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有开始,却无结束 3


“她真的这麽说?”科问得有些不自然。   这是我和清谈过的第二天,因为忍不住想在忧虑的时候见到科,也因为不想独自承受这些压力,所以我约了科在一个行人稀少的巷口见面。   “你有心事?”我问他。平时的他一定会叫我不要管别人的看法,可是现在他自己也犹豫起来。   “家里的事。”他回答。   家里的事?直现在我才突然发现原来我对科是这麽的不了解。别说是他家里面的事情了,就连平时他不和我见面时在做些什麽我都不知道。第一次见到科时我只认为   他是个贵公子样的不良少年,但那毕竟只是感觉,我也从来都没有向他证实过。他从来也没有真正跟我提及自己私人的问题,反而是我在每天向他讲心事。但是我不   介意,因为我相信他,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对我敞开心扉。即使这辈子都是我会付出得比他多我也不介意,因为我是如此这般地爱着他,所以我不介意他付出的多少。   “没什麽,那你早点回去吧,别再惹你爸妈不高兴了。”我知道他有意回避这个问题。点点头,留下句“小心身体”便转身离开了。如果他现在不想说,我原意等。   当我才走了几步的时候,他突然又叫住我。回过头,他已经跑到我身後,将一个小绒盒塞进我手里。我讶异地想问他是什麽,他却推着让我赶快回家。我望着他略带   忧郁的脸,心中百味杂呈,突发奇想到这会不会是我们最後一次见面了。顿时泪意刺激着我的意识和感官,不想在这个时候让科看见我的软弱,我连忙转身大步往家   的方向走。   打开家门,沉重的气氛尽让我跨不进去。看着满脸怒意的父母,我突然後悔走回这个家。握紧手中的绒盒,感受到科带给我的力量,支持着我去面对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我现在不能退缩!   才走进屋子,爸爸就冲到我面前,举起手掌便挥了过来……脸上一阵热辣辣的疼。   “你这个没有出息的东西,什麽时候学会去做这种事的啊?!真不知道是谁教会你这些的,尽然还去搭一个不三不四的小流氓!”爸爸的吼声像针一样刺进我耳中,   也刺进了我心里。妈妈则在一边哭着哀叹家中怎么会出这种事情,拚命指责自己的管教不严。我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在科面前我也没有哭,所以现   在我更不能哭。我没有错所以我不用感到心虚。   之後他们说了些什麽我记并清了,只是他们不断说着我们的违规行为已及科的不学无术。我不想再听了,冷冷的说:“你们根本就不了解他,而且如果我们现在做的   是错的,那当初你们又为什麽会结婚而生下我?”说完,我便迳自走向自己的房间,把自己锁在自己的一方天地中,独留一脸错愕的父母面面相睽。   打开科给我的绒盒,里面是一条做工精细,价值不斐的项链,配上一个羽毛形的项坠。不知道他的用意是什麽,但我很喜欢,也安抚了我受到自父母那里的打击。带   上项链,我感受着科的气息。我没有睡觉,只是静静地望着天空,看着天上的星星。科在哪里呢?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看着这一片天空?   拿起身边的手机,我拨了科的电话。过了几秒钟,电话那头传来了毫无感情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不存在,请确认号码後重新再拨。”   不可能啊!我一次又一次的重拨着,心中的恐惧溢满全身。   为什麽?科都没有告诉我啊!想起今天他忧虑的眼神,我再也忍不住地流泪了。家里的事……他家里出事了吗?   天那,难到真的会是最後一次见面?   第二天回到学校,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又是为了科的事情。原来我父母已经找过老师了。她要我断绝和科的联系,并认清自己做为学子的则任。我还是没有说话,就像昨晚一样。   再次遇到清的时候,我没有刻意回避她。她说她这样可能会对不起我,可也是为我好。我不否认有那麽一刹那我很恨她,恨她那麽多年的朋友尽然这麽不了解我。不过这已经不是我最在乎的事了,现在我的世界里只有科的存在。我依然不说话,只是朝她笑了笑。   我已经没有自由了。家里,我有父母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学校里,老师和清也随时注意着我。就连上学放学的路上,都有清的相伴。我又变回了以前那个沉默少言的我。失去了欢笑,我只留下和科的回忆,还有科给我的项链。   我在家的时候,就把自己锁在房间,有时望着天空发呆,有时俯首写些只字片语。   “疯,因爱而痴   痴,因情久而无悔   流泪,只因受伤却执着   随缘,因为对爱坚信   不为果,因为那情那爱是真   我不悔,因为心已沦陷   怕只怕,一切将无法再收回   盼只盼,梦永将会是梦   我不愿醒,只愿那梦会成为永恒   一切终将远离,那会是一丝回忆   我爱你……”   2001年6月21日,考试的最後一天。   我没有努力地复习,可我知道我不会有多差。在父母眼里,我一向是他们的骄傲,虽然现在已经不在是了。我从来都没有像上次那样顶撞他们。不过已经没有什麽需   要介意的了不是吗?我还是第一个交卷,随後离开了教室。我没有离开学校,只是在花园中散步。这时迎面而来的一个女人让我停住了脚步。她的打扮高贵而有气   质,不是我们这个社会阶层的人吧。   显然,她是针对我而来的。在见到我的同时,她也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嘲讽而公事化。对她,我尽然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你就是芸吧?”她的口气充满了不肖,“我是科的母亲,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原来是科的母亲,那科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她告诉了我很多有关科的事。原来科是日本一个大公司老板的儿子,这次来中国是因为父母公事的关系而来见习的。这就充分解释了神神秘秘的他。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科他不是你们这种女孩可以玩的起的,所以请你不要再去找他了。”   我还是维持着一贯的沉默。对於科这件事,我已经不想再发表意见,以及作解释了。   “我会让科坐明天早上的飞机回日本。”   我不想再面对她了,说了句“谢谢告知,再见。”就离开了。我还是哭了,当我只有一个人的时候。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吧。

#有开始却无结束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