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June 17, 2017

 

  我被带到素冉身边,心里明白当下的情势,便跪在了她身旁给皇后请安。
  下了一整夜的雪,虽然空地上已经铲干净了,但这地上依然寒冻如冰,刺得我膝盖发疼。我悄悄看了眼素冉,只见她表情也很是凝重,我猜今日这事情必然不小。
  “你可知道让你来是为了什么?”皇后没有让我们起身。
  “民女不知道。”我如实回答,心里有些没有底。
  “哼!”开口的不是皇后,是一旁的柳妃,“你会不知道?我看就是你指使这丫头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的吧?”
  我莫名得很,扭头看了看素冉,她朝我微微摇了摇头。
  “民女不明白柳娘娘说的是什么事,娘娘明示。”
  “你这贴身婢女偷了我的珠宝首饰,想要携赃离营,你敢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她可是亲口告诉虹熙郡主说她要替你回去探望你从东宜带来的那个贱婢。”
  “让素冉去看小娟确实是我要求的,但这偷窃之罪实是不明缘由,是否有什么误会?”
  “这些是她离营时被当场搜出来的,人证物证俱在,你们还想狡辩不成?你老实交待,是不是你指示的!”柳妃气势汹汹,咄咄逼人。
  我看到前边桌子上搁了个托盘,里面摆了些金银珠宝。这是一个局,素冉决不会是贪图这些金银珠宝的人,就算她真偷了,也决不会傻到轻易被抓。
  “民女确实不知情。而且——”我话还没说完,那柳妃便又抢了去。
  “难道是你的婢女如此大胆,自己跑来我这儿偷盗不成!”
  “不会!素冉她不会——”忽然我感觉自己的袖子一紧,低头一看,是素冉死死拽住了我的衣袖,看着我的眼神满是央求,求我不要再说了。
  难道她是想扛下这莫须有的罪名?我想出声制止她,可我却开不了口,她皱着眉头,脸上有着焦急。我忽然就恍然大悟了,她明白,清楚地明白今天这个事情光是靠我们解释是不可能翻身了,这屎盆子是被扣定了。而她们的最终目的还是我,她们在找置我于死地的机会。
  就在我挣扎于继续说还是不说的时候,素冉忽然就给我磕了一个头,哽咽着说:“素冉对不起姑娘,姑娘待我如此好,我却做出这等贪得无厌的事情让姑娘蒙羞,连累的姑娘。姑娘着实无需提素冉求情,是素冉的错。”说完她又转身给皇后及柳妃磕头,“奴婢罪该万死,此事都因奴婢一时起了贪念,求娘娘责罚。”
  我跪在那儿,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都已经做到了这般地步,我还有什么资格去辜负她?
  柳妃见状有些着急了,追问我:“你说,这事情到底是不是你指使的!”
  我咬紧咬,握着拳,感觉指甲都陷进了肉里。素冉还磕在那儿没有起身,我觉得自己眼眶热热的,喉咙里想被塞了东西,又干又涩,发不出声音。
  “民女……确实不知道……”短短几个音节,却颤得连我自己都有些听不清了。而素冉在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肩膀的线条明显放松了。
  “偷窃在宫里一向是大罪,不能轻恕,按照惯例,需领二十鞭子,以儆效尤。”皇后在确定这出戏到此为止之后,冷冷地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二十鞭子?怎么可以让素冉白白受这样的重罚?
  可我才要出声阻止,一旁的士兵就过来架走了她,而我也被另外两人抓住,动弹不得。素冉始终都没有看我,脸上的表情毅然而坚决。
  我很想开口叫她,却发现自己竟然害怕得发不出声音,已经全然没有了应变的能力。我太天真了,真的太天真了,我总以为自己不会遇上这样的事情,也有可能自始至终都有孔绍维为我担着挡着,我便少了该有的危机感。
  以前我总想着,了不起我就是一死,还能怎样?但如今不但自己危险重重,还连累身边的人被罚。这个世界或许没有原来的发达,却一样充满危机和黑暗,而我怎能轻视呢?
  素冉被牢牢绑在了那里,一个士兵拿来了一根又黑又长,泛着紫光的鞭子,狠狠在地上抽了一鞭,发出刺耳的脆响。我顿时全身冰冷,害怕看到接下来的场景,可却闭不上眼睛,死死瞪着那刑具。
  当第一鞭子抽到素冉身上,她咬牙,只发出了底底的闷哼,我的心仿佛也被那鞭子抽了一样,疼得我喘不过气。可那只不过是一个开始,之后的每一鞭都显得更为用力,声音更为骇人,而她背后的衣服也渐渐被鲜血染红,直到她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变得意识朦胧,在那里一边颤抖一边吸冷气。我早已泪流满面,只能用手不停抹去泪水。
  我要看清这一幕,看清周围每一张面孔的反应,牢牢记住。我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至少不能再让身边的人为我受伤。
  不知道在第几鞭时,素冉晕了过去,我再也忍不下去,挣开了抓住我的手冲到了前面,抱住了她鲜血淋漓的冰冷身体。下一秒,我就感觉背后火辣辣的一疼,顿时眼冒金星,全身一软,但我拼尽了气力站在那边,护着已经没了知觉的素冉。
  行刑的士兵愣住了,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谁准许你停下的?”说话的是柳妃,口气高兴得很,似乎等的就是现在这一刻。
  那士兵见皇后在一旁不作声,便再次挥起了鞭子。我闭上眼,咬紧牙关等着即将到来的剧痛。
  “住手!”人群中忽然窜出个人影飞跃到那士兵面前,拦下了那一鞭的同时也夺下了鞭子。
  所有人都惊呆了,我扭过头往那个方向望去,站在那里的不是别人,正是许久不曾聊过的卑启仁小王爷。
  “卑启仁!你这是在做什么!”拍桌发怒的是皇后。
  卑启仁跪下说:“皇后娘娘恕罪,但臣下阻止是为娘娘着想,娘娘并不想伤害这姑娘。”
  “本宫依规处罚那婢女,她要上前拦护替罚与本宫何干?难道本宫连个小婢女都处罚不得?”
  “娘娘要依规行罚自是无可厚非,但这姑娘是太子爷看重的客人,皇后又何必为了一届东宜贱婢伤了母子和气。如今罚也罚了,她也挨了一鞭子,而她的贴身丫头早已不省人事,再打也没了意义,还请娘娘饶恕了她们。”卑启仁不卑不亢,说得铿锵。
  “你!”皇后怒发冲冠站了起来,呼吸有些急促,看了我们好久,最后才说:“也罢,本宫今日有些乏了,这才过年头一天,实无需太多血光晦气。”她朝身侧的宫女说了句“回帐”后,便离开了。
  卑启仁连忙叩头谢恩:“谢皇后娘娘!”
  柳妃及其他人见无戏可唱,只能愤愤相继离开。
  “来人!快将她们带回去,请太医!”卑启仁冲过来将我扶开,一旁也来了人给素冉松绑。
  “不……不用管我,先看素冉!”其实我已经疼得牙齿发颤,几乎发不出声音,但依然央求他们救素冉。
  她不能有事,绝对不能有事,不能连我还她恩情的机会都被剥夺。
  “你放心,你们两个谁都不会有事!”边说他已将我扛上了肩,三步并作两步把我们带回了营帐。
  我死也不肯先就医,守在素冉的床边,若太医不先救治素冉,我便不准他们近我的身。我不过挨了一鞭子便已经锥心刺骨地疼,在这医疗技术并不发达的世界里,素冉究竟能不能挺得住都是个未知数。
  婢女们小心剪开素冉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掀开,她的背后早已血肉模糊,整个帐子里顿时充满了血腥味。
  她伤得太重,大面积伤口加上失血,太医只能先用药吊住她的精气,再由其他宫女清理伤口。可是这时代到底没有有效的止血消炎药,只能用一些药汁做简单的止血处理,随后太医命人取来了外面的冰雪,以油纸包裹覆盖在素冉的伤口上。
  应急处理完毕后,他们便要给我医治,但在被强迫趴到床上前,我抓住了一个太医的袖子,迫切地问:“她碍事吗?能医治吗?她现在怎么样了?这样处理就好了吗?”
  被我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有些无措,太医只能安抚我说:“虽然她伤势严重,但幸好现在是冬天,天气寒冷,伤口不容易发生炎症抑或溃烂。但现在血未止住无法上其它膏药,只能先以冰敷缓解疼痛以及伤口的温度,加上止血药汁,也须得两日以上才能敷药。不过姑娘她伤得这么重,我们还要拔营赶路,若不能尽快让伤口凝固结痂,怕也是会相当危险的。但能达到此效果的只有雪凝膏,但这是极其珍贵的贡品,若没有准许,是不可随便使用的。”
  雪凝膏?我忽然想起先前孔绍维给我的那一小盒白色带香气的药膏,难道就是那个吗?
  我伸手指了指梳妆台上的一个小箱子,说:“那里面有个香木雕的盒子,你们拿出来看看,是不是太医说的雪凝膏。”
  卑启仁过去打开箱子,把那盒子递给了太医。太医打开监视后点头确认,“虽然量不够多,但也好过没有,等二位血止住后便可上药。”
  “我……我不用,给素冉,都给素冉……”在确定这药有用后我大大松了口气,但意识也渐渐模糊,任由他们将我按在床上。
  “这你就不要操心了。”这是我清楚听到卑启仁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我便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浮沉中我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有元子臣的那个世界。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