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校花?系花?

June 14, 2017

 

  时间过得还不是一般的快,期中考试早就让那些个流言蜚语爱好者忘记了什么叫八卦,而繁忙的学业自然也让伊馨稍稍放下了东方彧的事情。也就在这种时候,闲人都会登场。
  自己是学音乐的,自然不比那些数理的学生那么忙,况且已经是最后一年,要笔试的科目甚少。这天她考完了最后一科,学会计的林艾芸还在和书本奋斗,伊馨自然不会去打扰她,于是一个人晃悠到餐厅,买了杯热巧克力坐在室外的座椅上晒太阳。深秋了,天气很凉,却也不似冬天般寒冷。这暖洋洋的下午让她懒散得想变作一只猫,享受这片刻的遐意。现在不是用餐时间,大部分学生都在应考,所以这里只落得她一个人,犹是清静。
  正当她想闭上眼休息的时候,就来了那么几个不速之客,几个闲人。
  “咦?这不是我们的校花吗?”
  伊馨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几个女孩子,她可以确定不是自己系的,而且没有一起的课,对她们实在没有印象。为首的那个挺漂亮的,只可惜伊馨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一定用那么多化妆品,难道不会对皮肤不好吗?
  既然她们不是指名道姓叫她,那自己装傻也是合情合理。不过另一个马上又开口了。
  “最近都没见过东方彧了啊,该不会是已经分开了吧?”
  “怎么可能,人家可是校花,跟我这系花可不是一个档次的,你们别乱说。”为首这个自称系花的女孩子又看向伊馨,语调平和,口气却是毋庸置疑的挑衅,“你说是吧?校花伊馨同学?”
  被她这么一说,伊馨忽然想起之前英文课上曾经有人提过那么一回,某一个系的系花曾经是东方彧的女朋友。但是别说她的名字了,伊馨就连她是什么系的都不知道。就在思索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又来了个闲人加入了这场闹剧,而不同的是,这次是伊馨见过的人。
  “哟,这不是秦浣语吗?好久不见,你们在做什么呢?”
  金程武之前不小心听到她们几个在议论伊馨,口气像是要来招惹这从来低调得可以的校花。既然老大都不否认两个人的关系,比起前女友,他自然要多维护这个在职的校花了。
  “小武?你怎么在这里?”
  秦浣语对金程武的出现有些意外。
  “没什么,我见小馨在这里就来和她聊聊天,正好老大也有话让我转达给她。”
  见是如此,显然伊馨和东方彧的关系并没什么可质疑的,找茬的闲人自是要知趣闪人。金程武和东方彧是何等关系,得罪他那自己和东方彧旧情复燃的机会也就没了。
  “那你们慢聊,我们还有课。先走了,小武再见。”
  秦浣语假装客气地带着几个小姐妹离开。等她们走远了,金程武才正式和伊馨打招呼。
  “好久不见。你不介意我叫你小馨吧?你也可以叫我小武的。”
  看着金程武大大咧咧拉过一旁的椅子反坐,双手趴在椅背上,伊馨温柔一笑。这个男孩子虽然长相不怎么样,但个性阳光热情,伊馨对他印象很好。她记得认识东方彧的时候他也在那群人里,相信他和东方彧是很好的朋友吧。虽然几乎没有说过话,此刻却没有太过尴尬陌生的感觉。
  “你好——”伊馨犹豫了一秒钟,还是说,“小武。”
  金程武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
  “真没想到啊,你竟然和老大凑一块儿去了。”
  伊馨歪头看着他,有些不解:“老大?”
  “嗯,我老大,东方彧。”看着伊馨一脸好奇,金程武继续自发解释道:“我和他认识很久了。刚认识那时候两个人有点小矛盾,打了个赌结果我输了,就要叫他老大。没想到现在倒叫顺口了,臭味相投,他出国前就一起厮混了好些年了。”
  挺有意思的过往,伊馨忍不住想象两个人打赌的样子。
  “你不用考试吗?怎么这个时候四处逛?”
  金程武摇摇头,一脸无奈:“我就不是读书的料,能保证及格然后正常毕业就好了。刚考到一半肚子饿死了,就交卷来买吃的,正好碰到你和她们。”
  说到这儿,伊馨想起他刚刚说东方彧有话要传达。
  “东方彧有事跟我说?”
  “哦不是,我就胡乱找个借口。怎么了?老大真的都没找你吗?”
  终于有机会让她澄清一下这个大误会了,伊馨连忙说:“你误会了,我和东方彧不是那种关系。而且我和他都没有联系的。”
  “怎么会?”老大都默认了,这事情怎会有错,金程武干脆认定为伊馨因为东方彧没消息,说气话,“小馨你别不高兴啊,最近老大忙着找工作,都不出去玩了,可能忙些。我相信等他空下来一定会找你的。”
  天呐!怎么越解释越混乱,伊馨放弃了,就让这误会自己靠时间化解吧!
  不管东方彧多么恶劣,伊馨倒是很高兴能多个朋友。两个人闲聊了许久,她了解到有关东方彧的家庭背景,还有他拒绝利用家庭优势,反而选择靠自己实力从小助理做起。他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也难怪女人们打破头要和他扯上关系。伊馨自认自己没那个本事套牢他,自然也就不愿有非分之想,即便心中对他有那么一丝丝的渴望。
  因为第二天的课很早,伊馨九点不到就爬上了床。艾芸已经和季允哲和好了,一点也不令人意外,所以现在两人正不知在何处风花雪月。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有什么睡意,回想着下午和小武的谈话,对自己能再次了解到东方彧的近况有些懊恼。
  真没用,怎么就被那样一个男人搞的魂不守舍。
  就在她夜不成眠,痛心忏悔的时候,床头柜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一室宁静,是短消息的声音。伸手拿起一看,竟然忍不住皱了眉头,怎么是他?
  手机荧幕上,东方彧的名字在浅色的背景图案上,显得相当刺目。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