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78. 摊牌了


  “嗯?怎么回事?不是意外吗?”东方彧昏昏沉沉的,也没太用心去听赵伯说的话。   “少爷你休息吧,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我先出去了。”   赵伯走出房间,为东方彧带上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夜已深,东方豪宅里的众人已经酣然入睡。而东方华宏的子公司——唯雅的总经理办公室里虽然没有亮半盏灯,但电脑显示器的光线,仍旧可以映照出坐在办公桌前的一个正拿着电话筒哆嗦的男人。这个男人肥头大耳,油光满面,肚子上的膘能榨出至少十公斤油来。而这个男人却一脸惊恐,对电话那头的人非但唯命是从,还要极力奉承。   “先……先生,我真的尽力了。今天是上头直接下令把我调的职,我……我真的都是按先生的吩咐在办事。”   电话那头被称为“先生”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让这个上任唯雅总经理更是面如纸色。   “先……先生,这……我……”结巴得根本无法出口成句。   对面又说了一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剩下“嘟嘟”声,让寂静的办公室看起来异常森冷。肥头前任无奈,虽然心里压抑着一肚子火,却不知道往哪儿发,只能认命地遵从“先生”的指示,从电脑里调出了一份公司财务报表。   上面给他两个星期的时间另谋高职,也就是说他只剩下这么十来天的功夫去完成“先生”的指示。主管财政的主任早就听到风声,递了封辞呈后,当天下午就逃之夭夭,留下这么一大堆烂账。他又不敢随便找个人来接手这事,只好亲力亲为。要说他为什么也不来个一走了之,那是因为他有把柄落在那个“先生”手上,一个足以让他吃一辈子免钱饭的把柄。所以他只能忍,独自在这儿拼命。而且若是这些烂账被公开的话,他也一样吃不完兜着走。   东方彧第二天一直睡到中午,饿醒的。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的。中午的日光在这个依旧寒冷的二月底暖洋洋的,一点也不炙人。一道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偷溜进屋内,正好投射在他的眼睑上。   翻了个身,感觉腹中饥饿难耐。这几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就是昏昏沉沉地睡。现在除了腰酸背疼,其他到还好,头也不那么疼了,估计是退烧了。   起身换了衣服,洗漱后下楼。东方尉今天状况不错,而且要去安排儿子上班的事情,已经去了公司。宋宛茹自从家业稳定后就没有打理过公司的事情,只负责经营宏会所,此刻可能去了那里。而东方夏歌,毕业后每天都是睡到下午才起来,晚上不是出去疯就是在家打游戏。她总说这是工作前最后的疯狂,天晓得她到底盘算着什么。   楼下只有佣人们在忙碌打扫,管家赵伯在一旁监督指挥。   “少爷。”看到东方彧下楼,个个都站正了鞠躬。大户人家就这点麻烦,东方彧一点也不喜欢这种形式作风。   “少爷,我已经让人准备一些清淡的小菜和白粥,你是要在房间用还是在餐厅?”   “餐厅吧。谢谢赵伯。”   “少爷客气了。”说着赵伯就随东方彧往餐厅走,待他坐下后,端上了食物。   “赵伯你去忙你的,我自己就好了。”   “是的少爷,你慢用。”   等偌大的餐厅里只剩下东方彧一个,他才吁了口气。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回家住,真不明白为什么爸妈从来都没觉得不自在,夏歌也是。   吃过饭,妹妹夏歌还在赖床,东方彧跟赵伯道别后就回到自己的公寓处。既然身体舒服多了,工作的事情就应该开始着手。他前些日子确实有做过市场调查,理论上这个产品应该还是有一定的忠实顾客,而且都有相当的好评,不应该如此惨淡。这就是为什么他偏偏就选中这家公司,还如此自信。   在网上查了一下午的资料,差不多四,五点的时候,伊馨来了电话。   “怎么样?好点了吗?”她还是一样关心。   “好多了,吃了药,现在烧退了,就是喉咙有点不舒服。”   “哎,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这几天也过不去,我外公星期一才走。”   “哦?那你不是又要自由了。”   “哪儿会。之后我们要搬回家住了,离这里很远的。啊对了,之前夏歌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妈妈要为你爸爸办生日会,你知道吗?”   “是吗?没听他们说过嘛。怎么,你要参加?”东方彧立刻就明白是老妈的意思了。   “你妈妈都邀请了,自然没有不出席的理由。”   “那你是要我做你的pa   tne   吗?”东方彧笑着调侃。   伊馨一怔,连忙澄清:“不是啦!我爸妈可能也会去的。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跟他们说我们的事情,所以我们还是不要一起比较好。对了,你爸爸喜欢什么?我想准备个礼物,也不会太失礼。”   “我看我爸他什么都不缺,就缺个儿媳妇。”   “别闹了,我说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啊!”   伊馨懒得理他:“你不说我可随便送了哦,到以后丢脸的是你不是我。”   “好啦,随便送什么都可以的,心意到了就好。而且你挑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让我丢脸。”   “那好吧,到时候我自己看看。你自己在家没有乱来吧?”伊馨总觉得他不会安分。   “没有。昨天被我妈召回家吃了个饭,还好我演技高超,他们也没发现。而且我爸爸终于答应让我接手那家公司了,所以等一下我准备去酒吧跟小武交待点事情。”   “你爸能同意是很好,但为什么一定要今天去酒吧呢?过两天不行吗?”   “我现在挺好的,没什么。放心,我就是去一下,会早点回来休息的。”   “算了,反正跟你说你也不会听我的。那你自己小心,我外公叫我,我去看看什么事。”   “嗯,好。”   挂了电话,东方彧收拾了一下,多加了件毛衣和围巾就出门了。酒吧还没开业,但工作人员向来早到作准备。   “老大你怎么来了,不在家休息吗?”金程武见东方彧出现,颇意外。   “好多了,过来看看。”   “还是爱情的力量大啊,哎,可怜我孤家寡人,生病了可能都没人理。”   看金程武让人嫌恶的夸张表情,东方彧忍不住捶了他一拳,脸上却笑得滋润滋润地。   “胡说八道。要女人还怕没有吗?你自己挑剔罢了。”   “那可不!我要么不找,要找也要找大嫂那种类型的。”   “你做梦吧。”这次东方彧倒是一点也不鼓励,完全不允许别的男人觑觎属于他的女人。   “彧!”   东方彧转身,看到苏紫言站在一旁的走廊处。   “紫言啊,你今天来得很早嘛。”   “老大你们聊,我去忙点事情。”金程武很识趣地自动消失,让两人去办公室说话。   苏紫言因为找不到东方彧,早早就来酒吧追问金程武。金程武也不晓得该怎么说,这种麻烦事丢给当事人最好不过了。   “我听小武说你病了,没事吧?”   苏紫言边问边合上办公室的门,以防别人八卦。东方彧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把钥匙往桌上一丢,点开电脑里的一些文件浏览。   “我这不挺好的,不用担心。”   该说的早晚得挑明了说,只不过东方彧不想开这个头,就等苏紫言自己问上来。而她倒也沉得住气,走到他身边,瞄了眼桌上的钥匙,皱了下眉。   “你换钥匙了?”   东方彧家的钥匙连小武都没有,因为那个防盗门只配有两把钥匙,这种特殊钥匙在外面是不能配的。而且若是掉了钥匙,那只能换门,不能换锁。虽然没有他家的钥匙,但她认得,因为有次开玩笑的时候用马克笔在那把钥匙上画了个小小的心型。而现在他用的却不是原来那把。   东方彧看了看钥匙,应了一下:“嗯,换了。”   “掉了?”   “不是。”   “那是?”苏紫言追问,打破沙锅问到底。   东方彧被问得有些不痛快,但又不想责怪她,只好耐着性子快点结束话题。   “原来的给家里人了,方便进出。”   “是吗?我以为你都不希望家里人时常去你那儿找你的。”   “生病了才发现有这个需要。”   “你可以让我去照顾你啊!”苏紫言终于忍不住说。   “紫言……”东方彧叹了口气,关掉正在浏览的文件,转身抬头看她。“有些话我并不是很想明说,因为听起来很过分。我想你知道我会说什么。”   “彧,你不是说过就算她回来了,你也不会不要我的吗?”   东方彧低下头,越来越后悔自己当年做的傻事。揉了揉额角,有些头疼。   “如果她不回来,或许我现在不会跟你谈这些。你说我什么我都可以接受,但我不觉得我欠了你什么。我们从来都没有开始过,你也没必要质问我什么。所有你追求的物质享受,除了东方少奶奶这个头衔,其它我都给你了。”说着从钥匙环上取下一把钥匙放在桌上,“包括这栋房子。”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