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三人同居

June 20, 2017

 

  “你要跟他一起住?就两个人?”
  东方彧的不悦显而易见,伊馨不知该怎么解释。
  “我本来就想最后一个学期去外公那里住,因为我没什么课了,不需要留在学校。外公家也很近,如果有什么事情来回很方便。师兄他只是暂时住一些日子,他也要工作的,之后会离开。”
  “那为什么你不等他走了再搬去?你不觉得和一个男人同一屋檐下很不妥当吗?”
  “我从小就认识他了,他就像我哥哥一样。他也没回国住过多少次,对这里很多事情都不熟悉,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关照一下。况且外公的房子很大,我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
  东方彧别过头看着前方,口气有些冷:“我不同意。”
  “那要不然——”伊馨拉长了音调,等东方彧回头看她后,才继续说,“他在那里的那几天,你也一起住吧?”
  东方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饶有兴味挑眉看她。她不是开玩笑的吧?但伊馨表情认真,两眼直直看着他。
  “你这是在邀请我和你同居吗?”
  伊馨一听脸一红,总觉得他话里有些暧昧。
  “你想什么啊,外公家空房间多得是。既然你那么不放心,招待你几天也没关系。”
  东方彧再度别过头,扬起嘴角,没有回答,踩了油门,车子便飞驰上路。
  嗯,这个提议真不错,他接受了!
  离校庆只有一个星期,林艾芸他们都还没回学校。
  伊馨参加表演之前就已经练习了很久,所以只要求最后一天去正式彩排一次。在那之前,她办妥了手续,让东方彧帮忙把行李搬去外公家,而东方彧只带了些换洗衣物。于是,愉快的三人同居生活正式开始。
  这些日子,只要伊馨不用去学校,东方彧就跟着一起请假。伊馨因为时差关系,总要睡到中午才能起来。至于穆遐迩就更别提了,完完全全是白天睡觉晚上夜猫,似乎也没倒时差的意思。
  今天比较特别,伊馨起了个大早。刚开房门就闻到食物的香味,循着走到厨房,就见东方彧正端了刚做好的早餐准备去客厅。
  “早。”伊馨先打招呼。
  “今天怎么那么早起来?我还以为你又要睡到中午。”
  东方彧把早餐放在桌上,拉伊馨到身边喂了她一口炒鸡蛋。
  “好香,没用黄油,放牛奶了吧?”
  “嘴巴很叼啊。喜欢吃就多吃点,我去给你热杯牛奶。”
  伊馨又咬了口土司,转身对厨房里的东方彧说:“看不出来,一个大少爷还会做吃的。”
  “那可不。”端着热好的牛奶放在她面前,而东方彧自己则喝咖啡,“我都一个人生活很多年了,特别是留学的时候,总要学着做点吧。”
  看着伊馨吃得津津有味,他只拿起片土司。伊馨忽然瞄到桌旁放了一叠文件,才明白他其实很忙的。东方彧这几天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去一次公司拿需要处理的文件,每天白天他们睡懒觉的时候,他就专心工作。
  “你这样请假没关系吗?”
  “之前年假我几乎没休,现在就当是补休了。”
  “那——”伊馨放下餐具,一脸期待地看着他说,“等下午师兄起来了,我们带他出去转转吧?”
  还不等东方彧有反应,走廊处就传来了穆遐迩爽朗的声音。
  “好啊,每天这样睡我都有腰酸背疼的感觉了。”
  一听他的声音,东方彧心中一阵低咒。难得伊馨早起,还想渡过点二人时光呢。
  “师兄今天那么早啊。有没有想过要去哪儿走走?”
  穆遐迩自顾自吃起桌上的早餐,完全不理会东方彧投来的警告眼神。
  “我啊,想看看这城市发展得如何。怎么说我都好几年没回来了。想去吃小吃,还想去看看这里的音像店,买点国外买不到的CD。”他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大堆,东方彧脸上越来越黑。好小子!要求够多够麻烦的。
  “不过在那之前——”穆遐迩转头微笑着看向他们两个,语气有些复杂,“我想去看看神父。”
  伊馨怔了一下,随后温柔地点头。两人之间无言的眼神交流让在一旁的东方彧很不是滋味,但他知道,有些时候是不可以乱发脾气的。冷着一张脸,带上准备妥当的两人出门了。
  穆遐迩住过的孤儿院在市郊一个很偏僻的小镇上,镇上的人多以种花为生。还行驶在国道上,就已经能看到大片花田。露天的是一些四季常开的花种,而一个紧接一个的暖棚里,想必是更为珍贵的植物吧。伊馨小的时候跟外公来过一次,就是那次,第一次见到了正在弹钢琴的穆遐迩。当时他坐在唱诗班练习教室的钢琴前,弹着一首好听的外国童谣。伊馨印象很深刻,因为平时安静少话的自己,竟然跟着那音乐一起唱了起来。外公是去镇上找朋友的,却意外收了个学生。不久之后外公为他办了手续,成了他的监护人,一起带出了国。
  车子在一个出口拐了出去,穿过桥洞驶在了花田中间的小路上。
  “这里变化好大啊,我记得我上次来的时候这条还只是泥石路,现在都已经是这么平淡的水泥公路了。”
  坐在前面的两个人都能听出穆遐迩语中的情感。虽然东方彧不了解这个男人,但能猜到,这里应该是他充满童年回忆的地方吧。
  穿过花田,零零散散开始出现一些独栋住宅。现在城市规划发展得这么快,这里却能保持如此清雅舒适的生活环境,实在是不容易。
  “快到了,前面左转就是。”
  转上一条小路,不一会儿就看到一座规模很小的老式教堂。灰色的石柱,还有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浮雕,都让这座小小的教堂充满了神秘的颜色。据说在战乱时期曾经有个国外的传教士来到这个镇上,建了这个小教堂,也正是那位传教士教会了这里的村民种花的技术。当时这里太小太偏僻,民风也淳朴,所以这个教堂得以在中国浩瀚动荡的历史变迁中被遗留下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