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39. 给的奖赏是赐婚


  躺在地上,可能是因为冲击,我有些耳鸣,只听到烟火的轰鸣声,眼前的花火也有了叠影。不知是谁扶起了我,将我打横抱起往比赛场地外面走,周围也乱了套,比赛的女眷们自动散开,官兵跑了过来,最后押住了一个人,好像是刚才想拿箭射我的人。   再转过头向上看,看到的是一张焦急的面孔,那帅得不可一世的男人蹙着眉,像是别人欠了他几十万两黄金似的。忍不住,我伸手想去抚平他的眉头,他低头看我,我冲他微微一笑,而他也松了口气,知道我还不至于死掉。   确实,我也就是刚摔到地上的时候懵了下,加上很意外有人要杀我,所以一时脑子转不过来,等孔绍维把我抱到他的席位上坐下时,我已经能正常思考了。他请来了太医,把了脉后只说是受惊吓,没有大碍。   金翅紫鸢在我面前扑腾了几下,丢下那支它横空拦截的箭在桌上,便又飞走了。箭上所刻的是个“睦”字,我不知道这指的是谁。这时官兵已经把那人押到了皇帝面前等候发落,我仔细看了她的面孔,面生得很。   “她是谁?”我问孔绍维。   “洙阳王的王妃。”他的声音冷得彻骨。   洙阳王?为什么会是那平日里作风最为低调的洙阳王府?   那王妃跪在那里,低着头,不喊冤也不求饶,倒是一旁的洙阳王连忙跟着上前跪下求情。皇帝并没有立即降罪,而是问了缘由,但借口的却是面色有些怪异的皇后。   “这比赛原就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王妃或许只是射偏了而已。”   哪里是射偏?球被抛在半空,而我人则在下面的马背上,这未免也偏得太离谱。其实这比赛原就有规则,这箭是不允许朝人群里射的,只能是射高抛的彩球,还有就是必须过了一个地上的界限才能射箭,这样这箭也不会落在人群里。若是伤了人,这责罚可不是一般的轻,毕竟比赛的人中间都是皇亲国戚,谁都伤不起。   皇后那态度我立刻心里就有了猜测,或许她极力要我参加比赛为的就是今天这一出。洙阳王一家向来忠诚,皇后若是提出要求自然不会违抗,说不定还有什么威胁的成分呢。相信皇帝以及太子也不傻,牵连皇后的裁决是不行的,但又不能草草了事,毕竟难以服众,比如随时找机会打击皇家的淮庆王。   “启禀皇上,当时场面较为混乱,碰撞在所难免,或许就是这样才导致王妃射偏了。民女并无大碍,这比赛原就是一件趣事,娱乐为重。”我相信皇帝是不想处置洙阳王夫妇的,我也不想他们因为皇后而受累。   皇帝听了很高兴,高声赞道:“神鹰认主果然并非巧合,姑娘如此大气,真是难得。方才他们递来了射中彩球的箭,上刻有‘蝶’字,既然今日的大赢家都不追究此事,那这事便就此作罢,谁都不要再提及。”   洙阳王协王妃给我敬酒赔礼,我也兴而接受了。   “你既然赢得了比赛,便可讨要个赏赐,说吧,你想要什么?”皇帝几杯酒下肚后问我。   赏赐?我该讨什么赏赐?金银珠宝我带不走,功名利禄也不是赐女人的,除了离开北朝,我不知道我要什么,但他不会答应。   “民女没见过多少世面,也不知道想要什么,都看皇上的意思。”随便吧,随便他赐什么,反正白玉鹰都赏过了,还能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   只是我想天真了,真的,因为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撒了手中的那碗酒。   “孤知晓太子对你向来在意,这些日子相处孤觉得你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子,如此便赐婚于你们,封你为太子的第一位侧妃。”

  孔绍维及时稳住了我的手,让我不至于连酒碗也给砸了。   “大家都在看。”他在我耳畔说得很轻很轻,但意思很明确。   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我不知道,我该表现出什么样的姿态,是受宠若惊?还是不屑与顾?我在乎,却无法为之雀跃。皇帝说了不是吗?是侧妃,第一位侧妃。   我知道此刻容不得我失态,即便很想说我不要这赏赐,还是只能低下头,恭顺地回答:“但凭皇上作主。”   之后我听到恭贺声,祝福声,但我一句都听不进去,直到宴会结束,孔绍维自发要送我回帐。我始终没有开口,他也默不作声走在我身旁。我脑子里酝酿了许许多问题,直到接近我帐子前时,我才停下脚步仰头直视他。   “这赐婚是你讨来的吧?”   他耸肩,不以为意:“前阵子有向父皇提过,今日他突然提起我也颇意外。不过相比之下我倒是更在意有人蓄意要加害于你,这事情父皇不追究,但我一定会给还你个公道。”   “公道何在?如何给?”我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讨厌他把赐婚的事情说得如此风轻云淡,只能从别处撒气,“你我都知晓这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你又奈何得了那人吗?你能做什么?我不需要什么公道。”   他看着我,抿了抿唇,说:“你这是气我不给你主持公道,还是气父皇的赐婚?”   都气!我都气!我气所有和他有关的事情,气那些个狗屁身不由己。什么鬼君主制,什么皇帝皇后太子的身份,还有那什么混账侧妃赐婚,统统都给我滚一边去!这鬼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多留!   “即便皇上赐了婚,那纸玫瑰你若是折不出来,休要指望我嫁给你。”说完我便气呼呼掀开账门,不再理他。就让他做去吧,他这一辈子是别妄想能做出来了。   帐篷里除了已经回来的紫鸢便不再有别人,鸢子不如平时那般淡定,昂着脖子警觉着四周。刚想过去安抚它,门外进来了素冉。   “姑娘,我听闻姑娘在方才的比赛中险些遇上危险,可还好吗?”她走近我身边,上下仔细端详我。   “我没事。你去哪儿了?”   她压低了声音回答:“去见王爷了,他给了我这个。”说着便拿出一支小巧带清香的白花。   “这是什么?”我不解。   “这是桑月,北朝特有的一种花,只于冬季开花。每年第一个正月便是桑月节,也就是明日。”   素冉并没有继续说明,也不需要她多说我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没想到这离开的日子竟然就会是明天。   “我该怎么做?”   “商队。王爷安排了一支南下前王贲庭的商队作为掩护送姑娘离开,等到了贲庭便要靠姑娘自己回到家乡了。该准备的王爷会让那商队准备妥当,此处姑娘无需多带行囊,不易离营。”   “我若是离开了,你怎么办?”   “姑娘放心,我会替姑娘拖延一段时间,等商队离开洙阳辖地便会演一出姑娘遭人绑架的戏,最后便能回王府了。”   我不知道她这个计划靠不靠普,我不想我逃跑了,之后却牵连于她。但她信誓旦旦一定不会有事,我便也只能操心自己的逃离计划。等小娟回来的时候我们跟她说了这计划,她还是老样子,胆子小,有些踌躇,但还是愿意试一试。

#异梦三生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