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35. 郁金香与紫述


  被大雪困在附临十来天,终于得以上路,大队人马整装出发前往洙阳。出发前为免太子爷又喊我去他车子上坐,我老早就提出要同素冉及小娟一起。素冉因为伤势倒讨了个小便宜,得了部专用的小车,正好能挤下我们三人以及一只受伤的鹰。   一路上车子里一直都挺安静的,偶尔她们会问我饿不饿,又或者累不累。紫鸢今日终于不再排挤小娟了,只是静静地趴在我腿上。我想可能是太久没见到生疏了,加上受伤让它更警惕了。素冉原就话不多,我倒也习惯了,只是就连平日里不说话能憋出病来的小娟都一言不发,着实奇怪。   我猜小娟可能不喜欢素冉,对她来说素冉到底是北满人,是外人,而且还是个不明目的安插在我身边的人。但我还是觉得小娟有点反应过度了,好几次她同素冉说话时态度都不好,有几次被我责备了,搞得她冤枉得都能飘六月雪了。哎,算了,像个小孩子一样闹脾气,现在的我可没那么多心思管这些。   她们俩不说话倒也好,给了我足够的空间去想我自己的事情。   自宜妃来找过我之后,我就没怎么跟孔绍维说过话了,当然他有找我,只是我总是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话题,然后找借口闪人。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这才两天都没到。   其实我觉得自己这样挺讨人厌的,想避开他的同时,我发现我竟然是期望他能意识到我的疏远,进而做些什么来安抚我,而我最想听到的,竟然是他说他会娶我,而且只娶我一个人,只爱我一个人。   这种想法很可怕,真的很可怕,典型的女人那种小心机小手段。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了,我原以为元子臣的事情足够浇熄我对爱情的幻想,足够我去排斥警惕每一个男人,可如今我却发现,他根本就是在我心里种了颗种子,任何跟他相关的事情都能让这颗种子生长发芽。   只是孔绍维和元子臣不同,怎么说和元子臣在一起的那个时代法律明文规定一夫一妻制,即便他心里有别人也不能大模大样娶回家给我添堵。这孔绍维可是个太子爷!以后是个皇帝啊!三宫六院是必然的,我怎么可以去对这样一个男人存希望呢?   我做不到不在意他,便只能躲他。我不想去向他求证是否真的有向皇帝求赐婚,这话题不能被带起来。从附临到洙阳,不管是休息还是扎营,我都尽可能离他远远的,现在我就连光光看他都会心里不舒服。   我们抵达洙阳的时候正是中午,天气很好。一样也是在城外已经搭好了一大片帐篷,积雪也都清扫干净了。这里的风貌和附临大不相同,倒是有点贲庭的味道。   我对这个地方知道的不多,连洙阳王我都没信心能一眼认出来。相对其他部族,这里的人一大部分都是混血,包含了各个国家的基因。血统在金旗人的眼中是相当重要的,可能也正是部族的人被其他族歧视,洙阳王在朝中向来低调,存在感约等于零。不过这样的人向来也不敢有异心,所以勤恳侍君,就连城中的主要经济来源也是其他族不愿接手的采矿以及农耕业。   金旗人擅长放牧,但对农耕采矿却不熟悉,相对的,人种混杂倒是给了洙阳不少便利,吸纳了不少各国的技术。   这里要比上都及附临靠南许多,所以气候没那么寒冷。而我最在意的是,既然这么靠近南方,是不是就意味着我走起来更容易呢?

  抱着这样的期许,我和小娟及素冉下了马车,还没来得及去自己的帐篷,一旁就来了于昊。   “姑娘请随我走一趟,太子有请。”果然是孔绍维要他来的。   “替我回个话,说我累了,需要休息。”说完我便往帐篷那里去,不想看到他为难的表情,我知道自己的任性会给他造成困扰。   进了帐子,素冉才要开口就被我阻止了,我知道她要说什么。   “以后这话不用再说了,我都明白。倒是我想知道,洙阳是不是北朝最南边的地方?离东宜有多远?”反正我都打定主意走了,我也不需要去依附谁而赖以生存。   “小姐是想逃走吗?”回答我的不是素冉,而是小娟,表情惊讶得很。   “这里原就容不下我们,难道你不想回家吗?”   她连忙摇头,但随即又犹豫到:“能回去自然是好,只是我们这该怎么走?先不说这里守备森严,即便我们能逃出去,又该如何横跨大漠呢?”   “其实姑娘说得不错,这里确实是我朝最南部的地方。从洙阳南下的话,只要贴沿国界便可有充足水源及食物。骑马走上四至五日便可到达贲庭附近,从那里往东西都是很方便的,来往商旅甚多,因此落脚补给的地方也不少。”   素冉的回答一部分让我安心了不少,另一半又让我觉得有些失落。或许洙阳将是我在北朝最后停留的地方了。前几日我虽然因为受伤很少离开自己的帐篷,但出行前我远远看到了附临王,他也正看着我,那眼神像是在告诉我什么。说不定他就是打算安排我从洙阳离开呢?   “就算真的能走,我和小姐也不能只身上路呀。”小娟看素冉的眼神有些不满,语调也颇为讥讽。   我没跟小娟说过离开的计划以及附临王的安排,现在我挺庆幸她什么都不知道,否则就她这口没遮拦的个性,还不知道会惹出个什么祸来。现在我也不打算告诉她,等临走时再说也不迟,便随便应了她两句。   稍作休息后我琢磨着带紫鸢出去走走,这神鹰虽然伤得重,复原倒是快得很,已经没有之前病怏怏的模样了。我想放它出去飞两圈,也省得它在帐内憋得慌。   洙阳的白天是很暖和的,之前的积雪都被晒化了大半,到处都湿嗒嗒的,草坪上还冒了些细小的嫩草。放紫鸢飞去后我便独自在草坪上散步,想抓紧再多看两眼这北国风光。这时身后响起了马蹄声,踏着潮湿的草地朝我这边来。我回过头,意外看到孔绍维正骑在马背上,离我几步远的距离,俯视着我,看不出不高兴,反倒是有些无奈。   “先前让于昊去喊你,为何不来?”口气不像是质问。   “我累了。”   他皱了皱眉,问:“可是伤势还有反复?”   “没有,多谢太子关心。”我对自己有意的疏远感到厌烦,但依然坚持,“出来走动好些时候了,我想还是回去休息比较好,民女告退了。”说完我便往回走。   才走了没几步,忽然腰腹间一沉,接着就被他捞上了马背,连惊呼都来不及,我已经跌进了他怀里。   我刚要质问他要做什么,倒是他先开口了:“放心,我只是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我想抗议,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声吆喝,马儿便向着远处的山林里奔驰而去。我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是怎么被他掳来北朝的了,此刻仿佛又回到了那时,他替我挡风,我则缩在他怀里,合着风声听的他心跳。

  也不知跑了多久,我们最后停在了一个谷口前,再往前就是一条蜿蜒小道通往谷中。   “这里马就进不去了,要走上一小段。”说着他便抱我下马,牵着我的手往里走。   “这是要去哪里?”跟在他身后,我没有前面,反倒是死盯着他拉住我的手。他的手掌很大很温暖,那温度从我冰凉的指尖一路传递到我心中,到我脸上。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卖关子,朝我温和一笑,“小心,路不太好走。”   我低下头装作看路,不想他看到我红得发烫的脸。走了约莫十几分钟,周围景色逐渐开阔,小路两旁的石壁逐渐分开,围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而让我屏息止步的不是周围崖壁有多陡峭,而是这山谷中开满的五彩鲜花,铺满了整个山谷,花茎随着风轻摆,远看像是一层层绚丽的波浪,偶尔还发出沙沙声。   不用走太近我也已经知道这开了满山谷的是郁金香,各种颜色,以白、红及黄色为主。我们正前方,花海前,有一座白色大理石建造的亭子,没有华丽的装饰,而是在所有的柱子上雕了栩栩如生的花卉以及蜂蝶。亭子里有石制桌椅,同样有着雕刻。再抬头看山谷的远处,一道细细的瀑布从山上留下,最后在谷内汇集成一个小泉。谷中除了植物还有许多蝴蝶及小动物,发现我们来了,都停下动作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如果这世上真有世外桃源,那我想说的一定是像这样的地方,比起元子臣带我去的琉璃水榭,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郁金香?”我转头问他,照理说这花应该是春天才长叶开花的,现在还是冬天啊。   “哦?你知道这花吗?我以为这花只能存活在这里呢,难道东宜也有?不过我们叫它紫述。你看看那边的泉水。”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又望向瀑布下的那个泉,眯起眼睛,似乎明白他让我看的意思了。那个池子隐隐冒着热气,远看像是一层薄雾漫延在水面上。那水是热的!难道是温泉?不像啊,这里都闻不到硫磺味。   可能看出我的疑惑,他赶紧为我解答:“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里地面的温度要比谷外高很多,特别是那口泉眼的位置,所以那泉水一年四季都是温热的。但到了夏天这里却也不热,四季如春,所以我才说这紫述理应只能开在这里才是,是很神奇的花。”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看着眼前的花海,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你知道我喜欢这花?”   是了,郁金香是我最喜欢的花,它虽然不雍容华贵,但是清丽脱俗,与世无争。这世上知道我喜欢郁金香的人并不多,元子臣算是其中一个。那孔绍维呢?总不可能像元子臣那样去打探我的喜好吧?   “直觉。”他说得有点故弄玄虚,“重要的是你喜欢便好了。好了,我带你来主要是让你泡那个温泉的,对外伤有神奇的疗效。”   来泡澡?还真是很吸引人的建议。这两天赶路都没机会洗澡,最多也就擦拭一下,总觉得脏得不行,能泡温泉当然是极好不过了,只是——“那你呢?”我问他,我泡温泉那他要干嘛?   他指了指亭子,笑说:“我在那里休息一下。放心,就算眼力再好,也不可能从这里看得清那边温泉的动静。”   看他笑得如此可恶的样子,我确信他是不打算回避了。我又看了看那边的温泉,确实挺远的,还有花挡着,但明知他在这里,我怎么能宽衣解带洗澡呢?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活了二十多年,我也做不到他们北满女人那么豪放啊。   “其实你也不必如此介意,你受伤昏迷的那些天都是我亲自给你上的药。”言下之意就是该看的不该看的他都统统看过了!流氓啊!说完他还故作亲昵从我发丝间捏掉了一根草屑。

#异梦三生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