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出轨

June 21, 2017

 

  “小武啊,是我,伊馨。你老大这几天跟你联系过没有?我都找不到他。”
  “是吗?他也没找我,要不我试试给他打个电话?要是联系上了我帮你跟他说,让他找你。”
  “麻烦你了,谢谢。”
  “客气什么,大嫂有吩咐我当然照办。”
  金程武挂了电话就给东方彧打了过去。他知道,依照伊馨的个性,若不是真的有事情是不会跟自己找老大的。连着播了几通,却都是关机状态。这老大也真是的,爱江山不爱美人。那么漂亮完美的女朋友不好好疼,搞什么消失啊,像他想要个那么棒的女朋友,人家还看不上他呢。
  算了,等一下再试试看。
  这一等就等到晚上,东方彧被老板抓着到处跑,最后又被派出来谈生意。好死不死,又是上次那个秃头胖子,鬼能喝,今天看来又不能自己回家了。搞定生意,东方彧借口上洗手间的时候在酒店前台借了电话打给金程武。
  “小武,一会儿你开车过来接我一下,喝多了。”
  “行啊。对了老大,小馨着你呢,有空给她回个电话。”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回到包房,又是被那胖子猛灌,看样子是要被放倒了。
  金程武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巧和一群朋友在泡酒吧,秦浣语也在。见小武准备离开,她立刻跟上,小武怎么也赶不走她,也就随她去了。走出酒吧的时候给伊馨打了个电话。
  “小馨啊,我现在要去接老大,他好像谈生意喝多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伊馨犹豫了一下,外公和妈妈已经睡下了,现在出去一下也没关系,况且也很久没见过东方彧了。
  “嗯好,那就在他家门口等吧。”
  小武收起电话站在车前,看着欲开车门上车的秦浣语说:“我去接老大,你跟着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帮个手而已。”说着径自就开了车门。
  跟她在这儿耗也没意思,跟着就跟着吧。
  等接到东方彧,他还真不省人事了。好不容易把他搞上车,秦浣语就一屁股坐在他旁边,说要照顾他。金程武没办法,只好上车往东方彧住的公寓开。一路上秦浣语几乎是趴在东方彧身上,一脸饥渴的样子,就差没扒他衣服了。
  “喂,我跟你说,等一下伊馨会在,你注意点,别趁人之危,做这种让人误会的事情。”
  金程武看着后视镜里的秦浣语敬告。
  “误会什么?我又没做什么,她要是误会什么不是太小心眼了点吗?”
  “老大不会再跟你怎么样的,你别浪费时间了。有这点时间还不如去找别人。”
  “我和彧怎么样是我们的事情。”说完就靠在东方彧肩上,不再搭理金程武这个临时司机。
  到了公寓楼下,金程武下车来到东方彧这边,打开车门。忽然接触到车外冰凉的空气,东方彧迷蒙地微微睁开了眼,皱皱眉头。
  “老大醒醒,到家了。”
  金程武把半醉半醒的他扶出车外,秦浣语则从另一边上来一起搀扶。东方彧似乎清醒了一些,拒绝两人的帮忙,想自己走,却有些站不稳。秦浣语连忙扶住他,也顺便把自己整个身体贴了上去。
  女人的馨香和柔软让东方彧很迷惑,直觉地伸手扶住她的腰。嗯,手感很好。好久没碰过女人了,醉酒的他有些无法自制。
  “彧……”秦浣语借势凑了上去,抬头奉上自己的性感丰唇。
  东方彧眯着眼睛,没有拒绝她的吻。他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脑子里想到的是伊馨,随即搂住了她的身子回应。
  “老大……”一旁的金程武看呆了,刚想阻止他们,不远处转进来一辆车,停在他们车后面。车子门打开后,伊馨走了下来。
  这一刻,空间和时间仿佛都冻结了。
  伊馨愣愣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下忘了自己该如何反应。等缓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看到的是什么。胸口因为加速的心跳和呼吸剧烈起伏着,全身的血液似乎在一瞬间全部涌上了脑门。
  他,真的在吻别的女人!
  伊馨不想相信所看到的一切,无奈心口那种闷痛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两个拥吻在一起的人,如同让她回到了梦境。
  “小馨……”
  金程武连忙上前想跟她解释,岂料伊馨飞快地就回到车子里,关上车门之前对他说:“不准跟他说我来过。”
  车子在车门关上后启动离开,毫无留恋。
  “小馨!”
  金程武这一叫,叫醒了东方彧。
  这味道,不是他的香香。拉开两人的距离,借着黯淡的灯光看清对方后,东方彧脸上一阵嫌恶。
  “怎么是你?小武,送她回去,我先上去了。”
  “老大!刚刚……”金程武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伊馨让他不要说,会不会当作这事情没发生过,或者有什么其它打算呢?
  “彧!你刚刚吻我了不是吗?如果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会吻我?我们还是可以再继续的吧?你和伊馨不是已经感情不如从前了吗?她能接受你今天做的事情吗?”
  “小武!还不快送她回去!”
  说完就开了公寓底楼的总门,头也不回地进去了。
  “走了。”金程武语气冰冷得让人缩瑟。其实他都恨得牙痒痒,根本不想送这个女人回家。无奈自己怎么说都是男人,如果把她丢在这里未免有失风度。
  秦浣语也不是傻子,没敢再啰嗦,乖乖上车。当这栋楼下再度恢复寂静,转角暗处响起了汽车发动的声音,随后车头灯亮起。
  Johnny刘坐在车里,嘴角微微上扬。他本来是想跟东方彧谈谈,毕竟自己也迷恋了他整整两年。虽说能放下感情,但有些话总是当面说清楚会好些。真是没想到竟然会给他撞见这样的事情。
  早些时候从校长和教务主任那里听说伊馨的外公,那个有名的钢琴家想把外孙女带出国,而且还是偷偷进行的。觉得有点奇怪,也就没对这件事情表态。不过现在看来,是时候给那纸毕业证书盖章了。想着便一踩油门,呼啸离开。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