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为奴为婢

August 12, 2017

 

  这迹空城的规模堪比一个小国家,城主府自然就如同皇宫,规模相当,但装饰却相对朴素,想这城主并不是挥霍享乐之人。

  巨大的深褐色木门两边站了卫兵,戒备森严。我们一行人候在府门口,好一会儿里面才出来了个老妇人,身着青色衣袍。她面色并不和善,隔着白纱我都能感觉到她的刁钻。果然,她一过来就凶巴巴打发了柳爷附上的人,随即扫了一眼我们每个人后,翻了个白眼,才没好气地说了句“跟我走。”

  没人有违抗的意思,一个个低着头跟着老妇人一起进了城主府。我们被直接带到了下人居住的院子,一字排开站着,始终没人敢吭气。院子里早已准备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不少卷轴,旁边站了两个婢女,还有卫兵。

  “你们虽都是被柳爷选上送来的人,但到了这里有这里的规矩,把斗笠都摘了。”

  妇人一声令下,大家纷纷摘下斗笠,我悄悄瞥了眼旁边的小姑娘们,个个都是美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帝选妃。妇人安排我们一个个上桌前自报家门,原来那些卷轴都是画像,以防出错需要验明真身,估计是怕在来的路上被人调包,毕竟都戴着斗笠。

  那些姑娘们个个来自五湖四海,听起来和我境况相去不远,想这年代似乎并不太平,那么多人无家可归结果为奴为婢,相信还有许多身不由己的成了男人们的玩物,相比之下我们还算幸运的。

  轮到我上前,谨记那柳爷告诉我的身世,在对方的问话下一一回答。

  “卫梓馨,东宜人。”

  那婢女拿起画像对了对,看那画像我并没有多大的意外,就和当初孔绍维笔下的潘闻蝶一样,眉眼和我那么相似。

  核对过身份后,那妇人便开始孜孜教诲。

  “从今日起,你们就是城主府上的人了,要懂得谨言慎行。我从城主入住府邸那一天起便开始服事,也被人尊称一声苳嬷嬷。这府上堪比皇宫,不该看的不该说的都管好自己的眼睛嘴巴。你们可得记得,若不是城主大人慈悲心善,命人将你们从人口贩子手上救下,你们现在都得学伺候男人的本事。所以你们都用心做事,城主大人赏罚分明,做得好自是有你们该得的赏赐,否则不保你们还得回去为奴为娼。按着这城主府的规矩,本分的婢女到了年龄也是会给安排好人家婚嫁的,所以只要你们安分守己,安逸的日子自是在后头等着。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我们一众人纷纷点头说是。接下来的是更为冗长的规矩说明,不能这个不能那个,除了各司其职,其他一律不能参与,说白了也就是生活情况更优越些的奴隶。我不怕自己做不好体力活,吃些苦也没关系,只要能再见他,让我知道这轮回转世的理由。

  苳嬷嬷长篇大论完之后把我们分成了不同的几个小组,有洗衣做饭的,也有端茶送水的,这城主府虽不像皇宫那样三宫六院,倒还分了不少院落,毕竟除了婢女还有管家侍卫。不过单是城主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占据了大半,当然其中还不乏那些以走亲访友为名的食客,其余就是城主招待的有才之士,有文有武,皆是在自己国家无法施展抱负却又有雄心壮志之人,想必这城主也是爱才之人。

  我倒是幸运,没被安排做粗活,专职照顾府上的起居,也做些简单的清扫工作。不过这城主府规模大人口多,伺候起来自然也不轻松,但最难习惯的还是那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作息。头几日真是一到下午就瞌睡连天,又怕被苳嬷嬷责罚,只能揪自己大腿保持清醒。

  初来乍到,每天除了干活还要学规矩,当然这规矩也不止是言行举止,还要记得所有的院落都住的谁,哪些人物在府上举足轻重,必须先伺候。幸好我曾为潘闻蝶,虽是有两百多年的差距,但这生活细节倒是没多大变化,不至于做起事来一窍不通。

  说实话做奴婢和现代的服务员没多大区别,我也在高级的餐馆打过工,低头给人奉茶送水,见人请安也没多大不适,反正都是些达官显贵。

  工作了二十来天,慢慢对这迹空城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城主左辰南并非自立为王,城市的形成也是商人和难民自发聚集起来的,虽说三不管,却也需要一个主持大局的人治理越来越大的城市和人口。于是最得民心的左辰南便被推举做了这城主,大家更是集资为他建造了府邸。自此各种攀权附贵,攀亲道故的人也陆续入住了城主府。不少是赖着不走的客人,其中最多的是想一朝飞枝头,成为城主夫人的女宾。

  自我入府以来除了管家下人和卫兵,别说城主的尊容,就连男人都没见过几个,大部分时间都往女眷院子里跑。俗话说得没错,女人事多,这和时代无关,动不动就喊人过去伺候这个那个的,没完没了。

  几个跑得勤的院子我已经基本摸透了底细,得罪不起的除了城主的奶娘和她的亲生女儿之外,还有城主的小师妹。这两个院子真是斗得如火如荼,是大家心目中最有可能成为城主夫人的候选人。当然还有其他美人等着成为三妻四妾中的一员。

  “乖女儿,跟那不懂事的丫头置什么气,她整天就知道舞刀弄枪,粗得跟那些市井刁民有什么差别?衣服脏了就脏了,改明儿个娘让人给你裁身新的,更漂亮的。”

  这不,我被喊来奶娘这院子就是来收拾满地狼藉的,据说是城主师妹杜小巧和这奶娘之女唐玥玥又开了一轮唇枪舌战,更是不小心有了肢体冲撞,一向扮柔弱的唐玥玥自是占了下风,还弄脏了漂亮的纱裙,据说是东宜皇宫的贡品,弥足珍贵。姑娘她吃了亏,一回来便拿桌上的茶具撒气,搞得一地茶水和碎渣,作为下人我自是得默默迅速清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