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5. 终生的刻印

June 10, 2017

 

  城羽没有办法解释自己和陈小雅的事情,也觉得没有必要解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分散那个傻傻的小姑娘杨雨澄的注意力。既然她都有乖乖戴他送的发箍,姑且就不叫她小村姑了。
  知道她要生日了,让老刘安排去了游乐场。老头子本来自然是不同意的,也不知道老刘是怎么跟他说的,最后竟然妥协了。但前提是要带上足够多的保镖。
  简直煞风景。
  如果不是看在杨雨澄玩得很开心,城羽真想给那些保镖一人一拳。生日是个送礼的好时机,这样给那个傻姑娘一个手机也就顺其自然,她也没必要介意什么价值不价值的问题。
  有时候他还真不知道是杨雨澄太傻还是太单纯,这样的性格要是离开这个小岛指不定要吃多少亏。特别是她还没半点酒量!
  城羽盘算着溜出岛上很久了,虽然他知道这个岛二十四小时有人监控来往船只,但就算老头子知道了了不起就是派人跟踪保护。他了解老头子,那个老家伙不会放过调查他行动的机会,了解他逃出来的动机。
  反正自己也就是想出去散散心,顺便带上那个小傻妞一起去吃喝玩乐,想必她一定没吃过夜市小吃吧。
  于是处心积虑,终于把老刘给灌醉了,抓了杨雨澄就往城里去。那姑娘敢情是没吃过饱饭的埃塞俄比亚难民吗?怎么可以吃那么多!那些个路边摊是一个不放过。哎,看她吃得那么愉快,城羽突然想买点啤酒来助兴。
  好笑的是那小傻妞一边数落他未成年不能喝酒,一边自己在那里咕咚咕咚喝个不停。也就是那个时候,城羽才意识到杨雨澄完全不能碰酒,比老刘还不如,一口就能醉。

  “你和她是不是……”那个小傻妞最后还是问起了城羽和陈小雅的关系。

  其实城羽根本没理由对杨雨澄生气,但他无法解释,只能让她不要再管自己的事情。这么说可能会让她以为自己不需要她的关心吧?而那个傻妞显然已经喝醉了,胡言乱语起来。

  “一辈子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分开。”当杨雨澄醉醺醺地拍着桌子豪言万丈的时候,城羽却只听进了这句话。酒后吐真言吗?

  呵呵,一辈子在一起?这样子的誓言怎么可以轻易说出口呢?城羽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让他想花一辈子的时间去牵扯不清,更没有一个人想要和他一起一辈子。现在眼前的这个喝醉酒,神志不清的女孩子却可以把这么重的誓言说得那么有力,而且简单。
  城羽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的会一辈子在一起,但那一瞬间他对这样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城羽必须承认,他是喜欢这个小傻妞的吧。如果不喜欢,他又怎么可能当下就决定拉着她去纹身,在两人身上永久地留下了彼此的名字。这纹身就像是一个印章,对两人决定在一起一辈子的决心作个证明。
  只是不知道当这个傻妞酒醒之后会不会后悔自己说了那样的话。
  城羽一直都知道这里有一家专门刺青的店,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走进这家店的一天。在身上留下永久的印记这种事情对他来说过于匪夷所思,因为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有谁能保证可以看着同一个图案一辈子不觉得厌倦?虽然现在科技发达,要去除刺青也不是难事,但既然想到有可能会去去除,那又何必去纹身?
  在他看来,纹身既然是永久性的,那刺上去了那就是意味着一辈子。从今天开始他就要和这个叫杨雨澄的傻妞绑在一起一辈子了。
  纹身的过程是疼痛的,如同千万针刺的刑罚。但也正因为这疼痛才让这个纹身有了意义。
  城羽坐在那里,面对着在沙发上酣睡的女孩,没有一丝蹙眉,只有嘴角的一抹笑意。幸好她喝醉了,否则就她那种胆小的个性可能都吓得要哭了吧?
  不过她还真是爱哭,认识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见她哭了多少次了,每次也都是因为他。从今以后,能让她哭的只有他薛城羽,别人谁都不行!
  “好了,不要去碰,回去要注意清洁。”穿着夸张的女老板一点也不如外表装扮那样让人望而却步,反倒很细心,说话也很和气。
  城羽点点头,看着杨雨澄问:“她醉成那样可意弄吗?”
  女老板叹口气,她从来不过问客人纹身的理由,但现在要给一个酩酊大醉的女孩子刺青还真有点犹豫。
  “你确定不要紧吗?她要是醒了不乐意那可不是洗洗就没了的啊。”
  “由不得她不乐意。”城羽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微笑的,但语气很认真很坚决。
  而杨雨澄是真的醉了,要是平时要长时间受痛这种事情她老早就哇哇大叫了,哪还能安分爬在那儿让人把她肩膀搞得又红又肿的。
  看着她肩膀上慢慢出现自己的名字,城羽心中溢满满足感,从此以后,她杨雨澄就是他的所有物了,这辈子都休想从他身边逃开。
  扶着杨雨澄出了店门,城羽知道是不可能骑车回去了,干脆打了电话给暴狼。暴狼赶来一看到城羽怀里醉得不省人事的女孩子,不禁皱眉。先不说城羽真的在交往女人,一个能醉成这样的女人能好到哪里去?
  “就是她吗?”暴狼的口气有点不屑。
  城羽倒不在意,他不需要别人来欣赏杨雨澄。“车子你帮我开回去码头吧,再给我叫个车。”
  暴狼接住城羽丢来的车钥匙,没有立刻动作。
  “为了她所以甘愿被你爷爷关在岛上吗?值得吗?”
  城羽不知道为什么暴狼这么反对和女人交往,但值不值得这种事情,不到真正的生离死别,又或者背叛离弃的时候也只能是一厢情愿的猜测。他如果说值得,那根本没有说服力,就如同暴狼认为的不值得,同样无法让人信服。
  城羽选择不回答他的问题,换了个方式回答:“我们不会被老头子玩弄一辈子的。”
  暴狼深沉地看了两人一眼,转身到路口拦下一辆出租车。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