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禁足惩戒

June 15, 2017

 

  于昊和素冉对望了下,虽然表情有些不愿意,却也违抗不了命令,只能相继离开帐篷。要说我现在一点都不害怕,那是骗人的。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头一热可以死都不怕,等事情一过,各种懊悔就像小虫子爬满身一样,全身都不自在。
  好吧,素冉刚刚说的话终于产生效果了,但我现在害怕也无济于事,干脆扭过头,故作淡定地喝茶。
  “看来我是太由着你了。”他说话的口气没有些恼,有些不耐。
  “你完全可以不由我,我本就是你掳来北朝的东宜人。”我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他抿着唇,微眯双眼看了我好半晌,最后一字一句地说:“既然你明白自己的身份,那你就做好自己份内的事。不要忘了,我们金旗人在你们眼中可都是蛮夷。”语毕,他转头,朝着帐外喊,“来人!”
  素冉和于昊又回到了帐中。
  孔绍维背着手,表情冷若冰霜,没有温度地说:“今日起,东宜女潘闻蝶禁足于帐内,一切活动不予以参加,没有准许不准踏出营帐半步,以示惩戒。”说完便转身,挥开帐门离开了。于昊轻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默默跟着离开。
  素冉走到我身边,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想说什么。
  “禁足而已,他没赏我一顿鞭子就够仁慈的了。”我想说得若无其事,但心里有那么一角,显得空落落的。
  “姑娘为何这般固执呢?为何一定要惹怒太子呢?”
  为什么?曾经我是为了保护妈妈而任父亲和元子臣摆布,而如今我孤身一人,与其活得憋屈,不如死得自由。禁足什么的反倒是让我清闲不少,用不着去看人脸色,也不用应付那些尔虞我诈。第二天一早,素冉给我端来早膳,是我喜欢的麦粥,我才喝了几口,忽然就听见外面响起了号角声。
  “这是什么声音?”
  素冉看了看帐外,回答:“是狩猎开始的仪式,今日是第一场比试,只要是男子均可参加,获胜的会得到丰厚的赏赐。”
  我点点,反正是没机会去看了,就和素冉闲聊吧。
  “我听说今年又要重选兵权总领,是怎样的比赛?和女眷的比试一样吗?”
  “我们游走六大主城,每到一站都会有一个大型比试,有比兵刃的,也有比战术的,总之在六项比赛结束时获胜最多的那一人便会被选为总领。今日围猎结束后,会有兵刃的比试。”
  “都去看比赛了,守备是不是就没这么严?”
  素冉睁大眼睛看着我问:“姑娘是想出去吗?”
  我摇摇头,回答:“出去万一被发现是会连累你的,我只是想问,既然我人都在附临了,我想见见小娟,你能带她过来吗?”
  “这……”素冉面露难色,但最终还是应下了,“虽不能保证,但我会想想办法的。”
  现在唯一还让我操心的也就是那个小丫头了,那个直性子在这帝国定是讨不了便宜的,也不知道她在王府里过得如何。
  “姑娘——”素冉放下手中的东西,“刚去给姑娘端早膳的时候我听说了,昨夜姑娘离席后的事情。”
  我愣了一愣,发现突然就没了继续吃早餐的胃口了,侧了侧头问她:“听说什么了?”
  “姑娘昨日离席,说实话不单单是下了太子爷的面子,更是对皇上和皇后的不敬。原本皇后是坚决不答应就此作数的,但太子殿下跪求了许久,万般好言,最终是皇上将处置姑娘的权利交给了太子。而太子最终也只是罚了姑娘禁足,定是不能服众的,可殿下他还是一人挡了下来,太子对姑娘是真的好的。”
  我将碗搁在桌子上,仰头看她:“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男人是不会毫无理由对一个女人好的,如果不是喜爱,便就是有利用价值。你在王府那么多年,我相信你知道为什么你们王爷让你来跟着我。”
  “不是这样的……”素冉有些焦急,有口不能言的样子,想要解释却又不敢乱说话。
  我不想为难她,笑了笑,拍拍她的手,继续到:“你们王爷说北朝我留不得,想必也是和当前政局有关,相对你们太子爷,他的形式作风保守得多。我想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意见有出入,或许你们太子正筹划着拿我做导火索赌一把。我自小在东宜潘家过的是锦衣玉食,自由自在的生活,父母宠爱,兄长疼爱,没有受过委屈。人生对我来说,应该是随心所欲的,我不愿意去迎合无关的人,成为他们的工具,做我不想做的事情。”
  “可是姑娘,这皇宫不比姑娘家里,人与人的关系太过复杂,又怎能全按着姑娘的意思做呢?姑娘可以说不怕死,但关心姑娘疼爱姑娘的家人呢?他们能坦然接受这样的结果吗?”
  家人?我的家人并不在这个世界上,而我在他们眼里已经是个死掉的人了。可能是我对潘家没有深刻的感情,所以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是死是活都无所谓吧。
  可能是见我陷入沉思,素冉收掉了桌上的碗筷,说:“姑娘先休息一下吧。”
  她离开后我确实想了很多,直道犯困。这野外露营到了晚上气温都在零下,虽然烧了炕但依然抵挡不了严寒,一晚上不知道要被冻醒多少次。现在太阳晒得帐篷里暖洋洋的,不知不觉就眼皮重了起来,便打算抛开杂七杂八的思绪,先睡上一觉。
  这一觉我也不知道睡了有多久,反复做着那个可怕的噩梦,最后是被一个不认识的宫女叫醒的。
  “潘姑娘,皇后娘娘召姑娘过去,请姑娘更衣。”
  我还懵懵的,怎么来传话的不是素冉呢?起身穿好衣服,我问她:“所谓何事?太子命我禁足,不能随意离开营帐。”
  “是皇后娘娘的懿旨,姑娘去了便知。”
  这皇后还真是闲不下来,皇帝太子他们一出去围猎便找上了我,八成就是为了昨夜的事情。好吧,该来的躲不掉,去就去吧。
  跟着她出了帐篷,我四下张望,却始终没见到素冉,心里觉得怪怪的。而这怪怪的感觉等到了皇后那儿才算明了。
  皇后的帐外摆了几个椅子,身份尊贵的公主嫔妃们都在场,我扫了一眼,认得出来的只有皇后,柳妃,以及虹熙郡主。而她们面前的空地上跪着一个女子,光看那背影我便立刻知道那是谁。
  素冉!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