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55. 敢不来试试看!


  “姐!起床啦!外公说中午想去吃家乡口味,让我们赶紧准备准备。”   伊柔跪坐在床上,两手猛拉伊馨的被子。伊馨朦胧睁开双眼,屋外阳光灿烂,让她忍不住蹙眉转身背对窗户。   “几点了?”   “都快十一点啦,快起来。”   十一点了?自从时差倒过来之后她就没睡到日上三更过。   “我知道了,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来了。”   等妹妹离开后,伊馨又闭上眼,回想昨夜的事情。等她到家的时候已经三点了,回到房间,妹妹还在睡觉。   哎,真是让人不舒服。   起床梳洗,换好衣服后便和外公还有伊柔一起出门。爸妈都要工作,早上就离开了,幸好伊柔是个小百事通,有她带着上哪儿都方便。三个人选择了一家颇有名气的家乡风味小吃,边吃边聊。   “小馨,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叶翔胜是指回去欧洲。   伊柔听了连忙抗议:“外公,你们才刚回来,怎么就想着走呢。”   “是啊外公,我想多住些日子。回国前我以前的大学老师和我联系过,说学校在筹办小型音乐会,希望我能参加。”   “哦?那也倒挺好,具体什么情况?”只要和音乐有关,叶老爷子一百个赞成。   “学校这次好像是受到学校间的竞争,想搞些活动吸引更多的人入学。音乐会不过是其中一个。”   “又是图谋利益,用你的名声才华做饵啊,不去!”叶翔胜一脸不屑。   “外公!不管他们是什么用意,我个人而言觉得还是很有意义的。第一这是我毕业的学校,曾经的音乐老师对我也很照顾,需要帮助我不应该拒绝。第二,虽然这次规模很小,却也是面对媒体和大众,这是我第一次以自己的名字登上舞台,我不可能永远被称作叶大师的外孙女吧?”   伊馨说的字字珠玑,句句在理,叶翔胜也挑不出什么骨头。   “怎么安排的?”   “一共三场,两场小提琴,最后一场是钢琴独奏。”   “钢琴?”叶翔胜很是不解,一脸怀疑地问,“这几年你都学小提琴,怎么跑去演奏钢琴了?不要滥竽充数啊。”   这么些年,伊馨从来不曾在外公面前展露过自己对弹钢琴的天赋,一开始都是在学校练习。之后渐渐认识的圈内人多了,自己找了一个不错的老师帮助自己更进一步。虽然还及不上外公的国际水准,但要走上大舞台,还是绰绰有余的。   她想走自己的音乐道路,而不是外公为她铺垫好的。   “我会好好练习啦。外公你会来看吧?学校帮我们家里人都留了贵宾席。”   “我当然会去看。只不过其他那个谁懂不懂欣赏艺术就不知道了。”   伊柔在一旁赶紧澄清:“外公,虽然我不会弹琴,但是我懂欣赏啊!这一点我绝对遗传您老人家了。”   “又不是说你!”叶翔胜斜了她一眼,“你啊,就快被你妈还有那个谁给熏陶得只知道钱了。”   “哇外公!这个猪肝炒得真好吃,来来,吃一块!”伊柔扯开话题,她可不想接替爸妈的位置被外公教育。   “啊对了姐——”吃了几口菜,伊柔又想起些什么,“早上老妈给我打电话了,让我跟你说,晚上有个饭局,让你务必参加。”   “为什么?”伊馨不解,这种商业饭局,去的应该是妹妹伊柔,她去做什么?   “不知道啊,听说好像对方认识你,想见见你。”   “是谁?”伊馨继续追问。   “她没说。”伊柔回答得老实。   叶翔胜啪地放下筷子,板着脸说:“不准去。”   其实伊馨也不想去,那种场合她只能陪笑做花瓶,有这点时间她情愿多练习一下学校音乐要表演的曲目。但伊柔是被叶佩慈再三叮嘱了要让姐姐在晚上六点之前准备好的,还说要盛装打扮,可见是去见有头有脸大人物。但当着外公的面,她也不想以身范险去激怒外公。   “那姐你自己跟老妈说哦。”   “嗯,我知道了。”   之后的用餐时间,三个人都没有再把这件事情当作话题。   高级住宅区的顶楼花园套房中,东方彧翻了个身,还没来得及睁眼,就是一阵的头疼欲裂。都不记得昨天喝的什么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竟然这么厉害。他很少醉成这样,连先前做行销总监和客户谈生意的时候都没几次是喝到不省人事。记忆中的几次宿醉,似乎都是为了同一个人。而昨夜,他甚至以为那个人就在自己身边,直到现在醒来,发现躺在自家床上,才知道一切都是幻觉。   口干舌燥地很是难受,不可能再睡了,干脆揉着额头起身到厨房,倒了杯温水一口气喝完。忽然就瞥见餐桌上的皮夹,应该是在裤子口袋里的,可能掉出来,小武帮他放在这里的吧。走到桌边拿起,翻开里层,确认那银光闪闪的饰物没有丢失。伸手拿出项链,轻抚着上面的戒指以及吊坠,回忆在脑中泛滥开来。   没有戴在脖子上,是讨厌别人追问他这个东西的来历,就像身上的刺青。但自从分手后他就一直带在身边,有时候会让他有种还和伊馨有着些微联系的感觉。她的那条肯定早就不会再佩戴了吧?想来有些自嘲,又把项链放回皮夹中。   忽然一旁的手机响起,是宋宛茹。   “喂,妈,什么事?”   “我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不是没听见吗?怎么了?”   “今天晚上我和你爸约了人吃饭,你必须到场。”   “为什么要我去?”   “你是东方家的继承人,你不去谁去?”   东方彧现在对老妈安排的饭局都抱有质疑。   “你不是要叫我去相亲吧?”   “没错!”宋宛茹倒也不介意直说,这是她现在最重视的事情,“上次夏歌定婚的时候我跟你说的那个女孩子,今天晚上会来。你必须给我准时到!”   “妈,我都跟你说了,我不会去相亲的。”   “没得商量,你敢不来试试看!”宋宛茹威胁完就挂断电话。   “妈!”对面只传来“嘟嘟”声。

#东方佳媳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