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海边的尸体

 

“不得了了!陈家的女儿出事了!”

我在床上翻了个身,眯着眼睛瞧了瞧窗外的天色,蒙蒙亮,看来是六点不到的光景。脑中一片空白,最先回想起来的,是昨夜城羽在我家楼下用小石子丢我的窗,还说等我电话。

“怎么可能?老天爷!多好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出这种事了?人在哪儿呢?”

这是妈妈的声音,刚才那个大嗓门应该是林阿姨。漏听了 几句,她们在说什么呢?

“我跟你说,就在那家人旁边的海滩上发现的!”

我皱了皱眉,至少听懂了林阿姨所谓的 “那家人”。在这个人口刚过百的小岛上会被这么称呼的也只有城羽家。听到外面有开门声,随后又关上了,就没再有其它声响,我相信她们一起出去了。

出事了!

我连忙起身,没顾得上换衣服,只是在睡衣外披了件外套,就穿着拖鞋跑了出去。虽然是夏天,但清晨的海风还是很凉的。爸爸的脚踏车靠在院子边,我不假思索推了就走。一路用力狂踩,抄近道往岛上最大的宅子去。

大房子的海滩边围了很多很多人,感觉整个岛上来了三分之一的成年人。我把车停在堤边,小跑过去往人群里挤。人太多了,而且像炸开锅似的都在讨论人群的中心点,那里,躺着一个人,一个我不算太熟悉,但每天都能见到的人。

陈小雅,一个小我两岁,长得清丽可人的女孩子。她就那样躺在沙滩上,脸惨白惨白,这种白色让我全身战栗,而且她身体已经被海水泡得有些发肿了。我顿时一阵恶心加昏眩,意识到这个我认识的女孩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有很多不是本岛的警察在交谈,还有些在检查尸体,禁止围观的人踏入破坏现场。

“我的小雅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自人群中响起,我认得,是陈小雅的爸爸。她是单亲家庭,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跟来这里做地质检测的学者跑了,她爸爸含辛茹苦一个人把她养大,对她千依百顺,十分疼爱。

“真是可怜啊,唯一的女儿都没了。”

“恐怖的咧,你不知道,陆上警察没来的时候,我跑近看了,脖子上那个伤口,肉都被泡得翻出来了!”

“你说这杀人犯怎么能这么狠心,这小姑娘招惹谁了这是。”

“还能有谁,不就是这家人。”

人群里有人小声议论着,我看了看四周,似乎没有城羽的影子,又抬头看看一旁的白色大房子,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里面。

“澄澄,你在这里做什么?”妈妈突然在我身后出现,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回家去,小孩子别在这里凑热闹!一会儿还要上学的!”

“可是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敌得过妈妈的执意,只能不甘愿地推着脚踏车离开。才走了一小段,打横冒出来一只手抓住了我,我一声惊呼,已经被拖进旁边的巷子。

“嘘!”

“城羽!你怎么在这里?那边到底怎么回事了?”看到是城羽的脸,顿时放心了。

“先不说这个,我是想跟你说,这次的事情可能挺麻烦的,这几天可能我们会碰不到。不过你放心,我过几天就会去找你的,在那之前你就别来了,免得惹上麻烦。”

我懵懵地点头,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担心起来,说不上来的感觉笼罩了全身,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流。

“哭什么,傻瓜,没事的,过去了就好。”

他的手抚过我右边的肩头,那里的疼痛早就消失了,只留下他的名字。

“孙少爷,我们要走了。”管家老刘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恭敬地在一旁催促。

城羽点点头,最后抱了我一下,就跟着老刘离开了。

“城羽!……”我忍不住又唤了声,他没回头,朝背后的我挥挥手便消失在转角。

我咬着嘴角,不想哭出来,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陌生了。

到学校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没精打采坐在位置上,教室里根本就乱了套。

“他肯定是吸血鬼!我妈妈说了,小雅身上一点血都没!”

“就是!而且神奇了,他们说海滩上竟然连个脚印都没!肯定是他变成蝙蝠飞回去了!”

我连反驳他们的精神都没,满脑子都是小雅的尸体,以及城羽离开时的表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绝对不相信城羽会杀人,但他为什么会被卷进去?

“问雨澄不就知道了。”突然一个女生斜了我一眼,然后极为轻蔑地问我,“喂,杨雨澄,你也被吸血鬼咬了吧?看你画的那些画就恶心,全都是黑白的,你也不是人吧?小雅就是被你们给杀死的吧?”

其他同学也都用同样的眼神看我,一副我早就被洗脑然后同流合污的样子。

我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连怎么顶回去都不知道。

“你们别乱说,和城羽没有关系的!”

“那他现在人呢?肯定是被陆上来的警察带走了吧?”

我回答不上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他们吵架,低下头盯着手上的书,眼泪都在眼眶里转了好多圈了,就是不想让它流下来。总觉得如果我哭了那就等于是放弃了城羽,相信他是犯人一样。

这半年来,我从一个人人关照的人,变成了大家的公敌。那些女孩子讨厌我,我心里明白,她们喜欢城羽,所以讨厌和城羽走得近的我。男孩子讨厌城羽,所以也讨厌我。

但我觉得这半年来,是我过得最快乐的时光。城羽是我第一个朋友,第一个和我说真心话的人。我很喜欢他,我不想去思考这样的喜欢到底算什么,也不想去深究我们是什么关系,但至少我们是互相关心的两个人。我不想和他分开。

城羽绝对不是坏人,他只是有他自己的想法,有一个不美满的人生。就算他待人冷漠了,他不好相处也不好沟通,这些都不代表他是坏人!就算全岛上的人都对他有成见,我也还是相信他。

我心里好难受,脑子里一次一次回忆着半年前的那个雨天,城羽和老刘搬来我们这座小岛的那天。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