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城羽6. 可怕的诅咒


  城羽一点也不意外老头子会派人去码头抓他们,但没想到那老家伙干脆把快艇也给没收了。其实有没有那艘快艇城羽倒是无所谓,重点是他非常恶心那老头子一手遮天的处事态度,只能说挨了他一拳的那个保镖是被连累了,他们不过是拿钱奉命办事而以。   回到岛上杨雨澄坚持不要他们送,一个人跑回去了。城羽没有勉强,因为很显然那些保镖没有立刻离开的打算,不知道又要做什么。   快艇已经有人开走了,老刘站客厅恭敬地跟城羽打招呼:“孙少爷早。”完全没有提喝醉的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城羽走到沙发前坐下,老刘为他端来一杯橙汁。“老刘,那些人杵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让他们走?难道你要招待他们吃饭?”   老刘为难地笑了笑,说:“这……是老爷的意思。”   他才说完那几个保镖便行动起来,在厨房翻箱倒柜,有几个还上楼去,把所有酒精饮料全都翻找了出来放进一个预先准备好的箱子里。   其中一个在整理好之后来到城羽面前,回报顺便传达程老爷子的意思:“孙少爷,这些我们就带走了。另外岛上的商店也都交代过不能再卖酒给您。老爷说如果孙少爷有任何需要可以直接跟老刘说,我们会立即送来岛上,不用劳烦孙少爷特地离岛。”   城羽咬咬牙,紧了紧放在身侧的拳头,不过这次他没有出手打人,反而微笑着站起身,同时伸手轻轻扫过桌上那被橙汁。脆弱的玻璃杯随即飞离桌面,“啪嚓”一声砸落在木质地板上,玻璃渣和橘黄色的果汁四散开来,地板上也留下了一道凹痕。果汁溅到了那个保镖的裤腿上,不过他没有丝毫动摇,没有退开一步。   城羽起身后直接往门口走,一句话都没有说,也不理会老刘问他去向。   其实有时候他很懊恼,自己除了能拿这些老头子的人撒气,还能做什么?这种行为简直幼稚!根本对老头子没有半点影响。不过他们不都是想拿程家的钱所以替老头子办事吗?既然决定听命于那个老家伙,又何必对他们客气。   程家上下,他唯一还很客气的就是老刘。城羽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老人他无法狠心,就算老刘是老头子的心腹。城羽明白,在老刘心里只是纯粹想为程家好,也只有他是不在乎城羽的出生,或者现在的身份,一心只当他是小主人那样伺候。   他不知道这个时间可以去哪里,一个晚上没合过眼,现在也觉得有些困了,干脆去学校里休息。空无一人的教室很适合睡觉,趴在课桌上,城羽又想到了那个傻姑娘。肩膀的刺青还有些疼,那个女老板说了回去要好好清洁,结果也没能弄,不知道会不会发炎什么的。   一大早就这么多惹人烦的事情,本来今天又要旷课的他结果连觉都没好好睡,真羡慕那个笨蛋一晚上可以睡得像死猪一样。   以后绝对不能让她喝酒,意识朦胧前城羽这么告诉自己。   睡了一整个上午依然觉得很累,原本在想体育课正好又能继续,没想到来了周家那对宝来找麻烦。   城羽知道他们,还没来岛上之前就已经听老刘提过了。周家是早期住在岛上的渔民之一,当这个岛成为程家的地方之后很多渔民一开始以为会被拿来开发利用,对程家相当抵抗,唯有周家权衡利弊,最终选择投靠程家。他们这个决定很明智,因为祖父那代人的选择,他们周家三代至今还享有岛上称霸的权利,没人敢招惹他们。   当然知道这些事情的也都是些年纪大的渔民,时隔那么多年也没人会去嚼那些舌根,而后来搬来的住家也都不知道过去的事情。   不过老一辈对程家的奉承没能代代相传,到了孙子辈的这对周家大小宝自然什么都不会知道,可能他们连程家是什么都不晓得吧。   没错,岛上的人大多不知道城羽和老刘到底是哪儿来,更不知道这房子,以及这岛都属于程家。   这不,周家二宝显然是没能从长辈那里听到以前的故事,否则怎么敢就这么来挑衅?城羽一点都没把他们看在眼里,只为他们吵了自己睡觉而心烦。但这两个傻子竟然口不择言到当着他面拿杨雨澄来说事,他们脑子被门挤了吗?   行啊,不就是想打乒乓球吗?在程家那几年他都不是特别喜欢这个运动的练习,太好上手,没学多久就已经和教练势均力敌,至于和水平差一点的人打根本就好无乐趣可言。站在原地等回球的运动还谈得上是运动吗?   城羽根本没指望着两个看起来笨重得要死的周家二宝能有多惊人的实力,对他来说就是两个耍宝的猴子。既然他们有勇气来挑衅还侮辱杨雨澄,那他们就得做好准备被打得落花流水。但他已经手下留情了,只是那两个呆子太菜,以至于带个熊猫眼回家作纪念。   但这个结果好像吓到小傻妞了,城羽大概能猜到原因,她是怕周家吧。岛上又有哪一户人家是不怕周家的?   晚上送她回去的时候本来想把周家的事情告诉她,可谁知道大雨中竟然来了个不速之客。与其说是不速之客,城羽倒情愿用“常客”这个词。   陈小雅又来了。   看到那个身形愈显单薄的女孩子,城羽心中有的除了厌烦,更多的是无奈还有心疼。好好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杨雨澄说他狠心,其实那不是他乐意做的,丢一个女孩子在雨中淋雨。但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呢?   小傻妞为此生气了,连再见都没有说就下车回家了。   城羽回到大宅的时候陈小雅已经不知去向,他暗自松了口气,猜想她可能回去了吧。但才开车库门就看到门边的墙上贴了张纸。纸张已经被雨水浸透,贴在墙壁上,上面写的字也已经被水晕开,但依然清晰可辨。   “我恨她!杨雨澄去死!”   城羽伸手撕下,紧攥在手中,心里莫名起了不好的感觉。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