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城羽48. 舍弃的记忆


  “你冷静点!”城羽想伸手抓住她,却被她侧身闪开。   “你不要我了……”陈小雅脸上的绝望让人看了全身发冷,一边重复着这句话一边后退,最后转身往反方向跑去,消失在夜幕中。   城羽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追上去。雨还在下,海潮声一波一波,冲击的仿佛不是海滩,而是他的身体。他不知道这样让她去是不是好主意,但追上去又能怎么样?只不过是让她继续妄想无法自拔而已。多少次了,他尝试沟通,尝试妥协,但陈小雅却变本加厉,或许换一种方式才能让她彻底清醒吧。   想着城羽转身走向杨雨澄的家,站在她的窗下,亮着灯。楼下的客厅里传出她爸妈说话的声音。   “你说孩子现在长大了,不听我们的,我们又不可能关她一辈子。”说这话的是她妈妈。   “我决不允许我女儿跟男孩子乱来,不管对方是谁!简直成笑话了!”杨爸爸还在生气。   城羽大概能猜到杨雨澄回家后发生的事情,关掉手电筒,低头环视了下地上,拣起了脚边的几颗小石子,一颗颗往杨雨澄的窗上丢。刚要丢第三颗的时候窗子被打开了,杨雨澄探出头来。当看到她在看到自己时稍显安心的脸,城羽微微笑了,至少能确定她很好。看了看客厅透出的光,城羽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便跟她约好了一会儿电话联系。   回家的路上他还是有些担忧的,陈小雅这么跑了会回去吗?她会乖乖听话吗?   焦虑让他不禁加快脚步,就在已经看到自家的大房子时城羽停下了脚步,转头往环岛公路旁的海滩望去,就着路灯,隐约看到那里站着一个人。陈小雅就站在那里,面向着大海一动不动。海浪时不时淹没她的小腿,海风卷着她湿透的长发拍打在她背后。   不好的预感仿似成真了一般,城羽连忙翻过大堤跳上沙滩,朝她的方向跑去。来到她身后一把将她拉离那个随时会被海浪卷走的地方。   “你到底想做什么啊!”城羽顿时觉得很累,一点都不想继续纠缠。   “是你不要我的!你为什么不要我!我有哪里比不上那个人!我可以是你最好的新娘!”陈小雅一改之前的柔弱,双眼圆瞪,脸色因为淋雨有些泛青,恶狠狠的表情就像是女厉鬼。   “你不要再胡闹了!现在就回家去!”   陈小雅不理会城羽的耐心是否消失殆尽,一把抓住他说:“咬我!你咬我啊!让我做你的新娘!”   城羽甩开她的手,刚想开口,发现她手上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自制的什么工具,而让人在意的是上面两根又粗又长的铁钉。还没来得及问她这是什么,她就举起手把那个工具放到了自己的颈边。   “住手!你要做什么!”城羽想拉住她,但又怕她一激动就这么刺下去。   忽地,陈小雅的表情又变得楚楚可怜。“王子殿下,我是你的人,谁都拆散不了我们的。你放心,我等一下就去杀了她,她是个贱人,我不会让她得到永生的,这样就没人能阻止我们了。”说着放下了手上的利器,整个人挨向城羽。   城羽冷冷看着她,知道她在说杨雨澄。疲劳,不耐和怒气在他周身盘绕,拉开她,面无表情地说:“谁都动不得她,包括你。”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看重她!杀了她!杀了她!否则我就去死!”陈小雅已经完全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了。   “那你就去死吧。”说这句话的城羽脸上没有半点玩笑,说完便转身往大房子走去,不理身后的人哭喊得多么声嘶力竭。   城羽并不是因为气她咒骂杨雨澄而这么说,像陈小雅这种状况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不可能一辈子做她的精神寄托去满足她那些病态的欲望,如果按老刘说的送她去精神病院那她会生不如死。她要是真死了,至少还是死在自己的幻想中,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随便了,他已经不想再去管和他无关的事情。当他第二天看到陈小雅的尸体,那一瞬间他竟然没有惊讶,没有悲伤,有的是一丝庆幸,为陈小雅感到庆幸。虽然不是他亲手杀了她,但她却因为他的话而自杀,这样的他算是杀人犯吗?死人是感受不到痛苦的,死亡对她来说是解脱,但活着的人却要背负很多很多,他万万没想到陈小雅的死会彻底改变他和杨雨澄的一生。   整整六年被操控在别人手中,被迫和杨雨澄分隔两地,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惩罚,罚他没能救一个绝望中的女孩。   只是如今,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起点,重新开始,和他的女人一起去寻找被称为幸福的东西。   搂紧怀中的人,城羽闭上眼呼吸着她发丝间的香气,过去不美满的一切似乎也被温柔的海风吹得消失无踪。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