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65. 装!装!装!


  “你不是这三年整容后去火星转了一圈吧?”林艾芸说得很不客气,怎么也不能相信以前那个呆头鹅变成现在这样了。   伊馨推了推她,笑着对汪达明说:“不好意思啊,太久不见一下子没认出来。你毕业后都还好吧?”   “还行,在一家外企制药公司工作,后来被公司送出去读了硕士,现在在总部搞研究。这次也是因为收到邀请特地赶回来的。”   难怪啊,出国镀金回来的果然还是有用的,至少帮他转了型。   汪达明看了看四周,最后问:“那个,东方彧没有和你一起吗?前两场演出我看他有来。”   伊馨被问得挺尴尬:“我们……”   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另一个不速之客打断。秦浣语依然身着性感小礼服,三年前就已经够性感成熟了,现在看起来反而有点老气。够着一个三十多岁,看起来很白马很多金的男人,一脸的趾高气扬。   “你们早分了是吧。这几年他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些,不过你放心,我现在过得不错,就快和我的Honey结婚了。”说完还不忘秀一下手上的大钻戒,转头和她身旁的Honey来了个甜蜜热吻,看得其他几个人一阵寒颤。   “真的吗?那我……”汪达明顿时一脸重生有望的样子,但很快又被秦浣语打断。   “当然是真的,要不你看东方彧现在在哪儿呀?”句子后面还带了一串让人颤栗的“呵呵”笑声。   林艾芸把伊馨拉到身后,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就想呢,刚才坐在我前面的是谁,原来是你啊。对了,不晓得你刚才是不是闻到杀虫剂的味道。哎,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家伙,喷了一身的杀虫剂当香水也倒算了,还来这种场合折腾别人。啊,这位——”说完艾芸不理会秦浣语变色的脸,转向她的Honey,“如果我没记错,是瑞克公司的少东吧?我是不太懂生意上的事情啦,不过听说你们连着好几次投标都没成,最近业绩不是太好,没问题吧?”   林艾芸说得一套一套的,虽然声称自己不懂,其实她比谁都关注这些金融走向和各大公司的发展。再说了,虽然瑞克在地产界有点小名气,但也只是个做不大的小公司。这就能让秦浣语耀武扬威了,那自己家的老公季允哲不是就成了大富豪,而东方家更是可以上天了?   不过到底是商场上打滚的人,瑞克少东知道是女人之间的斗争。虽然被这么当众贬低确实很下面子,却也不是会发怒出丑的人,只能呵呵陪笑。但秦浣语被说得很丢脸,断然不肯认输。   “我Honey的公司还在发展中,前景是一片光明的。倒是我们的前校花,现在是不是绑上新老板了?可要引见一下,一定比我Honey出色吧?”   “哦?我怎么不知道她绑新老板了?”突然出现的东方彧让几个人都愣住了,而他依然笑得从容,走到伊馨身傍,再自然不过地伸手搂了她的腰。   伊馨虽然震惊,倒也不至于在这时候拆自己的台,所以就由他搂着,只是抬头望着他的眼神有些责备的意思。在别人看来,不过就是对他迟迟不出现的不满,俨然就是情侣间的交流。   “抱歉我刚刚有点事,来晚了,坐在后排。之后又被几个爸爸生意上的客户缠着说话。不过你的整场表演我可是一点都没漏看哦。”说完东方彧还亲昵地抚了抚伊馨的长发。   “你们……”秦浣语有些不能相信眼前的情况。   “我可不希望因为我让她出去学了三年音乐,回来就被人谣传说我们分手了啊。闲言闲语可不能随便相信。”东方彧义正言辞地扯着弥天大谎,丝毫不感不自在。   伊馨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微笑。林艾芸瞪着这个吃伊馨豆腐的登徒子,心里咒骂了千万遍了。而汪达明一脸失望,刚他还以为时隔三年自己又有希望了呢。   秦浣语的Honey一看真的是东方彧,连忙主动搭讪:“东方先生您好,我是瑞克的……”   “我知道,你最近有希望和我们的子公司合作投资建设一个新的住宅小区。”   “是的,我想知道,贵公司,您父亲他……有合作的意愿吗?”   “这案子我听家父提过。不过似乎还存在很多问题,对贵公司是否能承担违约后的赔偿还存在考量。”   “这……”这位少东有些着急,“这个案子对我们公司进一步发展真的非常重要。我们很需要借助东方华宏的财力啊,请务必转达令尊,如能达成合作协议,我们瑞克绝对有能力履行合约。”   “如此重要,与其孤注一掷在我们公司,或许可以尝试和其他公司洽谈做更为保险的投资合作。”不想再纠缠在这个问题上,东方彧继续说,“音乐开始了,不邀请你的未婚妻跳上一曲吗?”说完就搂着伊馨,不由分说进了舞池。   林艾芸也随之抓着季允哲去跳舞,方便监视,以防那个臭男人做出什么不轨的行为。被留在原地的只剩下孤苦伶仃的汪达明。   “为什么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   伊馨挣不开,只好乖乖配合跳舞。   “有些事情,让他们那些人误会了不是比较好吗?”   伊馨想不出词反驳,只能别开头不语。   “等一下有空吗?”东方彧又问。   “什么事?”   “谈谈。”   又谈?谈什么。   “现在说不好吗?”   东方彧轻扬嘴角,趁着灯光转暗,手上微微使力,将伊馨扣紧在怀中。周围昏黑一片,大家除了彼此的舞伴,几乎看不清其他人的脸。整个礼堂播放着悠扬温馨的圣诞音乐,大多男女也都搂在一起随着旋律贴身摇摆。   伊馨能感到他气息在周遭缭绕,脸瞬时滚烫,幸好灯光关系,他看不见。   “夏歌呢?没和你一起来?”   “拜托,今天可是圣诞夜,当然跟未婚夫共度甜蜜时光。”东方彧压低头,嘴唇几乎都能触及伊馨的耳廓,轻声问,“三年前到底为什么要分手?”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