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41. 管家的苦心

June 11, 2017

 

  “可是孙少爷,这公司毕竟是老爷子的心血,而且关系实在太大了,多少人都是在靠程氏吃饭。这一个月来的人事调动已经不只是在公司内部引起骚动了啊,外界很多人都在猜您的用意。”
  “老头子怎么看这个事情的?”城羽还真是好奇这个程氏拥有者此刻会在想什么?
  “老爷子什么都没有说,每次有人来汇报他也就说知道了。”老刘如实说。
  其实说实话城羽真的觉得很懊恼,和老头子相处那么多年,哪怕现在他重新掌握了主动权,他依然猜不透老头子到底在想什么。
  “公司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我知道你会继续照顾他,做你该做的就好,别的不用担心。你进去吧,我还要回公司开会。”说完城羽就走进了电梯。
  老刘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只能目送城羽消失在合上的电梯门后。
  城羽来过后的第二天,程老爷子就病危了,一度昏迷不醒,做了好几次的抢救。消息被硬生生压了下来,进出程老爷子病房的除了固定的医生护士,就只有张律师和老刘,而城羽始终没有出现过。
  “程老先生确定遗嘱没有问题了吗?”趁老人清醒的时候,张律师又问了一遍。
  带着氧气罩,程老爷子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缓缓摇了摇头。
  “那以便确定,我再重复一次遗嘱上的几个要点。”说着张律师拿起文件,依次读到,“首先是原本的遗嘱,您的孙子程羽是所有财产的法定继承人。然后是之后的补充遗嘱,程氏在任何情况下只得程羽及其子嗣所有,如他本人出任何意外而又没有继承人,所有产业转为程氏基金,用来培养新的杰出商人。”
  听完之后程老爷子又缓缓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那依照约定,第一份遗嘱会在您辞世后公开,第二份则会在恰当的时机私下交与您孙子,至于是否公开由他自己决定。”张律师说完后收起文件。
  程老爷子再次点头后闭上了眼睛,呼吸微弱却依然平稳。
  老刘送张律师离开后没有回病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这是刚刚一个老爷子的手下送来的,说是在这个地方找到了杨雨澄。老爷子已经无力处理这些事情,所以那人就交给了老刘。看着纸上的地址,老刘回想前些天城羽说的话,加上今天程老爷子依然坚持原有的遗嘱,最后决定私下去找杨雨澄聊聊。如果城羽真想毁了程氏,那这世上可能也只有杨雨澄能劝得了他了。
  城羽得知老爷子病危的时候并没有太意外,但不知怎的,突然就没了工作的兴致,一连好几天都没像样做过事。自从上个月他正式接管公司后他的办公室就换到了顶楼这个老头子曾经使用的房间,这里阳光充足,视野极佳,可以算得上是办公的好地方,但他却没有那个心思。
  此刻他正坐在办公桌上,懒洋洋看着玻璃墙外的景色,高楼如林,街道上穿梭着各类车辆,小得几乎看不清的行人像蚁群般涌动。
  老头子快不行了,这意味着他很快就可以从别人的世界里走出来,可以活在自己可以掌控的世界里。那他的世界里除了自己,还有什么呢?
  就在他思索着答案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了,回头一看,出现在眼前的便是那最好的答案。
  杨雨澄的突然到访还真是让城羽意外了一下,不过想来必然是老刘找她来的,昨天暴狼就来消息说老刘去了孤儿院。至于找来杨雨澄的原因,八九不离十就是为了这些日子的谣言,而且老刘一定也告诉她六年前的事情了。
  不过这傻姑娘说到底还是没变,那鸡婆的个性六年如一日,能再次这么和她聊天实在是太怀念了。也正因为她的造访让城羽重新整理了心情,现在他要做的还很多。谣言这种东西可以在时间中不攻自破,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用做,更何况还有黎家的事情等着他去摆平。
  送走杨雨澄之后城羽就联络了黎副省,约了一起吃晚饭,出于礼貌,退婚这种事情自然是应该当面说才是。
  “是不是之前让你看的案子你有答案了?”饭店的包房里只有他和黎副省两个人,黎副省喝着酒,他可是等了有一个多月之久了。虽然也听说了程氏内部的骚动,但他还是很着急想要知道城羽的意思。
  城羽低着头挑眉,要不是黎副省提起,他还真差点忘记那个市镇开发计划案了,看来黎副省是相当重视啊。
  “谈那个之前,我还有别的事情跟黎叔叔说。”城羽话中的敬意完全没有影射在他眼中。
  黎副省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小角色,当然听出他今天约出来吃饭必然是有别的目的。
  “说说。”
  城羽点点头,想了一下,觉得还是开门见山比较好,和一个老狐狸玩文字游戏并不能讨到什么便宜。“是这样的,我想程、黎两家也合作了这么长时间,黎叔叔您仕途有成,而我们程氏呢生意也已经做遍全国,我想是时候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了。”
  黎副省放下酒杯,靠进椅背里,似笑非笑。“所以这就是你的答案了吗?不知道你爷爷是个什么意思?有些事情可不是你个小孩子说得算的啊。”开玩笑,就凭他一个毛头小子也配和自己谈条件?
  “黎叔叔这话说对了,和黎叔叔有合作的是我爷爷,当然,他老人家合作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如今我们程氏在全国的生意都有条不紊,都是有黎叔叔的相当的帮助。不过既然您能帮的都帮了,程氏之后的走向是我决定的,我想我的目标黎叔叔您恐怕是爱莫能助了,所以我觉得合作关系到此为止就可以了。”城羽说得很平淡,但语句中的挑衅和不饶显而易见。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