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75. 绕圈子


  “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过去就过去了。你还不快躺下休息,一会儿我帮你煮点稀饭。”   东方彧听话乖乖钻进了被子躺好。   “其实之前流了一身汗,现在感觉好很多了。还有啊,我朦朦胧胧就觉得有个色女扒我衣服,会是谁呢?”   伊馨被他说的一窘,捶了他一记,引来他的抗议。   “病好了神气了,早知道刚才就不管你了。”   眼睛扫过他的胸前时,想起那个纹身。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伸出一指点在他心口处,问:“什么时候弄的?”   东方彧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小秘密被发现了,脸上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地别开头。   “你走的时候。”   “为什么?”当初明明自己已经讲明不要再在一起了,他在身上弄这么个永久性的东西,难道不怕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不怕以后的妻子责难吗?   “你知道理由的不是吗?”东方彧又看向她,目光温和,却牢牢将她锁住。   “如果我们不会再重新开始了呢?”   东方彧一笑,习惯性地摸她的秀发。和三年前比,长了许多。   “那你还是一样在我心上。”   伊馨低下头,又有想哭的冲动。今天不知怎么的,泪腺似乎特别发达。“对不起”三个字说得很轻,但东方彧却听见了,皱了下眉头。   “跟我道歉做什么,是因为我的不够好,我们才会分开一次,互相伤害。我不喜欢听你道歉,以后不要说。”   他这么把责任一把包揽,反而让伊馨内疚。但不管怎样,过去了就不提了。幸福和快乐都是用很多难过的经历累积起来的,既然跨过了那些障碍,又何必太过执著于过去。   站起身,笑着对他说:“我去做饭了,一会儿还要联系看看小武能不能来。我也不能在这里留太久,说不定一会儿外公就会打电话来骂人了。”   “你外公管你还是那么严厉啊?这三年怕是辛苦你了。”   “还不都是你!整天在酒吧晃,恶名昭彰的纨绔子弟。连我爸都担心你欺负我,不准我跟你来往。不过话说回来,你还是打算继续在酒吧做吗?”   伊馨虽然没有提苏紫言,但东方彧多少能猜到些她的顾虑。   “也不是。其实我已经在和爸爸商量去集团工作的事情了,只不过他想直接安插我在本部任高职。我认为不是很合适,毕竟有那么多元老在,总是不能服众。相信没有人愿意受制于一个年轻的毛头小子。所以这件事情我们还有些异议。”   “哦?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会说服他让我从子公司开始做起。如果能把子公司经营得出色,那进入集团中心也是合情合理。主要是我看我爸他最近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几次体检都有许多问题,也是我收心帮他的时候了。”   伊馨点点头,挺支持他的想法和做法。   “既然有打算了,那就努力。我也不喜欢你终日纸醉金迷的。”   “嗯,酒吧的事情我基本都交给小武打理了,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也不太会过去。”   “怎样都好,只要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的原则就行了。”   东方彧很清楚她说的是什么,而自己又怎么可能忘记。   “我知道。其实我跟紫言她……”一下子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有些懊悔主动提起这些事情。但若不正面谈谈,又觉得不太好。   见他欲言又止,伊馨倒也不勉强。不是不想知道,只是不想因为聊这些破坏两人好不容易重新建立的关系和信任。   “没关系,想说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厨房。”   看着她转身离开离开的背影,东方彧喊了一句:“香香,我真的很喜欢你!”   伊馨停下脚步,嘴角有一抹微笑。没有转身,只是半侧着脸说:“我也是。”   该回来的始终都会回归原位。有时候人生就是在绕圈子,一圈一圈,哪怕无数次启程,无数次回到原点,都会有人乐此不疲。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在重复中才会形成更深刻的牵绊。   做好稀饭,伊馨觉得必须回去了,但又不放心他一个人,也不知道找谁来才比较合适。   “没事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药我会按时吃,稀饭也会乖乖吃掉。你回去吧,我可不想你外公拎着鸡毛掸子上我家,这次说不定连你爸爸都会来了。”   病还没痊愈他就想着开玩笑了,可见也不是那么严重。   “那你自己小心点,我帮你用保温杯倒好热水放在这里,记得多喝点。粥在慢锅里,我设置保温了。吃得清淡点,发烧之后说不定会咳嗽的。有事给我或者小武打电话。还有啊,真的不用跟夏歌说吗?说不定她有空能来照顾你。”   “别,跟她说了万一她告诉我妈那就麻烦了,肯定会带着一家子佣人过来,那我就用不着养病了。你去吧,我没事的。”   伊馨最后又探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温度没有先前那么高了之后,才较为放心。   “那我回去了。”   东方彧点点头,但抓着她的手,把她拉到胸前紧紧抱了抱。   “谢谢你。”   “谢我什么,你不让我道歉,那以后你也不准说谢谢。”   “不会做生意倒很会讨价还价嘛?有潜质,以后得培养一下。”   伊馨笑着挣开他:“那我外公就不是用鸡毛掸子抽你两下了,我看他下次得改用菜刀才能泄愤。”   “哎,为了你,挨你外公两刀又算得上什么。”   “好了,别贫了。”伊馨帮他盖好被子,“我去了哦。”   “等一下。”东方彧伸手老过之前的西装外套,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和房门卡。取下其中一把,交给她说:“这个给你,来的时候方便些。”   “你自己的呢?”   “书房还有一套,这些你收好就好了。”   伊馨点点头,也没觉得不好,就收下了。   “那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有事就打电话。”笑着拍拍他的脸颊,起身离开了。

#东方佳媳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