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31. 同居计划


  果不其然,在伊馨和伊柔以柔克刚的攻略下,叶老爷子终于松了口。而叶佩慈和伊修远左一个爸,右一个爹地叫,终于给老爷子铺足了台阶。这是几乎每年都要上演几次的剧本,一家人乐此不疲。早在他们订机票的时候,叶翔胜就已经让钟点工清好了所有的房间。大过年的,就算再怎么瞧那个铜臭男不顺眼,也不能让女儿就这么住酒店啊。   “叮咚——”   在给全家削苹果的叶佩慈转身对一旁看小说的伊柔说:“去看看是谁。”   伊柔放下书走到门前,看了看门边的可视电话荧幕。   “遐迩哥!”   兴冲冲打开门,就见大半年没见的穆遐迩,手上拿着大包小包的礼物。   “哟!小丫头好像又成熟一点了嘛,更漂亮了啊!”   穆遐迩宠溺地摸摸她的头,给了她一个小包包。伊柔一边道谢一边迎他进屋,在他跟外公还有爸妈打招呼的时候,蹦到角落去拆礼物。   “叶老师,叔叔阿姨,新年好。”   把手上的礼物挨个分配,最后留下了一个精巧的盒子来到伊馨跟前。   “小馨也是啊,都越来越漂亮了。要在路上遇到我都不敢认了。”   “谢谢师兄。你跑去日本转了一圈回来就这么油嘴滑舌了啊?”   “哪里,我只是发现只有我们国家的人比较含蓄。但该夸的就不应该吝啬。”   叶翔胜坐在一旁没着急拆礼物,反而比较关心穆遐迩的近况。   “我说遐迩啊,怎么越大越不正经了。你说说你是不是该考虑交个女朋友什么的了?还有你去日本都在搞什么音乐啊?”   “叶老师,我这离成功还差得远呢,谁会看上我呀。至于在日本,我这次也是想来跟您商量一下。您也看到了,作曲这个圈子里,要一下就登上世界舞台并不容易。所以我想一步一步来,先在亚洲发展看看。而且我相信我的曲风更容易被东方人接受,您看呢?”   叶老爷子叹口气,他当然明白穆遐迩的情况。一个东方人要在西方文化里立足确实也不容易。更何况作曲和演奏是两回事,一个重在技巧,另一个则重在能被接受的灵感和创作能力。   “你也不小了,我相信你自己的判断。不管如何,只要你能在音乐上继续努力寻找突破点,作为老师都会为你感到骄傲。千万不要像有些人,为了些世俗的东西放弃对艺术的追求。”   最后一句还刻意加重了语气,眼角瞥了瞥一旁的叶佩慈。全家都傻傻陪笑,穆遐迩也点头应着。   中午一家人围着吃热腾腾的火锅,也是新的一年里第一顿团圆饭。才喝了两小杯伊修远夫妇带来的五粮液,叶翔胜就开始借酒教育起他们两个,又把二十多年前的辛酸回忆拿出来旧事重提。几个小辈自是在一旁偷乐,这一家子啊,永远都是那么“其乐融融”。   “所以小馨你要先回国?”   饭后,穆遐迩陪姐妹俩出去散步,充当护花使者。天气还很冷,三个人裹得像北极熊似的在公园漫步。   “嗯,我们学校今年二十周年校庆,我要参加表演,所以要早些回去。”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兜走这么多个国家,我还没了解过自己国家的音乐呢。”   穆遐迩从小就跟着叶翔胜周游各个西方国家学习观摩不同的演出,出生孤儿院的他也只是偶尔回国探望孤儿院的神父,以及现在和他一起散步的两姐妹。   穆遐迩这个名字是神父起的,因为自小就发现他过人的音乐才华,所以希望他将来能在这个领域闻名遐迩。在他七岁的时候巧遇了回国的叶翔胜,被收作了学生。   “好啊,我去跟外公提一下,反正老房子还空着,你可以住那里。我快毕业了,这次回去之后我也打算搬出学校住,大家也好有个照应。”   “哇!姐!孤男寡女可是会干柴烈火的啊!小心你男朋友吃醋!”   伊柔极度暧昧的眼神遭回伊馨一记轻捶:“说什么呢!小小年纪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馨你谈恋爱啦?我还不知道呢!唉,世上美好的单身女子又少了一个,可怜我这孤家寡人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住太久的,我还要游走各地多学习呢。”   “师兄你别听小柔胡说,需要的话住多久都没关系的,我相信外公也不会反对。”   “我知道的,你放心。”   叶翔胜当然不会介意,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伊馨嫁给自己的得意门生。一听他们这样的提议,差点就蹦起来拍手叫好了。伊修远夫妇也早把他当自己的儿子,若真能和女儿共结连理,当然是求之不得,毕竟是知根知底的孩子。   这事儿就这么被定下了,长辈们把心事都放心中,他们总相信伊馨和穆遐迩之间,早晚能擦出些火花。   新年假期在一家子的吵闹声中很快就过去了,伊柔如愿拿了几份大红包,伊馨则在穆遐迩的陪同下,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终于能见到东方彧了。虽然还是一直有电话联系,但声音和语言始终显得那么缥缈,缺乏真实感。可能他说对了,小别胜新婚。两个星期不见面,伊馨真的想他了。   “一会儿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他来接你的吧?”   “没关系的,让他送你去外公那儿。他不会那么小气。”   可惜伊馨料错了,东方彧还真就这么小气。他在机场一瞧见伊馨是个男人陪着出来的就不高兴了,只是没摆在脸上。互相打了招呼自我介绍,原来他就是那个“师兄”。   一路上气氛有些尴尬,东方彧话不多,偶尔配合他们的聊天内容说上一两句。伊馨怎么会感觉不到,她还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大醋劲,即使现在自己正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任他牵着手,满足他的占有欲。   安顿好了穆遐迩,东方彧又开车送伊馨回学校。路上,伊馨提起了自己办出宿舍的想法。   “什么?”   随着一声刺耳的急刹车,车子停在了马路边,空气里弥漫着橡胶过热的味道,东方彧一双怒眼正盯着没回过神来的伊馨。

#东方佳媳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