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外婆家

June 24, 2017

  这几天搬家,这是今年第三次搬家,有经验了,东西也不多,所以花了两天时间就已经全部整理干净。忙完后终于有时间坐在电脑前工作学习,写写文章,更新小说。坐定下来之后忽然心就很平静,可能是这个老旧的小区特别安静的缘故。转头看向窗外,已经是傍晚了,难得没有下雨,能看到被夕阳镀上金色的云彩。窗外有一个花园,院子中心是一个非常有年代感的喷水池。看着这个池子,忽然心思就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回到了在上海的童年

   位于老上海文化象征地,复兴路上的外婆家,一直都是我小时候和表哥表弟玩耍探险的营地,是一栋和这个喷水池一样有年代的西式洋房。每一次去如果不是坐在妈妈的自行车上,就是坐49路公交车到复兴中路,下车后穿过梧桐大道就能进那一片小区。据外婆小时候告诉我,这一片有十来栋一样的洋房,曾是孔祥熙女儿的陪嫁之一,是有故事的建筑。

   推开厚重的大铁门就能看到前院的一块草地,那里是我们捉蟋蟀挖蚯蚓的地方。我记忆中的洋房有白色的外墙,墨绿色的窗框和百叶窗。两层楼的洋房里有踩上去嘎吱响的木头地板,还有非常华丽的花式地砖。我很少去一楼的厨房,但我记得那里有好大的西式烤箱和灶台,外面还有一张八仙桌。我反而是对外婆家二楼的大浴缸有深刻的印象,对于小不点的我来说,那是一个堪比游泳池的浴缸,而如今回想,它依然是我用过最大的浴缸了。二楼面对花园的房间里有一个阳台,阳光透过玻璃窗撒在老洋房里,给我的童年增添了许多温暖的回忆。

   小时候妈妈常常带我去外婆家,她去上班,我就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探险,即便是跑遍了无数次的角落,也不会觉得腻。又或者去和在给我烧饭烧菜的外婆撒个娇,讨一块糖醋排骨吃。

  有时候小孩子多了我们也会出去玩耍,外婆家门口有漂亮的梧桐大道,法国梧桐的树枝在道路中央汇聚,夏季的时候茂密的树叶遮盖了整条马路,挡住了烈日。我们会徒步到淮海路,那时候一路上都是小吃,我们年纪小根本不懂得买衣服鞋子这样的事,最爱的是一路吃到淮海路,又一路吃回来,幸福得都能冒出泡泡。印象最深的是马路对面的一家夜排挡,有我最最喜欢的兰州牛肉拉面。外婆常常带着我晚上去吃拉面,到现在我都在回味那个味道。

   我很想再回去一次那个老洋房,想听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闻一闻老房子的味道。我很怀念那一扇扇厚重的木质百叶窗,总能保证房间里冬暖夏凉,还有从百叶窗缝隙里透进来的阳光,被屋外的梧桐切割成星星点点的形状,在木地板上跳舞。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这整排充满历史味道的洋房被建商买下,全部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栋与周边建筑毫不协调的高楼。知道的人都为此感到惋惜,明明是应该被保留下来的历史建筑,却在城市发展的洪流中,被有权有势的图利人士无情抹消在历史的轨迹上。然而庆幸的是老上海并没有完全消失,如今的复兴西路被作为上海历史保留下来。我们那些回不去的童年那么可爱,即便房子不在了,但记忆永远留在了那块土地上。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