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8. 爷爷的训斥

June 10, 2017

 

  城羽觉得很不耐烦,终于正视眼前的老人,回答:“该知道的你不是早就都知道了,你来问我做什么?为什么死在那里,又是怎么死的,按照你处事的惯例,不是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了。”
  “啪!”老爷子狠狠一掌拍在茶几上,震翻了上面摆的一个茶杯,茶水溅了一桌一地,却没人敢上前去收拾。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这么说话吗?现在是谁搞出的这堆烂摊子让别人帮你收拾?”
  偌大的客厅鸦雀无声,个个佣人和保镖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城羽知道多说无益,更何况他也没有什么可以交代或者解释的,干脆往楼上去回自己房间。到了楼梯转角的时候,听到老头子在楼下说:“从今天开始不准他出房间一步,也不准他跟任何人联系!”
  城羽没有多作逗留,直接回房。有什么关系?不就是关起来吗?早就习惯了。
  不过老头子还真是毫不留情,果真半步都不给他出自己房间,手机在他回来的当天就被停机了,电脑那些的也都不能上网。看来老头子是认定了他会跟别人联系吧,暴狼,又或者是杨雨澄。
  白天无所事事,唯一能做的就是翻遍书房书架上的每一本书,虽然大部分在读书的时候都看过了。
  城羽不能否认,他是想念杨雨澄的,即便现在的情况如此不利,他却没多少心思去了解陈小雅的事情,他只想知道杨雨澄是不是还安好,有没有被牵连。
  书房的内线电话响起,城羽没有接,这个电话根本不通外面,打来找他的还能有谁?电话在响了五、六次之后转入了语音,哔声后传来了程老爷子的声音,似乎是料定了他在书房里:“你现在就给我下来,我在书房等你。”
  呵,解禁了吗?但看情形还不如被继续关着呢,能让老头子亲自打电话上来肯定是有很大的事情了,而那事情对半和陈小雅脱不了关系。
  城羽慢吞吞放下书,悠闲地去上了个厕所,才打开房门。门口除了一个西装男之外,还站了老刘,看样子是等很久了。
  “孙少爷,老爷在楼下书房等您。”
  城羽没有回应,不疾不徐往楼梯口去,也不打算问老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老刘跟在他身后,也没有多嘴,进到程老爷子的书房后,他转身关上门,只留下三人谈话的空间。
  老爷子坐在书桌前,手上拿着一叠纸,看到城羽进来后抬眼看了他一下,随后把手上的纸张朝他丢了过去。纸张哗哗地散了一地,城羽没有去捡,因为光是看到面朝上的那几张他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了。
  “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前两天还说和陈小雅没有关系,现在就被人找出来这样的东西,你还想继续说你们没关系吗?”程老爷子大声喝斥,城羽和老刘两人都站着默不出声,只是死盯着地上的那些纸张。
  程老爷子也不打算等他回话,又看向站在一旁的老刘,同样严厉,“还有你!老刘!你知道这些事情竟然不跟我说!跟着这毛头小子瞎胡闹。你们知道这东西现在引起什么后果了吗?你们知道现在情况有多严重吗?你们知道现在家门口等了多少公安?我可以在这里明确告诉你们,今天你薛城羽前脚走出程家,后脚就得被铐进公安局去!而且你都别想出来了!”
  被训的两人默不作声,如果不是看到地上那些照片复印件,城羽还真忘了留在岛上的那些东西。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听老刘的处理掉,现在就算老头子不说,他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怎么?都不说话了吗?我把你们安排去岛上原本是避开是非,你们倒好,给我惹出这么大一个烂摊子。老刘,你说,一五一十的说,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小雅的死是不是和他有关!”说着伸手指向城羽。
  “这……”老刘被问得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两个对他来说都是重要的主人,哪一方都不好伤害。
  城羽终于抬起头不再看地上那些复印件,冷冷地回答:“你不用为难老刘,他什么都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问我就可以了。”
  “呵!”程老爷子哼笑一声,说,“你现在想说了吗?该说的时候不说,现在亡羊补牢你觉得来得及吗?现在事情搞这么大,就算你不想说也由不得你!”说完老爷子指了指地上那堆飞得乱七八糟的纸,一旁的老刘连忙弯腰全部捡起来递给城羽。
  城羽接过,一张一张翻看,直到最后一张,随后把那叠纸放回桌面上。其实除了照片那叠资料里还有很多别的内容,比如陈小雅的家庭背景,父母的情况等,想必是请了私家侦探,否则也不会那么详细。很多内容是城羽都不知道的,而且在知道了之后还颇为惊讶。他没想到那个不怎么起眼的陈小雅还有这样的身世情况。
  “看完了?看完了可以开始说了吗?”程老爷子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慎怒,靠在椅背里等城羽的回答。
  “你都派人查那么仔细了,还用得着我说什么吗?上面我知道和不知道的不是都已经明明白白写着了,你还想我说什么?”城羽的口气显然很不耐烦,他一刻都不想多在这个房间里呆着。
  程老爷子看了他好半晌,才回答说:“我要知道你为什么把这么严重事情瞒着我!”
  城羽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嘲讽地笑了笑:“告诉你?如果我告诉你了你会怎么处理?告诉你了你会把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你会在乎她是死是活吗?幸好她现在死了,如果没死的话落在你手上,她就是生死不如!”
  “混账!”程老爷子用力拍了下桌子,额头的青筋若隐若现,“你这是什么说话态度!她是生是死不需要你操心!你要关心的就是怎么学好你该学的东西,怎么维护程家的声誉!”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