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69. 苏紫言,过去。


  一年多前,东方彧坐在舞台的侧面,喝了不少,有些醉意。听见隔壁桌的谈话,知道他们说的是台上的唱歌的女人,也好奇看了看她的侧面。酒吧灯光不明亮,虽然舞台上有灯光,却也是昏暗昏暗的。东方彧在看到苏紫言侧脸的那一瞬间,感觉心跳漏了一拍。   香香?不对。东方彧直起身,眯着眼睛想把台上的人看仔细了。不是伊馨,她没有伊馨那种温婉的气质,不过多了份娇媚。   苏紫言感觉到这个方向几道热烈的视线,也侧过头看他们。先看了看东方彧,没有多停留,很快就转向另一桌的几个男人,嘴角也多了丝笑容。   真是毕生的耻辱了,东方彧在女人中间何曾有过如此不被看在眼里的情况。更何况旁边那桌的男人,在外形上根本比不上自己吧?有些自嘲,但也懒得计较,只是看着这样的侧脸让自己有些多愁善感罢了。   之后的几天他天天光顾这间酒吧,总坐在这个位置,却只遇到苏紫言一次。向老板问起,老板说:“哦,你说的是紫言吧?在我们这圈子有点名气,人漂亮,唱歌也好。我这儿她一星期来两到三次。这位兄弟看上她啦?”   东方彧笑着摇摇头,不答反问:“你们缺Bartender吗?”   脖子上挂着留洋回来的调酒执照,实实在在要比其他行业的海归吃香多了,这种技术活怎么都是正统培训出来的强手。   于是,东方彧辞职之后,成了一个小酒吧的调酒师。在这个酒吧里,偶尔能看到苏紫言,那个有着和伊馨神似侧脸的歌女。上次坐在他隔壁的那桌男人每次也都会在她登台的时候来捧场。不过显然,那位帅哥输了,一个星期内没有追到苏紫言。但这反而成了他的动力,更勤快来捧她的场。   这位帅哥东方彧知道,一家颇有实力的服装行业,严家的儿子。妈妈曾经是知名模特,把姣好的相貌遗传给了他。严家和东方家的某个子公司有很密切的生意往来,东方尉对这家大客户也是相当重视。而且东方彧还知道,这位严公子是个有未婚妻的人,似乎业界盛传很快会完婚。这样的男人却每天在酒吧追着另一个女人跑,不能说他花心,应该说他混蛋。这种事情东方彧可做不出来,如果他决定结婚,那对方必须是自己真心喜欢的,所以绝对不会在婚后出轨。也正因为如此,他对这种一辈子的事情很小心。   有一个晚上,苏紫言还是按时来出场,但那位少爷却没出现。东方彧没兴趣知道他们究竟什么关系,他感兴趣的,不过是苏紫言的长相。   唱晚了登台的时段,苏紫言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离开,和几个客人聊了几句后,直接就往东方彧在的吧台走。要了杯长岛冰茶,坐在东方彧对面,隔着吧台饶有兴味地看他调酒。   “你喜欢我吗?”苏紫言问得倒很直接。   东方彧挑眉,在盛酒的杯子边缘加了片柠檬,插上吸管后推到苏紫言面前。   “歌是唱得不错,很喜欢。”   苏紫言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本来以为他只有长相,没想到还是有点技术的。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就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看,之后好几次也是坐在同样的位置,最后甚至成了这里的Ba   tende   。这些怎么可能只是巧合,苏紫言在这行做了好多年了,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混。别的没有学会,男人是看多了,心态多少也摸得清。   “谢谢。”既然这位帅哥很含蓄,那她也不想追问。长得如此出众的男人确实不多见,不能说苏紫言不心动。   之后两人维持着一种摸不透的暧昧关系。偶尔一起吃饭,喝酒,金程武也见过她几次,对她印象不错。还曾经私下问东方彧,是不是会和她交往。   东方彧到现在也不否认,在那个时候,他真的考虑过或许苏紫言会在将来取代伊馨在他心中的位置,如果就这么发展下去的话。不过可惜,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推翻了。因为两个星期后,情况发生了大逆转。   那位连公子竟然当着媒体的面,不惜得罪未婚妻的家族悔婚。而苏紫言的手上,不知何时就多了一枚钻戒。这个发展够迅速的,东方彧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但在短短几个星期内,能让一个男人做出如此冲动的事情,若不是这男人太弱智,就是这女人手段太高明。而这高明的女人竟然能将一些粉饰得如此不着痕迹,连自认够精明的他,也差点就被骗了。   不过好在也没投入什么感情,只不过让他当时觉得特别没意思,甚至有点恨伊馨绝情地抛弃自己。也正是从这个时候起,东方彧又渐渐开始了花天酒地的生活,而且变本加厉,几乎就是在玩女人。她们要的不都是钱吗?又或者喜爱的他长相吗?这些女人里面,有几个是真的喜欢他?除了伊馨,但她走了!不回来了!   苏紫言和严大少也开始出双入对,慕煞旁人地交往。有一次正巧金程武来酒吧找东方彧,苏紫言和男朋友也在喝酒,酒吧老板开了个玩笑,说东方彧对苏紫言有意思。当时苏紫言含羞带却,说:“我很爱Andy。”那个Andy正是严公子的英文名。   “老大,第一次听到你被女人拒绝啊。堂堂东方少爷,面子上过不去了吧?”嘴上是开玩笑,其实金程武有些故意这么说的。   “你是……东方华宏的继承人,东方彧吧?”这个问题让Andy严纠结了很久,一直没问,直到听金程武这么提起。   东方彧没有回答,笑了笑,不是很在意他对自己身份的怀疑。毕竟有几个人相信,一个大财团的大少爷不在家挥霍金钱享受人生,跑来这种小酒吧打工。   见他不否认,严公子继续说:“真是荣幸啊。我们家和华宏一直都有生意往来,合作也很愉快。很期待将来能和贵公司有进一步的合作。”   虽然一直都知道东方家有个大少爷,但却没有机会认识。没想到这么巧会在这种场合结识,Andy严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示好结交的机会?   “我们家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怎么过问,我相信我爸爸一直都有安排优秀的相关部门经理同你们洽谈。很高兴你对与我们的合作抱有如此高的期望。”   东方彧现在没什么心思谈这种事情,随口敷衍着。   而此刻,几个男人都没有注意到苏紫言脸上的变化。一直到一个月后,圈内又爆出苏紫言和Andy严分手了,理由是男方太花心。东方彧或多或少也从一些富家子弟的朋友处了解到,其实Andy在交往后就很收心了,并不如外界传的那样。   抱着看戏的心态,东方彧几乎每天都为苏紫言调酒,听她哭诉这段感情。不明所以的人听起来,真的会认为她付出了很多,却没得到回报。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半个月,连金程武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老大,对她这么有耐心,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我看她好像不是那么简单的女人。”   “我心里有数,不用担心。”   说是这么说,东方彧并不拒绝苏紫言想拉近关系的意图,也时常配合地出去约会。直到有一天,东方彧开车送她回家,在她家楼下,苏紫言没有开门下车。   “彧,我想我喜欢上你了。”   东方彧只是笑,没有回答。他的反应让苏紫言多了点信心,松开保险带凑近他。她本来很确信东方彧是喜欢自己的,否则怎么可能跑去那里当调酒师,又怎么可能在自己选择别人之后,还可以对自己这么好。但有时候他的态度不冷不热的,让苏紫言有点不安。   其实当初若知道这小小的调酒师会是如此来头,她又怎么可能浪费精力去和严家那个男人纠缠。而现在似乎一切都还没有太晚,苏紫言赌的就是第一次东方彧看自己那炙热的眼神,才断然决定和Andy严分手。   苏紫言在这行打滚这么些年,追她的富家子弟太多了,这其中,Andy严是最为出色的。而且自己也成功让他死心塌地地为自己悔婚。虽然她也喜欢东方彧更生一筹的外表,但无论如何,都不会挑一个小调酒师来托付终生。   但现在不同了!想着便大胆地将手臂缠上东方彧的肩膀,柔若无骨地在他身侧吐气如兰。   “彧……”   东方彧没有推开她,低头看着她,眼中带笑:“你喜欢的是我,还是华宏的继承人呢?”   苏紫言一怔,没料到他会这么说。   “彧!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被他锐利的眼神瞧得有些心惊,本来的理直气壮也显得很无力。   “你真的喜欢我吗?”   苏紫言呐呐地点头。东方彧转头看向车窗外,拉下她的手。   “我打算自己开酒吧,你来帮我吧。”   这不是邀请,是一个指示。是不是真心喜欢他没兴趣知道,现在也不过是尽善其用罢了。于是他们开始了一段各取所需的关系,没有感情,只是你情我愿。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