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保护你一辈子

June 18, 2017

 

  生病的人通常在心理上也会变得脆弱,如果这时有个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人,那对这个人的依赖会在痊愈后变得更深。或许就是从那时起,元子臣变成了我人生中的一部分,等到必须将他抽离的时候,才会变得那么痛,因为他的存在已经在我心中扎了根。
  我知道我自己一定因为那一鞭子而发烧了,伤口得不到更先进的处理,而我又因为素冉而没有及时清洁,加上我原本就体弱,以至于我一连几天高烧,烧得乱了神志,比以前淋了雨发烧严重得多。
  我不清楚这几日照顾我的是谁,但我记得受伤当天孔绍维来过,他把所有照顾我的人都骂了一通,可我却一个字都没听清。混混谔谔地,我感觉他来到我身边,说了许多话,最后他掀开我背上覆着的丝纱,忽然就没了声音,好久之后才说:“是你?竟然是你?”
  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也没精力去想,当时的我满脑子都是素冉被鞭打的景象,接着便因为高烧及疼痛而晕了过去。当我好不容易清醒一些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背上的灼痛让我没有办法继续昏睡,眯着眼睛发现室内的光昏暗得很,周围有一股我很熟悉的香味。可能是因为做梦的关系,我一下子分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处,是清醒还是在梦境中。我微微挪了挪发麻的手臂,立刻就牵扯着背上的伤口一阵刺痛,这时几天前的事情才陆续鱼贯进脑中。
  素冉!素冉在哪里?
  我想起身,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抬了抬头,却惊觉自己竟趴在一个人身上!而且是个男人!
  就着微弱的光我看清了眼前男人的脸,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
  难道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发烧的时候对他死缠烂打了?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能是他睡得惊醒,我微小的动作便吵醒了他,见我醒了,他连忙坐起身询问我身体状况,那温柔关切的眼神和前些天罚我禁足的他判若两人。我口太渴发不出声音,他似乎立刻就意识到了,连忙拿起搁在床头的茶,小心翼翼让我趴在他腿上,然后一点一点喂我。我因为伤势没有拒绝的权利,乖乖喝掉了两杯热茶后才勉强开口。
  “素……素冉她怎么样了?”我声音嘶哑得像老旧的黑椒碟,自己听了都害怕。
  “她没事,虽然伤得比你重,但到底身子骨比你强健得多,已经醒过一次,上了药膏后伤口也有愈合的迹象。”
  我忽然眼眶一热,泪水决堤般往下掉。“都是我……都是我害了她!如果不是我她怎么会被人这么冤枉还受刑,是我傻!我害了她!”
  那天被柳妃及皇后逼迫的委屈再也无法强忍在心里,而素冉背后血肉模糊的样子在我眼前挥之不去,我真是恨死这个地方,恨死那些没人性的女人,更恨我自己,恨自己的自以为是。
  长这么大我没有哭得这么惨过,死抓着孔绍维的衣服,头埋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拍着我的肩膀,轻抚着我的头发。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长得太像元子臣,我才会哭得这么肆无忌惮,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在最脆弱的时候,对他,又或者是对元子臣,始终是有那么一丝依赖的。这依赖就像是一种慢性毒,逐渐扎根,习惯,上瘾,戒掉的时候痛苦万分,但在自认为戒掉的时候,即便一点点星火,也能瞬间点燃整个内心,从此便变得更难自拔。
  “已经过去了,没事的,她也会没事的。”他的声音轻轻的,“我发誓,从今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半点伤害,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保护我……一辈子?这是元子臣都没有说过的话。
  我抬头看他,看到的是心痛,是温柔,是前所未见的丰富情感。这样的他让我觉得陌生,有些害怕,却又莫名想靠近。
  “看你们复原的情形,我看再过两日便可拔营上路,这两日需得好生养着,切忌不可乱动弄裂伤口。你醒了我便放心了,我去叫太医来看看,再让人给你端些吃的来。”他没再给我说话的机会,让我趴在枕头上后便起身离开了帐篷,而我则始终呆呆地,满脑子都在回想他刚刚那句话,直到太医来看过又离开,然后帐门再次被人掀起。
  我原以为是个送饭的小宫女,也就没有多搭理,不熟悉的人我谁都不想见,谁都不相信。但进来的那个小姑娘把吃的东西摆放在床头后,便扑通一下跪在了床前。
  “小姐……”
  这声音……
  我惊异地扭头,看到小娟满面泪痕跪在床前,脸色并不好,像是好些天没有休息了。
  “小娟!你怎么来了?”我还是那破罐子的声音,像乌鸦叫。
  我这一出声惹得小娟又是一阵抽泣,抖着手给我顺了顺有些凌乱的头发。“小姐……才多少日不见,小姐怎就成了这样?这些黑心的北满蛮人,竟然让如此娇贵的小姐您……我……我保护不了小姐,小娟再也没脸回去见老爷和二太太了……”
  她声泪俱下,反倒是要我去安慰她了。“我没事,这段日子我身子养得挺好的,挨这一鞭子死不了……”若不是素冉硬是顶下那栽赃,只怕我早就归西了。
  “可是……可小姐您可是金枝玉叶,怎受得了这样的对待……”
  小娟还在哭,哭得我心里很不好受,但又不好说她什么,只能说些别的打岔。“你怎么会来的,附临王不是让你留在王府?”
  她抹了抹眼泪,认真地回答:“是太子派那于昊接我过来的,说是这些日子小姐身边没人照顾了,现在信得过的只有我,只是我没想到竟出了这么大的事。听说太子那日狩猎回来知道小姐的事情,一鞭子就抽断了行刑人的手臂,还当着皇后的面说定会查清真相还小姐一个公道。结果就连夜审了与此事相关的宫女,但那宫女独自担下了罪名,趁看守不注意时服毒自尽了。”
  “服毒?她哪里来的毒?她是谁的宫女?”这次的事情即便孔绍维不查,我也一定会暗中了解,我不会让素冉白白受冤。
  “我也不清楚她是哪儿来的毒药,但我听说她是那刁蛮的虹熙郡主的人,审她的时候她就说是她偷了东西想托素冉给她带去给她家人,东窗事发后她怕被罚,才会诬陷给素冉的。想那素冉也真是够傻的,怎就这么轻易信了别人的话,自己被罚也就算了,还连累了小姐……”
  “休得胡说!”
  小娟被我这么一喝吓得一惊。我知道她是为我好,是好心,但她连当时的状况都没看到,又怎么能这么说素冉?或许潘闻蝶和小娟自小便在一起,感情深厚,但对我这个穿越的人来说,我和素冉朝夕相处的时间要长许多,我不敢说自己多了解素冉,毕竟她比小娟聪明,更懂得隐藏自己真实的内心,但那天她确实是为了我顶下了罪名。若不是卑启仁及时出现,可能我们两人都要被打死了。

  “小……小姐……”小娟愣愣地,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两眼中满是惊恐。
  我连忙缓和神色劝慰她:“我是让你有些事情不要随便脱口而出,所谓祸从口出。这些话你在我这儿说说也就罢了,但隔墙有耳,万一叫别人听了去,总也给人多个话柄。你也看到了,我们在这北朝的日子并不是那么好过的,凡事得自己小心。”
  小娟连忙点头:“小姐教训得是……”
  “那宫女畏罪服毒,皇后和柳妃是怎么说的?虹熙公主又是什么态度?”
  “皇后只说她是秉公办事,既然当时素冉认了自然就得受罚。柳妃和虹熙对这结果倒是有些不依不饶,硬说是太子屈打成招,冤害好人,要皇上作主评理。那个虹熙郡主更是哭天抢地,说她那宫女死得冤枉。”
  “做戏做得真是够到位的。”我真是能一口鲜血喷出来,柳妃和虹熙倒是电视剧里常见的无勇无谋的大反派,但那置身事外的皇后才是终极boss,是我最需要小心提防的人。
  “小姐我们不说了,声音都哑成这样了,我喂小姐喝些汤吧?”
  说到吃喝汤我又想到了素冉,问她:“素冉呢?有没有人照顾她?”
  “我不清楚,太子爷就让我来照顾小姐了,她那儿我没去过。”
  我点点头,又问:“那太子呢?他这几日都在这里吗?”
  “嗯,除了皇上找他时他会过去外,其余时间都会来陪小姐。”
  我心里咚咚两声,竟然有一丝窃喜,不敢深想,我又接着问她:“照理说这几日不应该已经拔营赶往下一座城了吗?为何还未动身?”
  “原是应该作日便走的,但据说这几日雪下得特别大,不宜上路,说是过几日便会放晴,所以整个行程推迟两日。这情况年年都会发生,倒也算不上稀奇,但若非这场大雪,想小姐也吃不住那舟车劳顿,真是老天有眼。而且也多亏了这场大雪,用来给小姐及素冉退烧冰敷的冰雪都是命人每日用容器盛接起来的纯净之雪,小姐才会好得这么快。加上他们北满特有的珍稀药材,小姐的伤口已经结痂,兴许再过两日便会开始发痒,届时小姐可得跟我说,我拿冰雪给小姐止痒,可万万不能挠啊。”
  “嗯,我晓得。”我答得心不在焉,喝着她喂我的汤,脑子里整理着她刚刚的话。
  素冉原本是打算回王府帮我找小娟,这事情让虹熙郡主的丫头知道了,便托素冉给她捎东西回去,而那些东西是那丫头从柳妃那儿偷来的。这些是那宫女招供的,但事实上究竟如何只有素冉和那自杀的宫女知道。小娟说得没错,柳妃是皇上的宠妃,她的东西自然也都是些稀世珍宝,聪明如素冉怎会不知道别人托她捎带的东西有文章?但她却没有找借口推托,而是照做,被抓了之后毫不为自己辩解反而一口全认了。这中间到底是怎样的故事?看来我也只能亲自去问素冉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