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64. 汪达明的亲戚……


  虽说是小型的音乐会,却盛况空前,第一场就已经爆满。除了那些曾经和伊馨同窗的校友们前来捧场,还有不少知名人士冲着叶翔胜的名声来一探究竟。更有媒体透露叶大师本人也会亲临现场为外孙女助威,自然引来了不少他的粉丝期待一睹风采。更重要的,是不少商政界人士知晓几位商界名人会出席参与,包括东方家,KG的亚洲地区总代表,以及方家的人,都有可能出现。一些寻求更多商业契机的人自然要趁机制造洽谈的机会。   这次的三场表演都是以圣诞为主题,每场表演有三个曲目。伊馨是压轴的独奏演出,在那之前都是在后台准备。虽说也参加过很多场大型演出,但是独奏却也只是第二次,虽然不至于怯场,也不能说不会紧张。   在幕布后面看着其他学生们认真地演奏着各种管弦乐,舞台上的强光让人看不太清昏暗的观众席,也不知道他们的反应如何。伊馨知道自己家人落座的位置,但她此刻比较感兴趣的是不知有没有来的东方彧。控制不住地,她就是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的身影,感觉那样自己能够更安心。   Intermission之后终于轮到她出场了,伊馨握紧小提琴,在掌声和聚光灯的追投下,站到了舞台的中央。今天她必定成为主角。一身深紫色的Valentino及地礼服完美衬托了她白皙的皮肤,优雅的气质更是无人可比,跟别提出众的容貌了。   伊馨架好小提琴,等待团员们的前奏。双眼却迫切在贵宾席上寻找那张熟悉的脸。当前奏响起,她也如愿对上了那双带笑的眼眸。其实他坐在很前面,和夏歌一起,穿着如同当年参加校庆那样端庄,风度翩翩。   不知为何,心里顿时安了,不知不觉嘴角溢出一抹温柔的笑,扫了眼琴谱后,拉响了第一个音符。   第一场表演约摸一个小时,赢得了满堂彩。就连本意不是来看演出的人,最终都沉浸在了美妙的音乐中。伊馨出色的表演也在第二天的杂志报纸上被宣传了个淋漓尽致,而她也首次被人以自己的名字评估。   音乐会结束后,举家,以及林艾芸都前往后台为伊馨送上祝贺和鲜花,庆祝她演出成功。   “小馨啊,外公真为你自豪。今天的表演比上次在悉尼的登台更出色啊!进步了!好样的!”叶翔胜都高兴得合不拢嘴了。   “是啊姐,我和爸妈也是听得那个陶醉啊,你就是我们家的骄傲啊。”伊柔也凑上来。   “那个谁,能听懂吗?别笑死人了。”虽说高兴,叶翔胜也不忘挑毛病。   “爸!”   趁他们又开始口舌战,林艾芸把伊馨拉到一侧,轻声说:“我刚看到他了,和他妹妹一起。”   伊馨点点头:“嗯,我也看到了。”   “这么心平气和?打算怎么样?”   “应该是代表东方家来的吧,我不觉得我需要在意。”   “也是。不过你想过最后那场之后的宴会吗?我想很多以前的同学都会来找你说话,如果问其他你怎么说?特别是那个秦浣语,我估计她到现在都盼着看笑话。”   “实事求是呗,否则还能怎么说?”   “你可以选择不参加啊。”   伊馨摇摇头,有自己的打算。   “那天会有很多记者在场,表演结束后一定会参访。我觉得这也是我自己真正走上舞台前必须做的事情之一,我一定会参加。”   “那好吧,如果遇到闲言闲语的,我一定帮你出头。”   “谢谢啦。”   有艾芸这样能为自己两肋插刀的朋友实在是难得。   第二场演出因为有第一场的宣传,更是反响空前。在同样的位置,东方彧依然偕妹妹夏歌端坐贵宾席。奇怪的是他没有在演出结束后来找她,而是直接离开了。伊馨不能否认那一些些的失望,有些摸不透他的想法了。   剩下最后一场,伊馨将要首次公开演奏钢琴曲,就连叶翔胜都有些担心。圣诞夜在国内也只有年轻人会比较关注,但在这所知名私立学校的礼堂中,却有大批名人和记者们齐聚一趟。   伊馨端坐在钢琴前,意外没有看到东方彧的身影,那张位置上坐着她不认识的人。心忽然就沉了一下,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表演,那个号称多喜欢自己的家伙竟然不在。但很快她便调整好心情,从今天开始,自己将成为钢琴演奏家,所以绝对不能出差错。   而伊馨也如愿成功了,这次的表演引起了音乐界的一个小轰动,新闻也很快被带上国际舞台。从此在她的名字前,除了小提琴家,也多了个钢琴家的称号,媒体也渐渐开始对她做独立报道,而不是叶翔胜的外孙女。   表演结束后,叶翔胜坚决不肯留下参加他口中“腐败”的宴会,拗不过他,伊氏夫妇只能带他回家,而伊柔因为要准备期末考试,也跟着一起回去了。伊馨以和老同学聚聚为由留下。   接受了一轮轮采访之后,就是一些知名人士前来打招呼祝贺,也不乏一些想招揽回家做儿媳的夫人和有意追求的青年才俊。   折腾了好久,终于有机会站到一旁喝口水稍作休息。这时以前的同学也陆续出现来套近乎。才和艾芸找了个角落站定,就来了个西装笔挺,相貌堂堂,戴着一幅金边眼镜的帅哥来搭讪。   “伊小姐,你今晚的演出真是太出色了,恭喜你。”   伊馨和艾芸两个人看着他熟悉的相貌,还有那熟悉的声音,却怎么也不敢认。这人是汪达明吗?说话不但口齿清晰不结巴了,还自信满满,走起路来抬头挺胸。金边眼镜更是衬出了他的书卷气,丝毫没有以前的书呆相。   这变化也太大了吧?难道三年的就业就能如此彻头彻尾改变一个人?   “你和汪达明是亲戚吗?”最后艾芸还是忍不住问他。   汪达明尴尬了一下,说:“我就是汪达明。真抱歉啊,我唐突了。那么久没见,你们可能不记得了吧。”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