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42. 逃亡


  “平日里这洙阳城守备就是这般松散的吗?如今可是有皇上在此。”我忍不住低声问商队的领头。   “这洙阳城原就少人出入,我们都是些跑生意的老面孔了,他们自是不多加为难。只不过今天这情况倒也有些特殊,兴许王爷有了安排,又或是看守的官兵都去凑热闹看比赛,这才松懈了。不管如何,这与我们而言是有利无弊的。”   “此话不错,如今你们也只有加紧赶路,能走多远是多远,我只能再护送你们到前面的村落,若不及时归营必会引起骚动。届时你跟着刘老板一路南下,非必要切勿停留,没有意外的话待他们发现你不见时,你们应该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了。”卑启仁一边说,一边将一个羊皮袋子交给我,“里面都是碎银,用起来方便,也不招人注意。”   我接过道谢,本想在最后的时刻跟他聊聊,说些道别的话,但一想到之后的逃亡,我就紧张得没心思说话,抓着自己的小包裹,两眼死死盯着前方漆黑的夜路。没过多久就到了卑启仁说的那个小村落了。   “刘老板,之后就都交给你了。”卑启仁又看向小娟,“照顾好你家小姐。”   小娟连忙点头,笑着回答:“我会的,小王爷!”   我看了看她,这个时候她竟然还能笑得这么开心,真不愧是卑启仁,连小娟都觉得他可亲。   “谢谢你,卑大哥。”千言万语,最能表达的还是只有谢谢二字。   他微笑着点点头:“你们抓紧时间赶路吧,我相信我们后会有期。”   虽然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也很期待能再见的一天。眼下不是絮叨的时候,我只能匆匆和他话别,便随着商队南下。我还不怎么适应长途乘坐马车,才跑了不到一小时我就已经被颠得快虚脱了。   “小姐若是不舒服,我便让刘老板放慢速度吧?我看小姐脸色都青了。”小娟凑近我端详。   她在开玩笑吗?现在可是逃命的时候,她知道我们被抓回去可能会是什么下场吗?那时候连孔绍维都没办法保全我们吧!   “不用,我没事,赶路要紧。”我没心思教育她,这丫头本来就神经大条还脱线。   可是之后平均每五分钟她都会撩开窗帘探头往外看,而且是一次比一次焦虑,她这样的状况不要说是我,就连紫鸢也站直了身子死盯着她。   “车子颠得如此厉害,你这般忙碌难道不恶心难受吗?”我终于忍不住问她。   “我……”她刚想继续,就叫赶马车的小伙给打断了。   “老板,好像有追兵!”   话音刚落,小娟立刻掀起窗帘朝外猛瞧,紫鸳一个扑腾冲出了窗外,而我则是最后反应过来的人。   追兵?这也太快了吧?我本以为之后在賁庭等素冉的那半个月才是最困难危险的,而这逃亡的路上理应会顺利许多,至少不应该在刚出洙阳就被追上吧?   没等我开口问,刘老板回头对我们说:“姑娘们坐稳了,我们走小路。”说完又吩咐其他人,“按计划,你们拉货继续走,其他人跟我走。”

  这是附临王的计策,若是有追兵,便兵分两路,一队拉货走大路混淆视听,其他有工夫的人护送我们走山林小路。越是往南走,这山林便越是茂密,是很好的掩护,只是这路也变得难行。   这颠簸的感觉不亚于在沙江上马儿失控的那次,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我死抓着窗框,全神贯注听外面的一切动静。这林子里除了我们驱车奔跑的声音,便再听不到其它声响。不知道是我听力不够还是那障眼法起了效果,但刘老板并没有松懈,继续快马加鞭赶路。   车里的东西被震得翻天覆地,就连我们的包袱也滚落在地上,没多少东西却也撒了一地。孔绍维给我画的那幅丹青松了扣绳,散了开来。我低头拾起卷轴,想重新卷起。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视线集中在了画像左下角的题字上,就着浅浅的月光,除了他的名字和印章,还写了一个字——蝶。   忽然我觉得胸口一紧,还没来得及去回想,可这种熟悉感就立刻自胸口弥漫开来。这个字我那么想忘记,但却如同诅咒一般,纠缠了我那么久。忘不了,我忘不了元子臣画室里的每一幅肖像画的左下角,都写有这么一个字,也就是这个字,让我坚信那些画里画的并不是我。   而如今眼前这个字就像是一把开启回忆的钥匙,往事如潮,让我不知该从何回忆起。   小蝶……小蝶……这样的低喃不断在我脑中重复着,那天喝醉酒陪一个陌生男人在酒店过夜,我睡着前耳边回响的都是他的轻唤,只是当时我没有去在意罢了。   你不信超自然现象吗?比如缘分这种科学证实不了的东西?   元子臣这么问我。   你相信前世今生,相信会有来世吗?   孔绍维也问过我。   所以元子臣知道我的喜欢郁金香,还依旧信守承诺,带着九百九拾九朵川崎玫瑰迎娶我回家。所以元子臣总是欲言又止,像是爱了我千万年,小心翼翼守护着我,无论我如何疏远他都不离不弃。片断的记忆慢慢被连接,那么不可信,又那么真实,颤抖着以手指描写着画像上的字迹,视线不知不觉模糊起来。   信,我都信。只是即便如今我什么都信,却已经太晚,无法挽回了不是吗?那一世,我放弃了元子臣,如今轮回转世,我又放弃了孔绍维。   一切都是注定的吗?注定了我们会相遇,又注定了分离。为什么拥有前世记忆的只有元子臣,而不是我?他又为何从没跟我提过呢?   “两位姑娘,有人追上来了!你们小心!”刘老板一吆喝,把我拉回了当下,而马车也如云霄飞车一般,随时要把我们甩出车外。容不得我再去回忆往事,而是专注如何逃跑。   一旁的小娟坐立难安,皱着眉头,一只手抓着袖口,就差没把衣服给扯烂了。看她这么害怕,我不禁有些心疼。   “别怕,没事的。”说着我伸手拍了拍她抓着袖口的那只小手。岂料我才碰了她一下,她竟然一脸惊恐甩开了我的手,我才刚想问她怎么了,就听到“咚”一声,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虽然窗外进来的月光不强,但足够让地上的那个东西闪闪发光。是孔绍维给我的那把匕首,从小娟的袖子里滑了出来。

#异梦三生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