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家长们的威胁

August 27, 2017

 

  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时间一长,大家也都慢慢淡忘。苏紫言是不是真心没人再去追究,虽然一开始金程武和东方夏歌都不赞成东方彧和她太亲密。
  现在回想起那些事情,东方彧有点担心她对伊馨不怀好意。
  “这个没用了,帮我碎了丢掉就好。我上去看看他们。”东方彧把那份复印文件又交还给金程武。
  走上楼,上面早就闹成一团,划拳喝酒,个个红光满面。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安静坐在一旁的伊馨,有些和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赫然脱俗。
  “哟!老板来了,谢谢你今天的招待。”最先看到他的是秦浣语,说话口气相当尖锐。还故意看他身后是否还多跟了个人。
  “客气。你未婚夫没来?”
  “他忙。”说完还故意用暧昧的口气问,“楼下那位美女不上来一起吗?”
  两人的对话已经引来一些人的关注,纷纷上前打招呼。伊馨也看到了他,并没有起身,只是听两人的对话。
  东方彧扯了扯嘴角,说:“如果你是说我们的台柱,上班时间她向来敬业,不和客人聊天。”说完也不想给秦浣语机会多制造话题,直接就往伊馨那边走。站在桌前先和张靖还有季允哲打了招呼,才转向两位小姐。
  “喂,我们这桌满了。”林艾芸口气很冷淡。
  “玩得怎么样?要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反正今天全算我的。”东方彧倒大量得很。
  “你没来的时候还挺开心的。”
  东方彧伸出一手搭在伊馨的肩上,很亲密的样子。伊馨没有让开,往里面坐了坐,让他坐在身边。这一系列的动作太过自然,别说其他人看了不会怀疑两人的关系,就连艾芸看了都忍不住猜测两人的关系进展。
  “等一下准备什么时候回去?我送你。”东方彧轻声问伊馨。
  “我和艾芸他们回去就好。我看你应该也挺忙吧,今天我们这么多人,都让小武一个人做不好吧。”
  “没事,酒吧一直都是这种运作方式。”
  “那再说吧,现在还早。”
  之后虽然被艾芸一直冷眼相待,倒也没发生什么让人尴尬的事情。最主要的是,苏紫言并没有上来。
  伊馨看了看时间,外公不准她太晚,所以打算走了。林艾芸想送,却被季允哲出言阻止。最后只得坐东方彧的车回家。下楼的时候遇到苏紫言,她没有走,坐在吧台喝酒。看着他们走下来,目不转睛,面带一丝笑容,从容而优雅。
  她在想什么?东方彧有些摸不出来。先前才哭着说爱自己,不想被抛弃,现在却若无其事。不过看在伊馨眼里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苏紫言这是挑衅,是宣战。
  “小心。”因为有些走神,最后一格楼梯险些踩空,幸好东方彧及时扶助她。
  “嗯,谢谢。”又看了苏紫言一眼,伊馨在东方彧的搀扶下,离开了酒吧。
  一路上东方彧播着好听的钢琴曲,沿路商店早就打烊,气氛安宁得反而让人紧张。
  “有快新年了,不晓得你们学校还有没有那样的跨年晚会。”
  东方彧首先打破沉默。
  “应该有吧,以前每年都办。”
  说起跨年晚会,伊馨忍不住回想起自己送他项链的情景。仿如昨日般历历在目的焰火,在脑海中散开。
  “会参加吗?”
  伊馨摇摇头,没有看他:“都没什么认识的人了,去了也不会有太多意思吧。”
  “也对。那你有什么打算?而且今年春节也早,一月份。”
  “有可能全家出去旅游,我也不知道。这都是看我外公的打算,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
  “嗯,你外公的厉害我是见识过了。”他指的是那次挨揍的事情。
  他这么一说,伊馨才想起来,难免有些歉意,也有些担心。
  “你没事吧?”那次外公打得可用力了,光听声音就能知道,虽然东方彧没哼半声。
  “哎,也还好。留条印子让我时刻记得在你家门口一定要相敬如宾。”
  他这是在调戏自己!伊馨不理他,反正看样子他没什么大碍。
  “我外公出国后,我们都会搬回自己家,不在市中心。”
  “哦?那是什么时候。”
  “不晓得,照现在看,我外公好像还不想走。不过我知道他有表演行程,不可能长期留在国内。”
  “他不在你就自由多了。”他也自由多了,不用提防挨鸡毛掸子。
  “还好啦。”
  两个人闲话家常,气氛也蛮蛮融洽。这样心平气和的对话已经很就不曾出现在两人之间,让他们都有些感动,也有些心酸,没有人想破坏这样份祥和。
  “我妈今天也不让我出门,要不是夏歌在旁边说话,估计现在送你的就不是我了。”
  “为什么?”
  东方彧闻言转头看她,说:“你觉得呢?”
  伊馨没有回答,看着窗外,忽然想起自己爸爸对他的评价。
  “整日混在酒吧确实也不好,太浪费时间,也没多大意义。”
  “哦?”东方彧挑眉,“你想我奋斗事业吗?”
  “好好工作不应该是我想不想吧?这是你自己的将来,你自己应该清楚。”
  东方彧爽朗一笑,心情大好。
  “嗯,我也确实有打算去帮我爸爸了。最近他身体不太好,还要为公司的事情操心。不过酒吧我不会关的,不管我妈怎么说。毕竟小武和家里人还是那个样子,我这个酒吧还能做他的挡箭牌。而且——”东方彧没有说下去,只是看了看伊馨。
  “什么?”
  “你知道的,我不想关掉‘依馨’。”
  伊馨一听立刻就明白了,低头不语,心又开始怦怦直跳。
  车内恢复了原来的安静,只有扬声器中播放的旋律回响在密闭的空间中。车子很快就驶进叶家的住宅区,停在大门口。屋内除了二楼一间房内还亮着灯,其余的都漆黑一片。那是叶翔胜的卧房,想必他还没睡,在等伊馨。
  “谢谢你,我进去了。”
  伊馨走得有些急,像是落荒而逃般。今天东方彧没有阻止,也没有下车,只是在她走进铁门后说了一句:“早些我在酒吧说的,是认真的。”
  关铁门的动作僵住了,伊馨紧握着冰冷的铁栏杆。好一会儿后,没有转身,回答说:“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相信你。晚安。”
  铁门合上了,伊馨消失在大门内。东方彧没有立刻离开,坐在车内思索着她的话。她是让他用行动证明吧。
  果然屋内除了叶老爷子,其他人都睡了。
  伊馨蹑手蹑脚走穿过客厅,想直接回房,不料路过外公门前的时候,房门开了。
  “这么晚?谁送你回来的?”其实他刚听到车子的声音,立刻就跑去窗口探瞧,一眼就认出了那辆跑车。不过这次看来那臭小子很识相,没做什么逾越的事情。但这不代表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在自己宝贝外孙女身边转悠。
  “是朋友。外公你怎么还不休息?”
  “等你。什么朋友?是不是上次那个混蛋色狼?”
  “外公!你别那么激动,他不过就是送我回来,没怎么样。”
  “没怎么样?没怎么样那上次是怎么回事?小馨,你别怪外公多事,这种男人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哪些个富家子弟不是整日花天酒地,在外面风流快活的?就知道拿金钱衡量事物的人,能好吗?外公是不知道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总之这种男人,外公不会同意你跟他来往的!以后要是再让我看他送你回来,就不准你再单独出去,和艾芸也不行!”
  叶翔胜的怪脾气又上来了,蛮不讲理定下了新家规:不准伊馨和东方彧来往。
  “外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先别生气,不早了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谈。”
  “别想打发外公,这事情我可是说一不二的。要再有下次就提早出国,不准回来了。”
  说完气呼呼就关门。伊馨无奈,只能回房。
  东方彧到家的时候,客厅里也是灯火辉煌的,宋宛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被抓着陪同的东方夏歌猛打哈欠。
  “妈,你怎么不睡觉,那么晚了还看电视。”
  见儿子回来了,宋宛茹才关了电视机,说:“我就是要知道你会回家睡觉。我可跟你说明白了啊,以后你要是不回来,妈妈我就坐这儿等。”
  宋宛茹的威胁大多都是采取自残来胁迫儿子就范,和叶翔胜的霸权主义是不同的风格。
  “要是我以后工作忙了怎么办,妈你别闹了,快去休息,我也累了。”说着东方彧就准备上楼。
  宋宛茹在楼下又喊了一句:“你当我开玩笑吗?你要真工作,我能不知道吗?”
  “好啦我知道了,我会跟你报备的。”
  看儿子消失在楼梯尽头,宋宛茹才有转向一旁的女儿。
  “夏歌,要新年了,妈妈想去shopping,你陪妈妈一起去。”
  “啊?妈你不是从来都是和其他太太夫人一起去的吗?怎么突然要我一起了。”
  “妈妈现在要和女儿去,不成吗?还有,叫你那个叶大师的外孙女朋友一起!就约在这个星期,越快越好!”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