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通敌叛国

June 30, 2017

 

  我离开的时候遗留在了枕头下,没想到她倒是给我带出来了,还一直藏在身边。说实话我并不介意她拿着这把匕首防身,她原就胆子小,在这北朝留着匕首或许可以让她心安。只是为什么她从未提起呢?难道我们两个在这里不是应该最为互相信任的吗?

  “小姐我……”她一时语塞,我没看她,只是皱眉瞪着地上的匕首。

  正踌躇着该怎么打破两人的沉默,突然车身一晃,我们两个都没坐稳,齐齐撞向一侧,匕首也跟着在地上滑动。小娟快速俯身捡起了匕首,紧紧握着,看我的眼神慌张又有一丝陌生的疏远,一种不好的感觉让我顿时心生防备。

  追兵的速度似乎比我们想象中快上太多,就像装了定位导航一样,毫不费力直直就找上了我们。只是我们身后并没有传来任何吆喝声,就连马蹄声都清清楚楚毫不混杂。

  追兵只有一人。

  “姑娘们小心!”刘老板话音刚落,马车便往一边倾斜而去,下一秒,我和小娟便被顺着马车被摔在地上眼冒金星。

  “太……太子?”混乱中我只听到刘老板诧异的声音。

  追来的竟然是孔绍维?

  我顾不上关心自己是否受伤,挣扎着想从马车里爬出去。忽然我肩头一凉,随即便是一种撕裂的疼痛感。我回头看向一旁的小娟,手上那把明晃晃的匕首,在月光下闪着寒光,上面还有鲜红的血迹,我的血。

  “你……”我还没来得及说完,她举着匕首又向我刺来。忍着肩膀上的疼痛,我往一旁滚去,顺势想踢掉她手上的武器,只是马车里空间太小,身体根本无法伸展,也使不上力,无奈我只能尽全力往外爬。好不容易探出了半身,一抬眼,看到的是孔绍维一人站着,手上一把刀架在刘老板的脖子上,其他人都纷纷跪了一圈,金翅紫鸢则盘旋在我们上方。难道是紫鸢带他来的?为什么?

  “是……是王爷吩咐的……”刘老板据实以报,脖子上的刀让他说话多了一丝颤音。

  看见我从马车里出来,孔绍维没再为难刘老板,放下刀想过来扶我。但我后背忽然一沉,随后就感觉冰冰凉的匕首抵在了我的喉间。真是熟悉的感觉,我没想到转世轮回,我还会有这样的遭遇。

  孔绍维想也是没料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愣在了原地,但很快就回过神,厉喝道:“住手!把刀放下!你这是想做什么!”

  小娟抓着我的手劲出奇的大,在我身后已经泣不成声。

  “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他们说的果然都是对的!说你进了皇宫享受荣华富贵,不会管我死活。我原还不信,你果然是有了太子和素冉,还有小王爷三番两次相助,你早就嫌我累赘了吧!什么事都维护素冉那个丫头!”

  小娟一时说得语无伦次,我不敢刺激她,只能保持冷静,先尽力安抚她。

  “小娟你先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我没有不要你,这不是正带你回家吗?你不想回家吗?”

  她的力道没有丝毫减弱,反而卡着我喉咙的匕首嵌进了我的皮肤,疼得我呼吸困难。

  “回家?你说我现在还回得去吗?就算回去了你以为老爷夫人会放过我吗?我才不会回去,我要留在这里,做淮庆小王爷的侧室,过主子的生活,我受够被人瞧不起的日子了!”

  做卑启仁的侧室?怎么可能?

  “为什么卑大哥会娶你?”我不解。

  “不准你叫得这么亲热!”她抓了一把我的头发,扯得我头皮发麻,“淮庆王爷说了,只要解决了你,就让小王爷娶我!”

  淮庆王竟然这样利用小娟,到底是给她灌输了怎样的迷魂汤才让她认定我不要她了,而她可以进王府?就淮庆王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儿子娶东宜女子,小娟即便帮了他,最后也是死路一条。

  “小娟你不要轻信那个人的话,你相信我,我带你回家,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相信你?我就是相信你才跟着你来北朝的,结果你却把我丢在附临让虹熙那个臭丫头欺负,要不是淮庆王爷安插的线人帮我,我早就被他们淹死在水井里了!还有那只鸟,从你那里过来就对着我发狠,不是说这畜牲是听主人话的吗?连它都这么对我,你凭什么要我相信你!”

  难道紫鸢消失的那些日子是去了附临?

  “是你伤了它!”我忽然醒悟,难怪紫鸢自始至终都对她充满敌意。那是一只很有灵性的神鹰,或许在很早的时候就嗅出了一个人的本性。

  “对!可惜只是划伤了它,让它跑了,否则早就拿去抽筋扒皮做药做武器了!”

  她是这么残忍的小姑娘吗?她这样的一面或许就连曾经的潘闻蝶都不知道吧?

  “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卑启仁吗?放开你家小姐,或许我还可以从轻发落!”孔绍维冷冷地看着她,眼中的怒气随时都要爆发。

  “从轻发落?”伴随着一阵冷笑,小娟不再抽泣,恶狠狠对孔绍维说,“你才该好好担心一下你的处境吧?你可知你是如何知道我们的行踪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以为你还能安然无恙回去做你的太子爷吗?能取代你们孔家的便是淮庆王!就算我当不上皇后也将贵为妃嫔!”

  小娟的笑声惊悚,回荡在无人的树林里。孔绍维蹙眉,而我也瞬间明白了小娟的意思,而且这黄雀来得甚快,好像是安排好的一出戏一般。

  “快给我追!决不能放过叛国贼!”远处传来了追兵的声音,还能微微看到火光,想是离我们不远了。

  孔绍维意外的淡定,提着剑,冷冷对小娟说:“我最后说一次,放开你们家小姐。”

  “你以为我傻吗?现在她在我手里,你想她受伤吗?王爷的人马上就来了,你们一个都别想跑!”话音才落,翻倒的马车车窗里就射出一颗照明弹,伴随着声响直直飞向了树林的上方,炸开的时候周围一片明晃晃。

  “在那里!追!”有了照明弹指路,那群火光快速朝我们这边移动过来。

  他们是来抓孔绍维的,通敌叛国,有着东宜血统的皇子。而在这个情况下我能做什么呢?脑海中不禁出现了当初父亲拿我威胁元子臣的景象。或许今天,能救孔绍维于危难的,还是那老招式吧?如果我死了,他便能以追拿缉杀我为由摆脱莫须有的嫁祸,安然回去做太子爷,最后平定各部落,掌管朝中大权吧?

  这前世今生,就连结局都相似得可怕,只是这一次,我不是为自己而寻死,我是发自内心为了救他。如果被抓,我和他都是难逃一死不是吗?

  我没有犹豫,伸手去抓小娟拿着武器的手,打算做个了结。但就在我刚有动作的那一瞬间,不知从哪里非射出一个硬物击打在了小娟的手上,随着她的一声惊叫,匕首咣当一生掉在了地上,顿时有血洒在了我的脸颊上。

  我定神一看,一个金属暗器,划过小娟的手,最后钉在了马车的边框上。没了武器做要挟,我立刻挣开她逃了出来,孔绍维顺势将我拉到了身边,而刘老板的手下也上前打晕了小娟。

  射暗器的是其中一个护卫。一旁的刘老板跪在地上,有些惶恐地建议道:“太子恕罪,眼下情况紧急,请太子带着潘姑娘往西走,再迂回回去洙阳西门,王爷对此情况也预留有安排,定能保太子和姑娘平安。罪民带人继续南下引开追兵。”

  “你们的马定是跑不过他们的战马,又如何脱身?”孔绍维似乎并没有想定刘老板的罪,反倒是比较担心他们的安危,我也有同感。

  “我们到底是商人,也是王爷的人,车队里没有潘姑娘也没有太子爷,想他们不能轻易杀了我们。如今太子安危为重,关系到江山社稷啊!”

  已经轮不到我们多想了,刘老板的提议虽不是最好的,但也是目前成功率最高的。孔绍维抱我上马后,留下了一句“保重”,便带着我策马超西奔去。我坐在他身后,紧紧抱着他,回头看着刘老板他们消失在树林里。他们是忠诚又善良的人,我现在也只能祈祷他们平安无事,而我们也是处于逃亡的危难之际,能否脱险还是个未知数。

  如果能脱险,那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他说,好多好多问题想问他,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元子臣。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