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27. 见证之吻


  “吓我一跳!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   “打了,你没接。我也刚到而已。”   伊馨忽然想起自己的电话设置了震动,可能刚刚没注意吧。   “吃东西了吗?要不要先吃点什么?”   “过来之前吃了点。”东方彧边说边拿过伊馨的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和我跳个舞吧。”   伊馨没有拒绝。像这种花俏的私立学校,本身就聚集了众多有钱人家的公子千金,所以礼仪课自是不可避免,而跳舞不过是其中一项。   当东方彧带着伊馨在池中翩然旋转,很快就成了焦点,也慕煞了一群痴男怨女。就好比此刻一脸幽怨的汪达明,还有双眼冒火的秦浣语。   “这件衣服真不错,很适合你。”   伊馨被东方彧直白的称赞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真的吗?是我师兄去年送我的生日礼物。”   “师兄?”   “嗯,我外公的学生。我已经习惯这么叫他了。”   东方彧有些不是滋味,但也不想表现的太过在意。   “青梅竹马啊。”   伊馨似乎能听出点弦外之音,为他吃醋的可爱表情暗自莞尔。   “其实和他见面的次数不多,也就逢年过节去探望外公的时候会见个一两次,很客气,是个不错的大哥。”   这么说是想安抚东方彧的醋劲,虽然他没再追问,担心中早就记下了这个人,也突然就看不顺眼伊馨身上的这条裙子了。   “小武呢?”伊馨问。   半天不见金程武,本来还以为会和东方彧一起出现,可至今依然没瞧见踪影。   “在门口和一群朋友聊天呢,他不喜欢跳舞。”说完东方彧望了望墙上的巨大时钟,“差不多到时间了。一会儿跟在我身边,别乱跑。”   他在外面混多了,而且自从金程武在这个学校就读,他也参加了一,两次跨年晚会,自是晓得大概风俗。伊馨则不然,这是她第一次参加这类学校活动,因为平时假日都会回家和家人共度天伦。所以他这么一说,她还真没反应过来。而东方彧已经把她带出舞池,准备穿过人群走去大门口。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礼堂光线再度一暗,这次聚光灯打在了大时钟上,学生会长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同学们,各位来宾们,现在是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的十一点五十八分,按照习俗我们将会于今年的最后十秒进行倒数。等一过零点,我们还安排了烟花表演,请大家一会儿去外面观看。另外,对于那些不了解的客人们,我在此说明一下,在明年一月一日零点整的时候,我们会全校熄灯十秒,在那之前请务必锁定自己的心上人,在新旧交替的那一瞬间来一个见证之吻来开始新一年的恋情吧!”   被他这么高亢地一宣布,场下立刻一片喧哗,凡是有意中人的全部开始私下寻觅对方的踪迹,当然也有为数不少的想躲避灾难,东方彧和伊馨就是其中之一。顿时整个礼堂一片混乱,他们两个艰难地挪向门口,艾芸也不知什么时候甩了汪达明,尾随他们之后。时钟的秒针渐渐迫近了五十九分五十秒……   “十!……九!……八!……”   东方彧才想拨开人群走出门外,迎面就遇到进来的金程武。   “老大?”   “三!……二!……”   还没来得及推开小武,整个会场在数完“一”后陷入了一片漆黑,霎时尖叫声,碰撞声响彻礼堂。东方彧只能搂着伊馨的身子,将她的脸按靠在胸前。周围不断有人推挤,不知是谁在他身后用力一推,东方彧在脑门磕上什么硬物之后一阵晕眩,更甚的是感到自己的嘴贴上了什么软软热热的东西。最可怜的是汪达明,好不容易挤了过来,却被人撞倒在地上,眼镜也不知去向,趴在地上摸了半天,摸到了一条光溜溜的腿。   “变态啊!”   “色狼啊!”   在这惊恐万分的时刻,外面五彩绚丽的烟火斑斓了礼堂,在“啪”的一声后,恢复了光明。而眼前尽是一片混乱的惨剧。   被推靠在墙边的金程武,正瞪大了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瞧着趴在自己身上,还企图强吻自己的秦浣语。因为被猥琐男模了腿的系花停止了霸王硬上弓,亮灯了才发现抱错人了,惊叫一声跳开,即甩开了汪达明非礼的手,也正好一脚踩碎了他的眼镜。   另一边的艾芸则是被妄想趁乱接近伊馨的体育王子从背后抱了个正着,情急之下给他来了个一手肘,当场让他捧腹哀号,艾芸也顺利逃脱魔爪。   最让认瞠目结舌的莫过于东方彧这一厢。脑壳被撞得头昏眼花,而和他此刻吻在一起的竟然是张靖!一把推开对方,两个大男人没差点当场吐一地。   人群中最安然无恙的,就是被东方彧保护在怀中的伊馨,正眨着眼睛看他的狼狈相,不敢相信自己男朋友竟然亲了个男人。   “大家新年快乐!烟花表演已经开始了!不管有没有找到自己新一年伴侣,都请前往操场观赏!”   学生会长的声音及时解救了这尴尬的气氛,场面重新活络起来。大家互相恭贺着离开礼堂往操场移去。没达到目的和被非礼了的自是不高兴,却也只能随人流被渐渐冲散。东方彧抹了把嘴,牵着伊馨走小路去了另一边的教学大楼,直接乘电梯到达顶楼后上了楼顶。   “哇!好漂亮啊!”   烟花的发射点之一就是这栋楼的后面,此刻大朵大朵的火焰之花在他们头顶散开。大家都在楼下的操场观看,似乎没有人想到要来这里。   “他们每年都是这么安排的,所以我猜想这里看烟火应该最棒了。”   “你怎么那么熟悉我们学校啊?刚才你也是知道会长说的那个习俗,所以才带我先离开的吧?”   一提到那个习俗,东方彧又直觉地抹了抹唇,恶心坏了。看到伊馨笑得乐不可支的模样,有点点不甘心。   “香香,让我亲一下,抚慰一下我受伤的心吧!”   伊馨笑着摇头躲开。   “该死!你嫌弃我了!”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