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笨蛋!讨厌你!

September 4, 2017

 

  伊馨拿起盖在东方彧额头上的毛巾,去洗手间重新搓了一把。还是很烫,虽说挂过点滴理应会好很多,看来他这次病得不轻。
  傻瓜!真是傻瓜!为什么要在那里淋雨,就算要等难道不能去室内吗!
  看着他的脸,伊馨心里搅着难受。忽然他皱眉摇了摇头,嘴巴张张合合似乎在说话。
  “香……”
  伸手在他颈项间探了探,流了很多汗。这样不行,得帮他换身衣服。想着伊馨起身在一旁的衣橱里翻了些衣物,又去洗手间端了盆热水出来。掀开被子一角,怕他冷,只能一点一点来。当手接触到他衬衫扣子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为男人宽衣解带平生还是头一次,虽然他并没有意识,但还是泛红了脸颊。
  纤细的手指为他一颗一颗解开扣子,因为高烧而流的汗水几乎湿透了淡薄的衬衫,伊馨蹙着眉头,很心疼。把毛巾在水中泡热后拧干,顺着他的脸颊一路擦拭到胸口。他有很好的身材,看似经常有去健身。手指滑过他胸前的肌肉,能感受到皮肤底下的硬度。这就是男人的身体,强健,不似女人那般柔软,如同避风港般让人充满安全感。
  伊馨伸手为他敞开衬衫,刚想继续擦拭,他左边胸口的一抹青色让她僵硬了动作。那两个小小的字母如此清晰镶在他的皮肤里,随着呼吸上下伏动着。
  他什么时候弄的这个刺青?YS,他一直都是把自己放在心上的吗?
  颤着手指抚上他的心口,能感受到他的心跳,有些快,应该是高烧的缘故。
  伊馨垂下眼睑,热热的液体滑下脸颊。紧咬双唇想止住抽泣,却止不住泪水。直到有眼泪滴在自己的手上和他的胸口,才想起还没为他换衣服。重新搓了毛巾,迅速为他擦拭好之后,艰难地为他褪下衣物,换上干净的,重新盖上被子。
  端起水盆走进洗手间,放下后,手撑着洗脸台,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东方彧你这个笨蛋!傻瓜!混蛋!
  忽然屋内有声响,伊馨连忙胡乱抹了抹泪痕。刚想走出洗手间,就见东方彧已经站在门口望着自己。
  东方彧眯了眼睛看她,头还是有点昏昏沉沉。
  “真的是你。”说着伸出一手想触摸她的脸颊,迫不及待想确认自己看到的不是幻影。刚刚昏睡的时候,隐约听见她和小武说话,本来还以为自己又幻听了。
  “你起来做什么,会受凉的,病怎么能好。”伊馨也顾不得自己的狼狈样,拉住他的手想扶他回床上。岂料他没动,反而使反作用力从背后抱住了她。
  “太好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伊馨咬了咬嘴唇,吸了一口气才说:“你傻吗?下那么大雨你干吗坐在那里淋?你不会去室内吗?”
  “我不知道,我电话给你你没接,消息也没回。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来,我总觉得,如果我离开了,你就真的不会来了。我想,要是你不来,可能我们就没办法一起了吧。”
  原本已经抑制的泪水又开始泛滥,溢满了眼眶。
  “什么在一起,你为什么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说得好听?你喜欢我吗?你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以前是,现在也是!我讨厌你,你放开我,我讨厌你!”
  伊馨泣不成声,连声音都嘶哑了,挣扎着用力捶他环着自己的双臂。东方彧没有松开,任她捶打,反而加重了力道,把她死死搂在怀里。垂下头,把脸埋在她颈后的发丝中,喃喃道:“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
  这辈子都没在别人面前哭得这么伤心的,仿似把这三年来的不快全部吐出来了一般。她喜爱他美好的一切,却厌恶他对自己的伤害。艾芸说得没错,不怕自己没有说分手的勇气,只怕自己分手了以后却一辈子念念不忘。不管他做了什么,或许只要这样同自己道歉,就会原谅他,给彼此另一个机会。
  既然是互相喜欢的,那就相信他,多给几次机会并没有错。
  好一会儿,伊馨终于不再哭泣,只是双肩还有些颤抖。东方彧抱着她,始终没有放开。
  她吸吸鼻子,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思考能力,轻轻拉开他的手说:“你去躺好休息,我可不想再叫小武来送你去医院看急诊。”
  低着头没有看他,拉着他的手往床边走。东方彧这次没有拒绝,任由他牵着,直至坐在床沿。拉她一起坐下,才又伸手拿过一旁的西装外套,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戒指。
  这是三年前的情人节送她的。
  “还记得吗?原本我想等你昨天来的时候给你的。现在是晚了一天,不过——”东方彧执起伊馨的左手,再次把这枚单翼戒指套上了她的中指。
  伊馨看着手上依然闪闪发亮的金饰,那颗红宝石依然璀璨,依然鲜艳。情比金坚吗?他们的感情是否还是如此新鲜呢?
  “告诉你个实话,你别生气哦。”
  伊馨抬头看他,疑惑他又会说出什么让自己难过的事情。
  “什么?”
  “你还给我的那天,我一生气就丢了。后来回到家,越想越觉得自己白痴。明明不过是闹别扭,怎么可以这么小气。”
  “然后呢?”
  “自己犯错当然要受罚啊,天不亮就趴在草地里找。”
  伊馨被他这么一说,终于露出了笑容,忍不住想象他趴在草地里四处摸索的情景。
  “不过,有一件事我还是想问你。”
  “嗯?”
  “当初为什么要分手?”
  笑容从伊馨脸上慢慢褪去,被一丝尴尬取代。想了半天,也没找到个好的借口。总不能告诉他自己以前小小地误会了他,还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吧?这以后岂不是成了他的把柄,总拿这个来说事的话,那自己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不是总要被他欺压了。
  “正好外公要带我走,本来我不愿意的。但总是找不到你,觉得很心寒,心想以后若总这样那两个人不会开心的。”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上次我在酒吧说的话,是认真的。”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