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44. 如果有来世


  不知道在林子里奔跑了多久,马儿累了,不能再跑,而身后似乎没有听到任何追兵的声音,刘老板的计策似乎是奏效了。将马停在了小溪旁,我们下了马,放它去休息片刻。孔绍维将我拉到月光明亮的地方,就着银白的月光皱眉检视我的伤口。

  其实伤口不深,皮外伤,很疼,但可以忍受。我专注地看着他的脸,没有太多表情,我不晓得他心里在想什么,一肚子话却不敢贸然开口,只能等他打破沉默。

  半晌,确定我无大碍后,他才问:“是附临王叫你走的吗?”

  是,也不是,我不想回答,反问他:“这淮庆王设的局是特意让你独自追来,再以通敌叛国的罪名将我们一举铲除吗?”

  “有没有淮庆王我都会来,只是他让我来得更早些罢了。他的那些心思都在父皇的计算之中,又岂能让他如此轻易扳倒孔家的基业江山?倒是你,真觉得附临王能保你到贲庭不被人发现?他为何要送你离开?”

  他如此追问,我猜他应该是不想听到我亲口承认是我主动要求离开的吧。

  “我说过我看重名分,只相信一夫一妻,我不会为人妾室,即便那人是储君也一样。”就算他是元子臣,就算我爱上了他,这个底线依然不会改变。我对他的感情越是深刻,做他侧妃就越是不能让我容忍的事情,我情愿天各一方,偶尔想念,也不要看到他妻妾成群。

  “所以你选择离开北朝,离开我是吗?”被他这么直接一问让我莫名心虚,抿着嘴答不上话。他看着我,很久,一直到我不自在地别开眼,才叹了口气,问我:“你可知道为何我和于昊会出现在你们东宜都城?”

  他这一问出乎我预料,这事情我不是没有疑惑过,只是身边一直接连不断的事情让我没空去过问细节,想他也不会轻易告诉我。

  “不是窥探国情吗?”这答案并不那么有说服力,毕竟刺探国情哪里需要一国太子亲自涉险?而且明显并不受皇帝和皇后支持,是偷偷过去的。

  果然他摇了摇头,轻笑了一下,背过身抬头向着天空,我从侧面看着他被月光勾勒出来的好看轮廓,等着他为我解答。

  “我从两年前开始便反复做同一个梦,梦里都是同一个女人,梦里我与她相知相恋。我虽记不得她的容貌,但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能在东宜找到她。”

  梦?这么巧?只不过夜夜纠缠我的是城墙女鬼的噩梦,这样说来他比我幸福多了。难怪他要偷偷去东宜,为了这样的原因,想谁都不会同意让他去冒险的吧。先不说这只是个梦罢了,即便是预示梦,这人海茫茫的,他连模样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找得到?

  “你可有找到那名女子?”我暗自期待自己就是他想找的那个人。

  “在那里的时候我并没有找到,还被发现了,无奈只能先返回,期间遇上你完全是意料之外。”

  他的回答显得我的出现很多余,当头给我泼了盆冷水。我不想表现得很失望,故作镇定。“你知道她的模样?即便遇见了你可认得出来?”

  他想了想,点点头说:“嗯,确实不易,毕竟能辨认的特征太过私密。”说着他用一种非常暧昧的表情看着我,“是一个胎记。”

  我一听,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所指,不自在地别开头,想缓解尴尬羞涩的情绪,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他似乎只是想看我窘迫的样子,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

  “我对梦中佳人的外貌没有丝毫印象,但是我确信她身上有一枚蝶型胎记。原本去东宜也只是凭直觉去碰碰运气,并没有想过一定会找到。遇见你之后我一直觉得挺欣喜的,心里总想着就算寻不着那梦中的姑娘,能整天和你拌个嘴也是件乐事。只是没想到让你挨了那一记鞭子,是我没保护好你。”说到这里他语气里满是伤感,“不过我倒也谢谢皇后的那顿罚,否则我又怎能晓得我日思夜想的人就是那个叫我整日惦记的小丫头呢?”

  他这番话立刻让我回想起了他为我作的那幅画,以及画上的题字。

  “其实我……”我刚想开口,孔绍维忽然伸出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示意我安静。而我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给吞了下去。

  他仔细聆听了一下周遭的声音,皱眉说:“上马!有人来了!”

  我没想到那么快就会有人追来,刘老板他们的计划失败了吗?由不得我多想,我跟着孔绍维上了马背,他吆喝一声,我们便朝着树林的出口处奔驰而去。我知道我们离洙阳城并不远了,冲出树林后便是一篇草原,此刻东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远处还能看到些许星星点点的火光,那是城墙上的火把。如果刘老板说的不错,那我们只要穿过这片草原就能抵达西城门,那里会有孔家接应的人,便不再危险。

  我紧紧抱着孔绍维坚实的后背,心里一遍遍祈祷着上苍能让我们安全进城。听了他之前的告白,我再也不想把感受闷在心里,即使他觉得我任性,不可理喻,我也想问他“今生只娶我一人可好?”

  呼啸的风声中我清楚听到身后无数的马蹄声和吆喝声。我不敢回头看,把头埋在孔绍维的背后。

  这是前所未有的恐惧感,不管是我亲生父亲还是小娟,都没有让我如此恐惧过。而现在我竟然发现自己那么恋生,我不想死。

  “王爷有令,不管生死,不能让他们回城!放箭!”

  这种情节除了在古装剧里,还有多少机会能遇见?只是我们的剧情里没有导演,也没有特效能让我们在箭雨中依然无恙。箭在我们身后及四周飞梭,发出骇人的嗖嗖声。他们是真的打算灭口,如果我们毫发无伤那便是奇迹。只可惜不管我如何祈祷,老天爷似乎并不打算怜悯我,或许是惩罚我领悟得太迟。

  当我意识到自己被刺中的时候,我们已经能清楚看见城墙了,对面有兵马过来,应该是孔家的救兵吧。我死死咬着呀,那根箭真的很重,扎在我背后搅得我胸口一阵阵作呕,疼痛感似乎越来越不明显,我不知道是麻木了还是我意识渐渐模糊。

  我好害怕,我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看迎面来的救兵,告诉自己很快就能得救了。但是血腥味不停从喉咙里溢出来,全身一阵阵恶寒。我不能放开抱着孔绍维的手,我怕自己跌下马的话会置他于险地。

  好痛啊,我会死吗?我还有和他说话的机会吗?

  可能是到了极限,我再也没力气抓住孔绍维的衣服,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朝一边倾斜往下倒,一股粘稠的液体涌上了喉咙,呛得我狠狠咳了一下,血水溅在了他的衣服上。我听到孔家的救兵已经前来挡住了后面的追兵,但是我的视线已经模糊,好像是眼泪。

  在我滑下马背的那一刻,孔绍维一手扶住我,一手勒住缰绳,随即一个旋身将我带下了马坐在地上。我眨了眨眼,想让视线清晰些,看到的是他惊恐悔恨的眼神,他一遍一遍唤着我的名字,还不时大吼让人喊大夫来。

  我想告诉他,不要担心,我们得救了,不会有事的,因为我还有好多话想告诉他。只是我努力动了动嘴,却发不出什么声音,喉咙里都是血,还在不停向外涌。吞了几口,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

  可是我该先说什么呢?

  “我……我信前世今生……来世……”来世一定要告诉我,告诉向妤婕这轮回转世的故事,不要把秘密藏在心里,那时的我一定会相信你的。

  可是我再也没能把剩下的说完,眼前便陷入了混沌,最后印入眼帘的是他眼角的那行泪。

#异梦三生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