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16. 伊……伊小姐!


  回到宿舍房间,伊馨忿忿把书本丢在桌子上,坐在桌边生闷气。她不是一个会轻易迁怒的人,即便不高兴了,也甚少摆在面上。好几次了,她在东方彧面前失态。   反复警告自己这种人动不得心,似乎效果并不明显。今天这么恶狠狠拒绝他的骚扰,想必像他这种自尊心强的男人是不会再来找自己了吧?   调整好情绪,伊馨眼角瞥见桌子上那个包装完好的礼盒。感情有时候就是这般扰人,看上自己不该看上的,又被不该看上自己的看上。摇摇头,把礼盒收进包中,打算明天去找它的主人。   艾芸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真不明白她是怎么收买了楼下的管理员给她开的门。私立学校不比公立,在这方面为了安全起见总是更严格一些。第二天一早,伊馨看艾芸似乎完全没有起床上课的意思,只好自己先出门,想赶在上课之前找到汪达明。   汪达明是生化系的高材生,稍微打听一下还是很容易寻得踪迹的。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图书馆温习,真不愧是系中永远的第一名。   大清早的图书馆只有稀稀落落几个人在看书,伊馨也不想太大声惹人注意。走到汪达明身旁轻声唤他。   “你好,请问你是汪达明吗?”   沉浸在书本中的男生这才发现心目中的女神竟然在他身旁,太过惊讶竟然噔地站起身,因为动作过大把椅子踢了个底朝天。这在偌大的图书馆里无非成了最大的骚动,周围的几个学生纷纷把好奇的目光投向他们处。   “是!是我!伊小姐你好!”   说着汪达明就是夸张地一鞠躬。伊馨吓了一跳,有些尴尬,也有些受宠若惊,忍不住向后退了一小步。气氛僵持了好几秒,她才缓过神,微微点头招呼。   “你好。今天我来找你是想谢谢你送的礼物,不过——”说着伊馨从包里掏出那个礼盒递了过去,“我不能收,谢谢你。”   眼前的老实男生有些不知所措,盯着她手上的盒子,始终没有接。旁边的几个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专注地看这场戏。   “那个……伊小姐……我……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了,但是我……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这……这是我的心意,希望你可以收下。”   汪达明吞吞吐吐的语句没有影响伊馨正确接受他传达的信息。男朋友?她哪儿来的男朋友?但看他说得如此诚恳,表情还带着那种不知名的幽怨,伊馨一时不知该如何澄清。   “我很乐意与你做朋友,但是这个礼物我不能收,谢谢你的心意。”说完伊馨把礼盒放在桌上,又冲他一笑,有礼地说,“我要去上课了。”   “很高兴能和你做朋友。”   伊馨点点头,笑着道别后转身离开。哪知才走到出口,后面的他又惊天动地地来了一句:“伊小姐,希望你和你男朋友可以幸福,我会一直默默注视你喜欢你的!”   不禁一阵寒颤,伊馨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丢脸的感觉,不想回头看到其他人的表情,干脆装没听到快步离开了图书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哪儿来的男朋友一说?   然而问题很快就被解答。第一堂的英文课囊集了全校各系的学生,也只有在这种混上的课堂里,八卦才被传得开来。   “伊馨,听说你交男朋友了啊?”   不怎么熟悉的同窗一号一见她进教室就突如其来了这么一句。   “哎?”伊馨愣了半晌没能答上话。   “你别不好意思了。昨天好多人看到了,他来学校找你,两个人还在那拥吻,可热情了。”   啥?伊馨顿时有挨了一闷棍的感觉,情况完全失控。这时又来了个同窗二号。   “真没想到伊馨你这么出人意表,竟然和东方彧谈上了。我们系的系花曾经也是他的女朋友哦!”   “东方彧?谁啊?”   二号用一种“你很落伍”的表情瞄了眼一号,说:“就让你有空多出去玩了,多去几次‘十五街’,你就认识他是谁了。不过话说回来——”二号又满眼放光地看向伊馨,“那么花的男人摘了你这朵空谷幽兰,估计他也看不上其他人了吧?你不知道,我们学校的体育王子知道这件事后当即就拎了一打啤酒去宿舍顶楼借酒浇愁,醉到现在还在宿舍睡觉呢。”   “等一下,我——”   伊馨刚想澄清,秃顶外教宣布上课的洪亮声音没过了她的解释,同学们都坐回了自己的位子,而这个天大的误会也就这么被敲定为实事。   这个新闻被传得全校上下人人皆知,也是到了今天,一向低调不理世事的伊馨才明白原来自己在学校竟然有相当的知名度。什么“音乐女神”,“古典美女”的奇怪外号举不胜数。都过了好些天了,竟然还有人为此事津津乐道,甚至还有人打赌她什么时候会变成东方彧的“下堂妇”。错过了最好的解释时机,伊馨早就百口莫辩,干脆也就由着他们去了。   周末她和艾芸两个人都没出去,而是在学校的餐厅里用午餐。   “我说小馨,你确定你和东方彧什么关系都没有吗?外面的谣言到底是怎么传起来的?”   这几天林艾芸似乎和季允哲有了和好的迹象,所以甚少出门玩乐,总是抱着电话。虽然两个人还处于在关键问题上僵持不下的阶段,但伊馨知道这已经成了他们两个相处的模式。   艾芸的问题说实话伊馨答不上来,难道告诉好友东方彧大庭广众轻薄她,然后她就乖乖被占便宜吗?   “没什么,上次在学校碰到而已。”   “只是碰到就传成那样了?要让我知道是谁传出来的一定撕烂他的嘴巴!我也很久没见过东方彧了,据说他最近挺收心的,没出来混。可能要开始工作了吧,毕竟顶着个学位海归在家吃白食总有点说不过去。”   “是吗……”   伊馨随意应了句,不想表现得太过关心。但是对于东方彧的事情她知道的真是寥寥无几,似乎也没有了解的必要。   他们不会再有关系了不是吗?醒醒吧伊馨!

#东方佳媳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