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36. 白马刘


  东方彧为什么要目不转睛地看那边?还摆出这样的表情?伊馨没有机会问,因为校长终于唠叨完毕,请Johnny刘上台说话。台下的学生区立刻响起了女生们的尖叫声。不知是不是错觉,伊馨似乎在那一瞬间看到东方彧眼底有一丝厌恶,但很快地,他低下头不再看台上的人,心不在焉地翻手中的画册。   “大家晚上好,我是Johnny,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大家。”出口是标准的英式英语,但很快又换成中文,虽然带有细微的口音,却非常流利,“刚刚我们校长为我们讲述了学校的历史,我想在此我就不重复了,让我们直接进入主题。今天这样特别的日子里,我们不但要感谢所有教职人员的付出,更要感谢所有的学生们。你们虽然只在这里学习停留四年,但本校的一切荣耀也都来自你们在这四年中的努力,付出,还有参与。在此,我们将特别表彰在校学生中,表现最为突出的一部分,希望借此来鼓励,以及激励大家能在将来有更为出色的表现!”   很官方的发言,台下掌声雷动,一片慷慨激昂的气氛。麦克风交给了另一个教职人员,随后便以表彰的荣誉多少大小依次点名上台领奖。每上去一个,都附有对这个学生的介绍。轮着轮着,就听到了伊馨熟悉的名字。   “在理科方面成绩永远名列前茅,就读四年以来,总成绩保持全系,乃至全年级第一。多次参加全国性数学,生化,以及智力竞赛均表现出色,获得名次和奖牌。本校生化系,汪达明同学!”   在一片掌声中,从后面的座位中站起,经过中间的过道从右侧上台。校董没有用麦克风,和他握手后说了几句话,汪达明便又在掌声中下来了。这么来来回回的好几次,终于轮到伊馨。怎么介绍的她没听清,反正就知道还没报她名字,台下就有人开始喝彩鼓掌,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有人气。   提着裙摆走上舞台,聚光灯很晃眼,几乎都看不清台下观众的表情。而Johnny刘也变得闪闪发光,好看的笑容在灯光下灿烂得有些刺目。   Johnny刘伸出右手:“你好,你就是伊馨啊,百闻不如一见,我们学校的校花果真实至名归啊。”   不知道是因为他这一席话,还是灯光的热度,伊馨觉得脸上烫烫的。回握道谢后,接过他递来的水晶奖杯和一个黑色金边的信封,面向观众席一鞠躬。刚准备像其他人那样转身下台,就见校董先生拿了支麦克风宣布道:“颁奖典礼结束后,我们还准备了古典音乐表演,由我们的校花伊馨担任钢琴演奏,其中更有独奏曲目,敬请期待。”   台下的掌声更大了,伊馨再次微笑一鞠躬表示感谢后,才走下舞台。走回自己座位,理所当然地和他们拥抱庆祝,却不知台上Johnny刘的视线尾随她至东方彧跟前时,凝固了,霎时冻结成冰。可能整个礼堂中,只有东方彧感受到了这样的视线,却也刻意搂着伊馨,给了她一个吻。Johnny刘的脸上冷若冰霜,眼角的肌肉微微抽了抽。   颁奖结束后,伊馨去后台准备演出,其他人依旧在原位。东方夏歌皱着眉头,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哥,你说刚在上面颁奖的那个Johnny,怎么看都觉得很眼熟呢?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他?”   “当然见过了,人家是KG的华人代表,曝光的机会多得是。”   “不是啊!我确定不是在新闻报纸看到的,我真觉得眼熟。”   “好啦,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也是和你无关的人。你小馨姐上台了,好好听音乐。”   东方夏歌虽然满肚子疑问,在音乐声响起的时候,也只好暂时抛开。这次的表演前半段是小提琴合奏,后半段是伊馨的钢琴独奏。不是特别长,非常迷你的一个音乐会。当灯光全数打在伊馨身上,台下众人不尽屏息凝神,才华横溢的美人在舞台上永远是最摄人心魂的。音乐声停止后,场内的掌声最能体现演奏者们的成功。   “小馨姐,你好棒啊!刚刚那高潮部分,我听得都觉得自己融化在你的琴声里了。”   表演结束后就是自由用餐闲聊,外加跳舞的时候,东方夏歌拉着伊馨一脸崇拜。今天来了很多商政界的名人,想必都是冲着KG华人代表的面子。伊馨也终于有机会提出自己的疑问。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她望着东方彧。   “本来是轮不到我来,邀请的是我爸妈。不过我妈最近身体不好,一到这种场合就头疼得厉害,所以就让我和夏歌来了。”   也对,他们家是什么背景,被邀请了是理所当然。伊家的事业虽然也慢慢步入正轨,但和在场的那些达官显贵们比起来,只能算是小角色。   “不管怎么样,很高兴你们能来。”   “小馨姐,你跟我们都这么客气,以后我哪儿还敢叫你大嫂啊。”   东方夏歌似乎就认定了伊馨将来要加入东方家,完全无视伊馨有些尴尬的神情。   “不过我们今天要早点回去,你们呢?要和小武还有艾芸他们多玩一会儿吗?”东方彧扯开话题,习惯性地轻抚了下伊馨的秀发。   “是吗?那我们也早点回去算了,我看师兄他好像挺累的。不过这两天下来估计他时差也倒过来了。”   这次东方彧倒没不高兴,转而看向一旁有些倦容的穆遐迩:“那麻烦你安全带她回去了,我家有事,要和我妹妹先赶回去。”   “客气什么,小馨怎么说也是我妹妹,自然不会让她有危险。”   穆遐迩这么说让东方彧听着挺顺耳,四个人和其他朋友打了招呼之后就走出了礼堂。刚下楼梯,就出其不意被人叫住。   “Lawrrence!”   这一声叫唤让四个人都停下脚步,三个人不解回头,一个人蹙眉叹气。在他们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那玉树临风的校董——Johnny刘。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