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35. 黑色的卡片

June 11, 2017

 

  老刘叹了口气,没有说明:“孙少爷您还是先来吧,具体我也说不清。”
  城羽沉默了一下便应下了,挂了电话后坐在办公桌前好一会儿,却想不出什么头绪来。拿起桌上的照片起身,出门的时候顺便交给了助理。
  到总公司的时候大门警卫都没拦他要看他员工证件,进了大门就看到老刘站在前台对前台的小姑娘交待着什么,看到城羽来了连忙迎了上来。
  “孙少爷,让您着急赶过来真是抱歉,不过随我上楼吧。”说着便领城羽往旁边的专用电梯去,路过前台小姐的身边时,那个小姑娘还很恭敬说着“程先生好”。
  来到电梯门口,老刘已经先一步按开了电梯门,站在门口迎城羽先进去。城羽站在那里没有举步,他知道这台铺满黑色大理石,镶金花的电梯是做什么用的,这是程式核心高层专用的直达电梯,除了几个高层和程老爷子,其他人一律不准上去。如果程氏是一座城池,那这台电梯通往的就是国王的宫殿。
  “孙少爷请。”见城羽不动,老刘能猜到是为什么,“老爷在上面等您。”
  深深看了眼这台金碧辉煌的电梯,城羽才迈出脚步走了进去。老刘跟进来后用密码和专用磁卡启动了电梯,两人立刻随之冲向了城池的顶端。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城羽来不及思考什么,但他脑中只有一个问题,老头子在这个时候让他上这里的顶楼意味着什么?
  电梯门一开,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那大大的喷水池和满池的睡莲,阳光充足的大厅里溢满了花香。可能是室内的环境成就了人工温室的效果,明明不是花季那些莲花却开得繁盛。
  老刘没有介绍,直接领着城羽往右侧的红木墙去,绕过红木墙就是偌大的办公司,程老爷子和一个城羽没立刻认出来的男人,一个坐在办公桌前,一个站在一旁,两人似乎在商量着什么。看到老刘带城羽进来,程老爷子第一个反应就是攥紧了手上拿着的东西,悄悄放到了桌面下,一旁的男人也立刻站直。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光线特别好的关系,城羽觉得自己爷爷似乎突然间苍老了许多,人也消瘦不少。
  “来啦。”程老爷子清了清嗓子,看了眼身旁的男人,跟城羽介绍说,“这是张律师,你见过的。”
  其实在走近后城羽就认出了这个见过一次还是两次的程家御用大律师。
  “程先生您好。”说着张律师伸出一手和城羽握了握。
  “我今天让你来是要给你这个东西。”说着程老爷子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黑色的卡片放到桌上,推到城羽面前。
  那是一张黑色的磁卡,城羽认得,就是老刘开电梯时用的那张。如果没记错,这张卡代表了在程氏的地位,绝对的权威。城羽没有伸手去拿,他不知道老头子怎么那么突然要给他这张卡。
  程老爷子知道他的犹豫,接着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程氏的总经理,我不在的时候公司的事情你全权处理。”
  这番话着实让城羽有些措手不及,完全预料之外,以至于震惊的表情都显露于外。他该怎么回答?
  “好了,你先跟老刘下去吧,有空的话最近就好好熟悉总公司的各个阶层,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老刘,或者其他部门经理。我还有事跟张律师谈。”程老爷子送客的态度不容任何异议。
  “我知道了。”城羽明白与其在这里问老头子,还不如等一下跟老刘打探情况。伸手拿过桌上的那张磁卡,便转身往门口去,老刘尾随其后。
  确定两人离开后,程老爷子才把刚刚攥在手里的手帕拿出来,斑斑的血迹还没有凝固。
  “程董,真的不告诉他吗?您现在的情况看样子很不好啊。”张律师面露关切,就在城羽进来之前,程老爷子才一阵剧咳,手帕上的血迹就是结果。
  程老爷子摇摇头,不再像刚才那般威严,整个人有些无力地靠坐进椅背中。“我的事情现在谁都不能说,我一定要亲眼看到他正常接手我的位置。我时间不多了,之前去查已经转移到肺部,刚才你也看到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在这个位子上坐多久,但能拖一天算一天,如果现在消息传出去,影响太大了。总之就像我刚刚说的,如果我先走一步,遗嘱的事情你一定要妥善处理好,特别是我附加的那份。”
  “我明白,程董您放心。如果您今天没有其它附加款项,那我就先带回去作公证处理。之后您如果有任何需要,随时联络我,我会即时赶来的。”边说张律师边收拾桌上的材料。
  “嗯,你先回去吧。”
  “程董保重身体。”
  张律师离开后程老爷子靠在办公椅上闭上了眼睛。他本来还想给城羽更多的时间慢慢熟悉公司情况,但现在他的病情已经刻不容缓,也只有逼着城羽立刻上手了。他能料想如果他死了,那年轻如城羽将会四面临敌,要摆平公司内部争权夺利的人,也要应付其它公司趁机发难,还有那对没什么出息就知道要钱的母女,就连已经订婚的黎家都有可能随时变卦。城羽的能力他清楚得很,但经验和阅历才是立足商场最大的资本。
  满心的忧虑让程老爷子的病情加速恶化,第一次咳血到现在也不过就一个多月,但他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平时能摄取的食物越来越少,腹泻呕吐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有时候就连口服的止痛药都已经抑制不了发病时的绞痛。
  老人叹了口气,闭上双眼打算小憩一会儿。
  离开顶楼的城羽和老刘没有在大楼里逗留,城羽一语不发地走出了大门,老刘默默跟在后面。两人走了一小段路,拐进了一个街心花园。挑了个没人的角落,城羽才站定,转身面对老刘。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