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38. 变身!汪白马?


  穆遐迩比较担心伊馨的处境:“你怕什么,你还有后台。他别滥用职权找小馨麻烦就好了。”   “你们觉得我哥他敢跟我爸妈说吗?我打赌,要是老妈知道了,当场就该晕倒了。至于我爸,可能会搬出爷爷以前珍藏的宝刀直接砍了他,清理门户。”   “所以你不准跟爸妈提这事啊!至于学校方面,你们不用担心,我大概知道他平时在商场上的伟人作风,不时会随便迁怒的人,估计也只会冲我一个人来。”   伊馨倒是从头到尾没担心过,反正学分基本修完,再怎么那个校董也跳不出什么毛病来为难她。但既然对方不肯善罢甘休,那自己势必成了他的情敌,将来一些麻烦总是不能避免。希望他正如东方彧所说,是个正人君子。但凡事一旦扯上感情问题,又何来正大光明可言?不是谁曾经说过,面对感情,最真实的自己永远都是自私的。   “好了,这事先不谈了,大家早点回去吧。”   在校门口分手,两辆车各自驶向不同的方向。   回到家,伊馨换了衣服,走出房间看到穆遐迩在厨房翻冰箱,想来他们并没有在晚会上吃什么东西,自己也感觉腹中有些饥饿。两个人随便找了些点心吃,顺便聊天。   “师兄,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嗯?”穆遐迩轻应一声,拿起一旁的水杯。   “就是那天去看神父,你为什么不解释老人家们对我们的误会?”   穆遐迩放下杯子,环胸看着伊馨,眼底有笑意。   “怎么了?他跟你闹不开心啦?”   伊馨也不吃了,看着吧台上可爱的小蛋糕,有些发楞。   “应该是吧。我也觉得不太好,只不过那天你也没说什么……”想了一下,伊馨总觉得不对劲,“师兄,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因为他对你不是很友好?”   穆遐迩笑了,耸耸肩:“或许吧。他要真把这件事当回事儿来计较未免小题大做了。更何况——”忽然他就坐起凑向前,上半身越过小小的吧台盯着伊馨,说,“若我真要和他抢女人,也会是在他不在的时候下手吧?比如现在。”   他表情认真,嘴角一抹坏坏的笑,伊馨甚至能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有些尴尬,挤出笑容别开头说:“师兄你别拿我开玩笑了。”   “感情这种东西没有什么所谓的无坚不摧,全看身边的诱惑够不够,或者阻碍大不大而已。”说着他又靠回椅杯中,恢复原来温文的表情,“他和你的感情有多坚固我是不知道啦,不过就目前看来,他还是很在乎你的,至少他把你看得比别人所谓的男性尊严重多了。他先跟你道歉,主动示好了不是吗?”   “嗯……不过——”伊馨忽然领悟了什么,“师兄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果然故意的!”   “哈哈哈。”穆遐迩干笑三声,赶忙收拾桌上的东西往厨房去。绕过伊馨的时候停下了,淡淡地说:“不过,如果哪一天你在这段感情上遇到挫折,伤心难过了,师兄随时都欢迎你来投靠。当然了,如果将来嫁不出去,我也可以勉为其难接收了。”   “师兄!”   穆遐迩笑着去洗杯子。看着他的背影,伊馨心中有些复杂。刚刚他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呢?最后那句,一定不是认真的吧?   二月份是个暧昧的时节,因为有一年一度的西洋情人节。刚入二月的时候,大街小巷的店面就已经布置了一片粉粉红红的颜色,做着一些情人节促销来招揽生意。   谈恋爱最棒的就是逢年过节,还有生日,因为可以收到对方的礼物和祝福。但同样的,最痛苦的也是这些日子,因为不知道该送什么。   伊馨在最后一学期唯一一堂课的教室里发呆,烦恼着礼物的事情。既然这次的冷战只维持了一天,那情人节总要有些什么表示吧?这两天东方彧因为妈妈身体不好,就都住在家里,倒也给了伊馨一些准备的时间和空间。   就这送礼的问题,她还特地去问了艾芸。哪知道她的回答是:“和季允哲交往后的第一年情人节因为社团活动太忙,忘记买礼物了。第二天和他吵架所以冷战度过。第三年干脆送了张五星酒店的房卡,两人过得很罗曼蒂克。至于今年嘛,都一起那么久了,不送也没关系。”   这样的回答一点帮助都没有,伊馨总不能也送一张酒店房卡吧?哎,只剩几天了,如果实在没有好的注意,就只好土一回,学人家初中高中女生那样,亲手做个巧克力什么的了。   下课之后伊馨没有直接回家,绕去了书店,想买点甜点教程的书籍。这个时间书店人很少,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屹立着的书架,一排排一列列。空气里有隔壁咖啡厅飘来的香气,混合着纸张和油墨的味道。现在这个年代,买书回家看的人越来越少了,想看什么网上搜一搜,基本什么都能找到。这对消费者来说,是绝对经济省钱的,但同样的,那些创作者一年不知道要少收益多少应有所得。   沿着标示,伊馨找到了自己需要的那面书架,意外的,带有个顾客,还是男性。伊馨扫了眼书架,旁边的家庭主男似乎看得很用心,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多了个人。   “不好意思,请让一让,我要拿本书。”   家庭主男恍然回过神,连忙让开一大步,一边说抱歉一边抬头看她。   呀!还是个帅哥呢,真不容易,而且看起来还有点眼熟。   伊馨谢过后伸手去拿书,却在两秒钟后,身后响起了那帅哥的惊叫。伊馨吓了一跳,转过身望着他。   “伊……伊……”帅哥不知为何,口齿不清,但在他终于顺利吐出“伊小姐”三个字之后,伊馨才恍然大悟为何他看起来如此眼熟。   “汪达明?”   “是!是我!”汪达明意听到自己名字,立刻立正站好,就差没敬礼了。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