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52. 胸口的YS(卷I完)


  伊馨的语音依然那么柔和,仿佛春风拂过,让人心醉。但是她的眼中的情感已经不复存在,有的,只是当初第一次拒绝他的冰冷。   她是认真的!   东方彧立刻就有了这样的认知,眼前这个时不时牵着他情感的小女人,真的要跟他分手。但是为什么?难道就只是那样的原因?他不能接受!   “你确定?”   东方彧向来是情场和值场的老手,呼风唤雨从来不接受失败。被女人甩本身不是问题,但在自己还想继续的时候被甩,还真是头一遭。但即便如此,他依然不会轻易低头,在这种情况下,男人的自尊通常都是昂头挺胸,胜过一切其他情感。而且以退为进本来就是感情上的一种手段。   被他这么一问,伊馨缄默了。原本坚决的意志似乎都变得有些不堪一击。她拒绝看他,把目光放在一旁的大树上。   两个人站在微风中,谁都没有打破这沉默。东方彧知道她对自己有感情,不可能说放就能立刻放开。伸出手,轻轻把伊馨搂进怀里,在她耳畔轻声说:“好了,别闹了。之前是我不好,我不会再忙得连电话都没有了。”   伊馨全身一凉,仿佛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到现在,他还能说这些话吗?无可救药。   “放开我。”   东方彧揽着她的手一僵,随后缓缓放开,拉开两人的距离。两眼凌厉地盯着她,握住她的双肩,压低了头,说话声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伊馨挣开他的钳制,向后退了一步,说:“东方彧,我真的不想继续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说完从包里拿出那枚单翼戒指,放到他手中,“这个还给你,再见。”   “伊馨!”   她没有回头,毅然大步离开。林荫道上没有其他人,只有呆立在风中的东方彧,看着那毫不留恋的背影。他看不见伊馨的表情,看不到她再也控制不住而落下的眼泪。   结束了,她的初恋,短短几个月,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生离死别,只是她主动放弃了这段感情。   低头任由风吹乱自己的长发,泪水冰凉冰凉,沾湿了拂过面颊的发丝。但是脚步没有停下,每一步都更坚定自己的信心。她,要忘记这段感情。   东方彧目送她离开视线,竟然没有办法再开口叫住她。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信伊馨已经对自己没感觉了。那她到底想怎么样?   看着手中的戒指,被伤害的感情以及自尊,让他很是恼怒,伸手就把戒指丢到了一旁的草丛里。开门上车,发动后一个加速,随着刺耳的磨擦声,车子便飙出了林荫道。   “喂喂,老大,你把我抓来酒吧,不喝酒也不说话。到底什么事情啊?”   金程武已经陪东方彧在酒吧里呆坐了二十分钟,其实他很想问昨天的事情,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老大,那个……昨天的事情,后来没怎样把?”   东方彧一听,抬眼看着他,终于开了口:“昨天什么?”   难道老大不记得了?也难怪,喝了这么多,估计也没印象了。那要不要说呢?小馨不让他说,他也不知道到底两人怎么了。   “没什么。”金程武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漫漫长夜,各怀着不同的心思与烦恼,谁都无法入睡。没过几天,消息就慢慢传开,伊馨离开了。金程武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立刻就告诉了东方彧。   “你说什么?她去哪里?”   “她没和你说吗?听说她要出国了,好像就是今天。”   “妈的。”东方彧低咒一声,挂了电话就离开公司。没错,他那天只是一时气愤所以丢了戒指,这也是为什么在想了一整个晚上之后,天不亮就去那块草皮上摸索了半个多小时,又找了回来。不管分手的理由是什么,他还是决定给彼此一点时间冷静,之后可以慢慢谈。但她竟然要出国了?这算什么?   一路飙到叶家,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敲门,坐在车里看着门口。   叶家今天忙忙碌碌的,伊修远和穆遐迩帮着搬行李,叶佩慈在看是否还缺什么。这是伊馨第一次背井离乡,虽然有外公叶翔胜关照着,但做妈妈的总是不放心。   “走吧,要赶不上飞机了。”   伊修远把最后一件行李放好后,便招呼大家上车。东方彧远远地看着,心中分不清是失望还是愤怒,一阵一阵搅着难受。   她竟然真的要走了,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解释,丢下一句分手便打算从他眼前彻底消失。为什么她可以这么狠心?不知道是出于自尊还是没有勇气,他没有下车阻止她离开,只是目送他们的车子远去。   忘记在那里坐了多久,也忘记之后自己去了什么地方,最后和小武一起喝掉了整一瓶洋酒,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过。两个人摇摇晃晃走在大街上,小武不敢提那天的事情。伊馨已经离开了,不管怎么问,艾芸都不肯说是去了哪里,还怒气冲冲让他们不准再接近伊馨。如果现在告诉东方彧,让他回忆起那晚的事情,对他来说只有更多的伤害,让他懊悔。   已经入夜了,很多店家都关门打烊,只有几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还亮着灯。走了没多久,东方彧忽然就停了下来,抬头看着路边的一家店面招牌——纹身设计。   或许是喝多了,他想都没想就走了进去。店门没锁,但屋子却只亮了展小灯,看来店主已经准备关门。听见动静,一个精瘦高挑的女人从内间走了出来,就着灯光还能看到她太阳穴上的一个火焰刺青。   “哟,两位帅哥,关门了啊,明天请早。”   东方彧因为醉意,眯着眼睛聚焦,看着老板娘说:“我只要最简单的,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老大,你要纹什么啊?怎么就突然要搞这玩儿了?”   老板娘细细打量了下眼前的东方彧,最后问:“要什么?纹哪儿?”   “这里。”东方彧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心口,“YS。”   (卷一完)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