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城羽7. 消失的生命


  “孙少爷,我们还是听老爷的安排,快收拾一下东西走吧。”老刘催促着,但城羽站自家的码头边,一动不动。   天才微亮,但这光线足够他们看清下面海滩上的情况。   潮水已经退得差不多了,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拍打着沙滩,留下白色的泡沫。沙滩上躺着一个人,一个显然已经死去的人。   死亡这种事情是没有人可以预测的,还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陈小雅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海浪推动着她湿透的身体。   最先发现尸体的是老刘,年纪大了睡眠少,早起是想出来浇花,哪知道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他知道他不可以靠近,而是先联络了程老爷子。老爷子一听二话不说直接就派人过来接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到了。虽然还早,老刘还是叫醒了城羽告诉他情况。   城羽前一天晚上等杨雨澄的电话到很晚,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是那个笨女人还在生气所以不打电话吗?   不过眼下这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想了很久,城羽才对老刘说:“去打电话报警。”说完便准备离开。   “孙少爷你这是要去哪里?”老刘连忙阻止。   “你还不去打电话?是要我自己打吗?”城羽表情冷冷的,谁都看不清他的心思。   “可是老爷说了不能报警,一定要你现在就回本家。至于她——”老刘看了眼那边的尸体,“老爷会让人处理好的。”   但老刘心里明白,就算阻止,城羽还是会按照他自己的意思行动,根本不会理会程老爷子的指示。   城羽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看着老刘。最后老刘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回屋去打电话,说完后就随城羽往外走。   “孙少爷,你真的不打算准备一下吗?老爷派来的人马上就要到了。”老刘还在作最后的努力,他也不想城羽出什么意外。他是不知道陈小雅怎么死的,但她死在了他们家的旁边,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用。”有什么好准备的,老头子派来的人一到就要被带走那是肯定的,就算城羽不愿意,他也明白如果不离开对他没半点好处。但他现在只想去找杨雨澄,因为今天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岛上了,必须在走之前见她一面。   两人没有走大路,而是沿鲜少有人走的小路往她家去。刚能看到她家的房子,就瞧见隔壁那个很聒噪的大妈跑去敲门,声音大得连在院子外的城羽都能听到。   这岛上的消息传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快,估计是有人看到陈小雅的尸体了吧,才这么十几分钟二十分钟不到的功夫就能传得家喻户晓了。也都是这岛上的人起得早,竟然天不亮就出去买菜。   那个大嗓门大妈通知完陈小雅的死讯后就和杨雨澄的妈妈一起离开了。   “孙少爷,情况不妙啊,再拖怕是走不了了。”老刘催促,如果等到警方正式展开调查,就怕事情会闹大。程家人可不允许在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上闹上新闻。   城羽明白老刘的意思,他也没打算被警察请去吃免费午餐,就算老头子不会让他被警察带走,但届时来记者什么的总是避免不了。   杨雨澄那个笨蛋现在一定还在睡觉吧,要等她出来也不太可能,现在怕是没办法找她了。城羽无奈,只能随老刘返回。   程家大宅的门口已经聚集起了好多人,都是来看热闹的,城里来的公安也到了,而老头子安排来的人也已经等在了大宅后面的码头边。   “孙少爷我们走吧。”老刘知道城羽不放心的是什么,“等到了本家还是可以和雨澄小姐联络的。现在再不走,不单是您,可能连雨澄小姐也会遇到麻烦的,毕竟在岛上也就她和孙少爷您来往最密切了。”   老刘这番话相当具有说服力,城羽根本就见不得杨雨澄出事。点点头,刚想跟老刘离开,猛然瞧见人群那边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个笨蛋竟然来了!她来做什么!说实话城羽一点都不想她来看什么死人,而且还是个她认识的女孩子的尸体。   杨雨澄被她妈妈说了几句后就推着自行车往回走,城羽一看连忙从另一侧的小巷绕了过去,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拉她进了小巷。   两人根本没有机会说什么话,老刘一脸焦急守在一旁,而杨雨澄也是满脸担忧的神色。城羽只能抱住她给她安慰,告诉她不会有事。   “我过几天就会去找你的。”平生第一次,城羽给下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实现的承诺,只为了当下能安抚杨雨澄。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今天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但他一定会来找她的。   老刘再三催促之后城羽便随他离开了,没有再回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不安。是的,他很不安,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不安就像野兽一样吞噬着他的理智。   上了保镖们准备好的快艇,城羽和老刘什么都没有收拾,赶在警察想到来调查他们之前离开了小岛。   “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刚进本家大门,程老爷子早已到了爆发的边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怒视着从岛上回来的两个人。   城羽紧抿着双唇没有吐半个字,一旁的老刘连忙代为回答:“这件事孙少爷和我也都很意外,完全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没想到?我让你们立刻就回来你们为什么不照办?”程老爷子这一问没人答得上来,老刘也识趣地不去提报警的事情。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这次程老爷子看着城羽,显然是必须要他开口。   城羽别开头,淡淡吐出三个字:“没关系。”   “没关系她会死在我们程家的地方?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常常去找你?”程老爷子从来不缺眼线,就算老刘守口如瓶自然也有别人提供消息。   “他们毕竟是同学……”老刘想给小主人说话。   程老爷子打断他:“让他自己说!他不是很有能耐了吗?怎么,遇到事情了还要老刘你帮忙开脱吗?”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