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77. 天下父母心


  “哦?什么时候?”   “下个月底,二十八号。打算在我们家开的宏会所办个聚会,我爸爸六十岁生日,妈妈想给他办得体面些。你们能来吗?”   “这……我没听我爸妈提过,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打算。”   “我们还没正式发帖,明天会发出去,我就是想先问问你。因为我和我妈想请你为我爸爸弹一曲他喜欢的音乐,当作礼物给他个惊喜。”   原来是这样,但伊馨总觉得这后面还有别的理由。不过想来这样重要的日子,想必也会有很多媒体参加。只是自己这样常常出面为东方家演奏,是不是会引起不必要的新闻炒作呢?   无论如何,人家都亲自来问了,总不能推托吧。况且上次东方夫人还送自己那么多衣服,怎么说也欠人家一个人情。   “好吧,我先答应你。但是我爸妈那边还是等他们收到请帖再说吧,最近我老惹他们不高兴,我也不想主动去提。还有,我外公下星期一就要离开了,他要去巡演,所以应该不能参加,真抱歉。”   “这样啊,我妈妈可能要失望了。不过没关系,你能答应就好。具体情况我到时候跟你说,我还得跟我哥商量呢。”   “啊,你哥他……”伊馨还是没说出东方彧生病的事情。   “怎么了?你和他有联系吗?”   “这……先不说这个了,我家人等我吃饭。下次有机会见面的时候聊。”   “哦哦,好。”   挂了电话,宋宛茹凑上前问东方夏歌:“怎么样?”   “妈,你让我办的事情我可是都办好了啊。”   “那就好!他们家的帖你给我弄仔细点,亲自寄出去,别搞丢了。”   “是啦!”   “对了,你哥呢?前两天他还常回来跟你爸爸谈工作的事情,怎么着两天又没影了?是不是又跑去酒吧跟那个女人混了?”   “妈,你别胡思乱想了。我问过小武,上次小馨姐他们同学聚会之后就没见我哥去过酒吧了。”   “那他人呢?”   “你们说彧儿上哪儿了?”东方尉从楼上走了下来,听见妻子和女儿正在谈论儿子,连忙问。   宋宛茹上前搀扶了他一把,最近他身体总不是特别好,都在家休息。   “我这不是在问夏歌吗?唉,你也真是的,儿子要从基层做起有什么不好的,就他的工作能力,你还怕他得不到认可吗?我们这是家族企业,也是上市公司,凡事总得按着步骤来,欲速则不达啊。”   东方尉在沙发上坐下,叹了口气说:“我也想过了,既然他有信心把我们那家化妆品公司搞活,我就让他试试看。之前也是因为我身体检查老有这个那个的毛病,是我心急了些。夏歌啊,你给你哥打个电话,叫他今晚回家吃饭,老这么在外面住不回家总是不妥吧?”   “好的爸爸。”   东方夏歌刚想闪去一旁打电话,又被东方尉叫住:“你也是的夏歌,我看你毕业都有大半年了,到底什么打算?总不是真的就等着未婚夫娶你进门吧?”   “爸,我可是早有打算了啊!之前就找好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先累积点经验。之后我要用我存下来的订婚红包钱还有以前的压岁钱什么的开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我可不是无所事事,我目标远大着呢!我要做全国最炙手可热的名律师!”   “你别就口气大!为了你和佑天事情,你妈和我还不知道操了多少心了。佑天那孩子最近都忙什么呢?也没见他来串门了。”   “我也不知道,好像他们公司在忙什么大案子,商业机密,他才不会跟我说。”   东方尉瞅了她一眼,口气不怎么赞同:“你们都快结婚了,将来两家公司多少都会有生意上的互相扶持。当初要不是你妈执意,我是不怎么赞同你们两个的事情,毕竟本来就是竞争公司,联姻了反而为了不互相得罪而缩手缩脚。”   “你这是什么话,少了他们方家这么大个企业做对手,不是应该庆幸吗?虽然现在咱们家底比他们厚,但你能保证将来吗?现在他们这种发展的势头,要不早点拉拢,将来人家还不把你放眼里呢。”   “到那时候还轮不到我操心呢,看年轻人自己的本事了。”   “爸!妈!”东方夏歌对父母的谈话很不满意,“我和佑天是两情相悦的好不好,你们别说得好像是政治婚姻一样。真是冷漠。”   “好了好了,你去打电话。赵伯——”宋宛茹转向一直静候一旁的管家,“安排人多做些菜,今天晚上少爷回来吃饭。”   “是的,夫人。”说完,赵伯恭敬地鞠了个恭,便转身离开。他的脸上始终没有表情,有的只是眼底的一丝深邃。   要不是怕家人起疑,东方彧决然不会在自己重病的情况下离开被窝。伊馨走的时候也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才说自己没事。发烧到要上医院挂点滴,怎么可能说好就好,他也不是超人。无可奈何,还有微烧的情况下,开车回家。   宋宛茹让厨子准备了相当丰盛的晚餐,都是儿子平日爱吃的,但也颇油腻,东方彧看了一点胃口都没,勉强吃了一点便放下了筷子。   “怎么了彧儿,不好吃吗?”宋宛茹对儿子不寻常的反应有些不解。   “不是的妈,很好吃。张叔的饭菜向来都做得好吃。我就是吃饱了,想喝点热水。”   赵伯在一旁连忙命人端来热水,毫不含糊。   “谢谢赵伯。”东方彧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冲淡喉咙口残留的调味料。伊馨说得没错,烧还没退,就已经有点喉咙不适了。   “彧儿,上次你跟爸爸谈的事情,爸爸考虑过了。”东方尉也放下筷子,相当郑重地看着儿子,“既然你对自己这么有自信,我就先让你接管我们旗下的那家化妆品公司。不过你必须明白,这家公司是所有我们经营的行业里面,业绩最差的。虽然不至于倒闭,但盈利微薄,有几个季度还面临一些亏损。我是不知道你对这家公司了解多少,不过还是必须跟你说明一下。‘唯雅’是这几年我们自己开发的一系列护肤品和彩妆系列,追求的是天然无添加。刚上市的时候还是不错的,但之后业绩一直下滑。在开发‘唯雅’之前我们一直都是代理欧洲知名品牌,那个时候这个公司曾经给我们巨大的盈利。所以我们董事会已经在商讨,如果自创品牌实在无法立足于市场,我们将慢慢停止生产,重新做回代理。现在既然你有挽救的意愿,正好,这个公司的负责人因为业绩问题已经离职,可以再让你去试试看。”   “爸,你放心。对于这个公司我有了解过不少情况,前些日子也亲自做过一些市场调查。其实并不像你们想的那样回天乏术,我有信心把这一块做活。”   宋宛茹虽然不反对儿子积极进取,但多少还有些为人母的忧心。   “彧儿,你也别把话说得太满了。总之你好好干,爸妈都支持你。”   “嗯,谢谢妈。”   东方尉点点头,说:“那就这么安排吧,你看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上班?我帮你安排一下。”   “这几天可能还不行,我还有点事情要做。从三月开始吧?酒吧那里我也要把事情处理完善点让小武接手,毕竟之后我可能都不会有时间去管了。”   宋宛茹舀了一勺汤,抿了一口,口气有些尖锐:“去找小武交代事情可以,其他的可不行。”   “妈!”   “哎呀妈,哥都好久没去了,真的。”东方夏歌终于忍不住插话。   “你们两个总是串通一气来气妈妈!”   “好了好了!吃饭的时候干嘛总说这个。吃饭吃饭。”东方尉又端起碗,夹了口菜。   东方彧头晕得实在不行,只能起身说:“爸妈,我这两天挺累,忙点事情。我先上去睡一会儿。”说完又转向一旁的管家,“赵伯,麻烦你一会儿让人帮我送杯热水上来。”   “是的少爷。”   “彧儿你没事吧?”宋宛茹确实觉得儿子今晚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不免担心。   “没事妈,睡一下就好了。我先上去了。”   硬撑着上了楼,栽在床上就不想动了,连衣服都没脱就拉过被子盖上。   该死的,全身发冷了,估计又发烧了。   昏睡了一会儿,隐约感觉有人开门进来,眯眼看了看,原来是赵伯。   “赵伯你让别人送就是了,为什么要自己跑这一趟。”   撑起身子接过赵伯递来的水杯,一只手伸到口袋里摸药。幸好带在身边了。   “这点路走走不算什么。少爷,你病了怎么不跟老爷夫人说呢?要不要我给你去请个家庭医生回来?”   “不用了,我吃点药就好。赵伯你别跟我妈说,你知道她那个性。”   “那少爷你多喝点水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麻烦你了。”吃了药东方彧又躺下,头又晕又涨。   “客气什么,我曾经也是做爸爸的。儿子年纪小的时候因为送医救治不及,才夭折了。现在照顾少爷你,我义不容辞。”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