内讧闹笑话,更不想老头子更厌恶那对母女,怕当场给她们难堪。
  不过城羽总算是见到那个曾经派人追杀自己的本尊,那个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姐姐。想来真是可笑,他生命中来来去去也就这几个血亲,一个不认他的爸爸,一个遗弃他的妈妈,一个捡他回去传香火的爷爷,还有一个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姐姐。他该说自己人生太精彩还是太悲哀?
  随便了,就连自己爸妈死了他都没什么感觉,更何况是这个头一次见到的姐姐?他也不担心这两母女能做出什么来,他也不是六年前那个毛头小子了,那时候都没能杀成他,现在又怎么可能?说到头也就是为了钱,了不起搞点什么花样来争财产罢了。
  “老刘,我去外面打个电话,要是老头子找我你帮我说一声。”他现在只想处理杨雨澄的事情。
  “您不等回去之后吗?这里人多啊。”老刘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万一被老头子的眼线听见了那就一定很麻烦。可城羽等不了。
  “我会小心的。”
  说完就朝会场的大门外走,一直到门口一片巨大的草皮中央,四周不可能藏人,耳力再好从最近的藏身处到这里也是不可能听清的。
  拿出电话打给了暴狼,接通后迫不及待地说:“找到了,找到杨雨澄了。”
  暴狼很意外,虽然他已经猜测杨雨澄就是那个景雨,并且与卓一楠同住,但始终没能证实,没想到城羽这里倒是先找到了突破口。
  “哪里找到的?”比起城羽的口气,暴狼显得冷静多了。
  “订婚宴上,她和裴劭宏一起的。我现在能肯定她就是景雨。”
  “那她现在人呢?”
  “裴劭宏带她回去了,我猜应该是回卓一楠那里,你让人帮我注意好,确定她的行踪务必帮我照看好她,绝对不能让老头子的人和她有所接触。”城羽的话里充满了命令的味道。
  暴狼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些冷。“找到她的话,你打算怎么做?”就暴狼对城羽的了解,找到杨雨澄之后肯定会掀起惊涛骇浪,他被程老爷子控制得够久了。但他具体会怎么做?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对于他心中最大的计划,他还有些犹豫,是不是该实行也要等确定杨雨澄安全,然后和老头子摊牌之后再作决定了。
  自从城羽的身份被彻底公开后,他工作的子公司工作人员立刻被分成了两派,一派奉承巴结求前途,另一派敬而远之怕惹事。工作量也从原来的微薄降至约等于零,就好比此刻,他的助力早上就只给他送来了一叠照片让他过目。这些照片都是绘画作品的投稿实拍,用来甄选这次车子广告设计地图的,每张照片后面都附有作者信息。
  其实城羽心里有数,他们把东西拿来也就是给他看看,表示参与,至于决定,公司自然有大把专业广告设计人员来挑选。他们大概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来让他干了吧。
  这还倒真是合了城羽的意,与其花时间处理这个子公司的那些琐事,他还不如把精力花在他自己的计划上。不过送来的照片还是要看,随意拿起来翻了翻,有些作品很不错,有意境,也符合广告的主题,但也有实在不怎么样的。
  城羽拿着其中一张看起来特别粗糙,构图也显得有些繁乱的照片。引起他兴趣的不是这幅画有多差劲,而是后面附着的作者信息。
  景雨。
  情不自禁撇出了一抹笑意,就算没有十足证据,城羽也能确定她就是杨雨澄。不过他很在意为什么杨雨澄这么些年隐姓埋名,把自己藏得这么好,就连家都不敢回。到底是她纯粹为了躲家人,还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难道是知道了老头子的阴谋?但又觉得不像,否则她也不会大摇大摆跑来参加订婚宴了吧。
  她肯定是看了新闻,而且极有可能把黎瑞兮误认为是陈小雅,所以才回岛上去了解当年的事情。
  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等见到她就能真相大白了。
  手指抚过那帧照片,作画用的是彩色颜料,想必她的视力应该已经完全恢复了吧,想到这点城羽的笑意更深了。有扫了眼其它作者信息,几乎都是空白的,照片、年龄,就连住址一看都能确定不是真实的。
  没关系,这些信息暴狼会给他送来的,或许就在今天,他们约了晚上在暴狼家里碰面。
  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照片,城羽随便挑了几张看起来还不错的归到一起并留了字条注明,剩下的放回了文件袋中,唯独扣下了杨雨澄的那张。反正也不可能被选上了,他可不想给老头子任何找到杨雨澄的机会。
  才刚准备打内线让助理来拿照片,他手机倒是先响了起来,打来的是老刘。
  “什么事?”老刘可不会在这种时间打他手机,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孙少爷,请您务必立刻来一趟总公司,我在楼下等您。”老刘的声音有一丝焦急。
  城羽一愣,总公司?他只跟程老爷子去过几次,每次也都只是在一楼的会客室等着,从没有在公司内部走动过。现在却要他突然过去?过去做什么?
  “去那里做什么?”城羽的话里透着警惕,他不知道自己爷爷又要出什么花样。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