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22. 我……我是处男!


  伊馨维持着平常的语调,但眼睛却直直望着东方彧。随后便起身离开,刚转身,秦浣语毫不客气,几乎是鼻孔朝天地叉起了一块西瓜,说:“谢啦,麻烦你了。彧,吃一块西瓜吧。”   说着就要喂他。东方彧没有张口,伸出一只手推拒,双目紧盯着已然要离开的伊馨。   “你们吃吧,我去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不等秦浣语反对,就站起身,两大步跟上伊馨,理所当然地伸手挽住了她的腰身,留得身后的美人紧握粉拳。要不是秦浣语拉着他聊调酒,他早就想找借口闪人,何奈习惯了和女人打交道,总不想太过失礼。但显然这个习惯必须改掉,因为能让他的香香这么跑来警告,可见她是相当不喜欢。   边想边俯身在她耳畔轻语:“刚刚的警告我铭记于心,下不为例。”   伊馨倒是很喜欢他细心且善于观察的优点,最主要就目前而言他还算体贴,所以浅浅笑着没有拒绝他在人前过于亲密的举动。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啊?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信那个传闻呢!”   这声音伊馨记得,转身一看,果然是张靖,那个永远被她摆在泛泛之交名单上的人。   “什么传闻?”   东方彧故作不知情,拿了瓶朗姆酒,又自发从冰箱里拿出菠萝和椰奶,按比例倒进了一旁的果汁机,按了启动后才转向张靖。   “还不就是说你拐了我们校花。你要知道认识伊馨的人都以为她是那种孤高冷傲的美女,不会轻易谈恋爱的。要是知道你这么轻易就骗走了她,当初我也该试试看追一下,说不定新闻主角就是我了!”   张靖虽然脸上有羡慕,但谁都听得出他在说笑,只有坐在不远处独自抱着啤酒咕咚咕咚猛灌的汪达明。他自是没有漏听这些话,刚刚他就在那里暗自排练模拟搭讪的方式和内容,岂料还未得到表现,就被一棍子打闷回去。老实巴交的他此刻还真信了张靖的那番玩笑话,懊悔着自己没能更早告白。   “你别做梦了,伊馨要是同意了我还不同意呢!你们这群男人都是一个料。”林艾芸把最后一块西瓜去皮切块,摆在盘子里,继续说,“要不是我那时候和我那臭男人闹不愉快没注意这事情,东方彧哪儿来的机会趁虚而入。”   而此刻艾芸口中的臭男人也已经同小武顺利安顿好了两个大暖炉来抵御冬天的寒风,开了天台花园的落地门招呼大家出去吃烧烤。东方彧关掉果汁机,拿了个杯子盛装饮品,递给伊馨。   “尝尝看,PinaColada。没什么酒精,放心喝。”   伊馨好奇接过,尝了一口。浓浓的椰奶香混合了香甜的菠萝,隐约有一点点酒的苦辣味,十分好喝。   “喜欢吗?我看天太冷就没有加冰块,怕你喝了不舒服。夏天的话做成冰沙,可能更合你胃口。”   “喜欢。”   伊馨很喜欢他的体贴,端着手中奶黄色的酒精饮料和东方彧一起走出室内。   烧烤的时候大家吵吵闹闹还算融洽,而话题也曾一度在东方彧和伊馨的关系进展上打转。   “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啦?”   秦浣语的一个姐妹终于按耐不住问了这样唐突的问题。若是平时,东方彧都不会太在意别人这么直接,但是伊馨不同。收起表情淡淡看了看提问的女生,语气也有些不悦。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耶?我说彧,你以前从来不忌讳别人聊这些的啊。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连床上的事都不介意别人问的。”   秦浣语这一席话当场就尴尬了局面,东方彧转头看身旁的伊馨,虽然她只是勾了勾嘴角,没什么表情,但东方彧知道她一定不高兴了。坐在她另一边的艾芸自是不能坐视不管,当场回答道:“那也只能说你和小馨是不同的而已。”   秦浣语当下白了小脸,但怎么说也是个系花,当然不会继续出丑让人取笑,讪讪笑着说:“那要不然这样好了,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   “好啊!”   季允哲的附和当下就遭到林艾芸的一记瞪眼,但其他人似乎都有这样的兴致,纷纷起哄。艾芸凑近伊馨的低声耳语:“这妖孽,不知道安的什么心,你小心别被她占便宜了。”   另一旁的东方彧也关心地询问:“估计要喝酒的,你要是不喜欢我们就不玩。”   这么多人总不能太扫兴吧,伊馨虽然不是很乐意,也选择参与。金程武向来机灵,老大的意思他能不明白吗?连忙对大家说:“玩是可以啊,但喝酒就当做个选项,就我看来我们这儿至少两个人不胜酒力的,对吧,汪达明?”   真没想到这个老实人竟会在这个时候这么有用处,伊馨突然很庆幸他被邀请了。   “那怎么玩?平时都是划拳喝酒的。”   “对歌!我们这里没人不能唱歌的吧?”金程武点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就连规则都罗列出来,“规定至少唱完整的两句,唱完了说个歌星的名字,下一个人唱这个歌星的歌。接不上的不是真心话就是大冒险,都不要的罚啤酒一瓶怎么样?”   众人陷入讨论,有人提问:“那要是被故意刁难怎么办啊?”   “那这样好了,我们抽签。大家一人写一个真心话的问题和一个大冒险的考题放在两个盒子里让对不上的人抽,这最公平了吧?绝对没有针对性。”   抽签制确实大大增加了游戏的公平性,任谁此时也不好意思推托拒绝参加了。于是大家纷纷写下签丢进已经准备好的盒子里。秦浣语把纸片丢进盒子之前悄悄折了一个角,然后神不知鬼不觉丢进了盒子。   一切准备就绪,金程武率先开了头,才转了半圈,汪达明就成了第一个失败者,战战兢兢选择了真心话。问题是:第一次上床是什么时候?估计他完全没料到会有这样的题目。   就见他握着纸条抿着嘴,脸憋得通红,在众人的起哄下怯怯地吐了四个字:“我……我是处男。”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