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28. YS——彧


  “有东西给你。”说着伊馨拿出之前包好的礼物递给东方彧,“新年快乐。”   东方彧很意外自己有礼物,满怀欣喜接过打开。暗紫色的绒布上躺着一条白金项链,项坠是简单的长方形。   这条项链并不普通,那是伊馨特别定制,让有名的金饰店连夜打造的。项坠的左下角刻着一个小小的“彧”字,中间是拉长的艺术字“YS”,旁边镶了一颗小钻石。   东方彧怎么看都觉得这条项链眼熟,抬头看了看伊馨脖子上的那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情侣项坠,只不过伊馨的那个稍微小了一点。伊馨拿过盒子里的项链,侧过项坠,有一个凹槽,正好可以嵌入自己的那个。把两个吊坠翻转过来,连接的地方出现了一行细小的英文字母:LOVE。   “我看你平时也不戴什么首饰,尽量让设计师做得简单一点,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女孩子都喜欢这类东西,东方彧本身并不热衷。以前也曾经有很多女生想送他这种情侣饰品,他一个都没接受。既然两个人没到那种私定终生的地步,那身上戴这些有什么意义?最好的定情物在他看来永远都是结婚对戒。   但此刻他却因为伊馨花了这个心思很是欣喜,很乐意身上戴着和她成双成对的东西。这个设计也实在是精巧,完全没有平时那些情侣饰物的俗气感。特别是分开佩戴的时候,俨然就是相当时尚个性的项链。   把项链套在了脖子上,东方彧倾身轻吻了伊馨的额头,呢喃到:“新年快乐。”   烟花在他们身后绽放,霓红色的光芒落在他们肩头,仿佛被天使眷顾的恋情,在这新的一年中为他们的吻作了见证。   “下次去那里弹琴给我听吧?”   伊馨明白他指的是那个私人音乐室。   “好是好,但我一直没机会问你,怎么会找到那样一个地方的?”   东方彧揽着她的肩膀,一起靠在栏杆边看烟花。   “其实我妈妈很喜欢古典音乐,也有一些着圈子里的朋友。那个地方原来是一个国内钢琴家的,后来他举家搬去了国外,那里也就空了下来。我让他把那间音乐室租给我,他说给喜爱音乐的人用是他的心愿,就免费借给我了。”   “将来若是有机会,一定要见见那位老师,好好谢谢他。那个地方真的很棒,我很喜欢。谢谢你,彧。”   这是伊馨第一次这么叫他,东方彧竟有些受宠若惊,但他爱极了她用那柔软的声音,只唤他的名。   “再叫一次。”   “彧?”   “嗯,香香乖。”   发现自己被消遣了,伊馨笑着别开头:“讨厌。”   新的一年开始了,而这对恋人都在期望这一年中能发展得更顺利。只是他们都还不知道,不够扎实的恋情其实可以在一瞬间结束。   一星期后。   “干杯!”   难得东方彧主动邀约了大家一起出来玩,原因无它,他正式被提升为销售主管。升职了自然就要请客,所以较为熟悉的几个人便聚在了“十五街”。   “真好啊,才没干多久就升官了。看不出来你一脸富二代的样子,这么有实力啊!”   林艾芸不得不佩服东方彧的工作能力,尽管她还有些计较当初他拐了伊馨,但看他们现在相处融洽,也就少了许多敌意。   “其实运气也很重要,把握住机会了就能成功。倒是你们,都快毕业了不是吗?什么打算?”   东方彧这个问题对在场的几个人来说都是心病,因为没一个人真正为自己好好打算过。不过艾芸倒是第一个回答。   “我和你们这些少爷小姐不能比,我就是标准的‘杉菜’翻版。当初我妈妈可是想尽一切办法把我送进这间学校来绑金龟的。我也不像汪达明那种人那么有才,可以拿全额奖学金,毕业了以后也不愁找不到工作。我大概就找个外企打打工吧。”   “你妈的愿望不都实现了吗?瞧你都绑定季允哲了。”   张靖说着推了推一旁的季允哲。季允哲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不说万贯家财吧,也绝对能算上个富二代了。但艾芸一点也不看好他,斜瞄了他一眼,才说:“我可不指望将来能靠他,自己想办法养活自己最实在。”   她这话倒是挺受在场男士们的支持,一向贫嘴的金程武也忍不住夸了她两句。   “不错啊,有想法的新女性!我说季允哲你得好好珍惜了。”   “说我还不如说你自己呢!你怎么打算啊?就跟家里人这么下去了?”   季允哲这么一问,让伊馨和艾芸都竖直了耳朵,她们还真不晓得金程武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要叫我做的事情我不乐意,当然就这么耗下去。我知道我爸妈当初也是靠了关系才把我送进这所学校,否则以我那点高考分数,哪儿都不会收。我对从政没一点兴趣,也不是读书的料,毕业以后倒是有兴趣搞点生意什么的。”   金程武的爸爸是政界要员,妈妈是其他要员的女儿。这样子的家庭从小就让他看到了勾心斗角的一面,也是他最痛恨的生活方式。他爸爸为了稳固自己的势力,也为了可以让自己的家族在这个圈子里立稳脚跟,一直要求他从政来稳固已经打下的江山。金程武和家里的关系很差,几乎不回家,他这样的情况让其他几个兄弟也挺担心的,却也帮不上什么忙。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看也就伊馨是生活无忧,过大小姐日子,最后等着出嫁。”   张靖说得有些羡慕,伊馨冲他微微一笑。   “我想过,如果毕业后没事可做,就去当钢琴老师,教教小朋友。”   她若无其事地回答引起东方彧的一个疑问。   “其实你当初怎么没去音乐学院?和这里比,那里的条件要好很多吧?”   “嗯,就条件来说确实是那里好。但我不想做我外公的影子,那种地方只会把我当作钢琴家叶翔胜的外孙女来教导。而且我喜欢这里的音乐教室,是我见过最棒的。”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