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依馨

 

“爸,这次回来多住些日子,小柔可想你们了。”

叶翔胜冷哼一声,别开脸不看后视镜中的叶佩慈。

“你那个谁,那个大企业家呢?”

“爸!都那么多年了,你看看小馨小柔都这么大了,你还计较。再说现在小馨不是也愿意跟着你学音乐吗?”

“那是因为我适时带走了小馨!你看看小柔留在你身边,都跟你一个样了。整天就知道赚钱,懂不懂什么叫世俗!”

“外公,别这么说嘛。我不像姐那么有艺术细胞,我像爸爸,比较有生意头脑啦。而且赚钱也是门艺术嘛,姐你说是不是?”

伊柔不忘把伊馨也拖进口舌战,因为这个外公还就听得进伊馨的话。可是伊馨还没来得及回答,叶翔胜火气又上来了。

“不准提你那个毫无艺术修养的爸!都是他当年拐了你妈妈,还给我未婚怀孕怀上你姐,你妈才放弃出国进修音乐的机会。”

“好啦外公,妈妈她没学的我都给补上,别气了。难得回来一次我们玩得开心点。”

伊馨柔柔的声音平稳而悦耳,立刻就让叶翔胜的火气消了一半。

“爸,修远说晚上一起吃饭。我们订了地方了,他会来接我们。”

“谁要和他一起吃饭?不去!”

看着外公想小孩子一样耍脾气,姐妹俩偷笑,反正到最后一定还是敌不过她们俩人的软硬皆施。而且每次家庭晚餐都是热热闹闹,事故不断,趣味横生。

晚上七点,一辆奔驰SUV准时停在了叶家祖宅门口,驾车的是伊修远。

叶翔胜嘴里喊着“不去”,却身不由己地被两个外孙女硬是带上了车,而伊修远也恭敬地给岳父大人开门。

“爸好。”

“哼!”

像这种例行性对话这一家子早就不陌生了,伊修远不但不介意,还继续笑着攀谈。

“爸,你这次回来说什么也要多留些日子。”

“留下干吗?生气啊?”

“外公,我好久没见爸妈和小柔了,平时都是他们到处飞去找我。这次难得回来,我们就多住些日子吧?反正最近也没有演出。”

伊馨都开口了,叶老爷子不作声,气呼呼地看窗外。

这个家啊,虽然是争吵不断,但绝对是最温馨的家。

忽然手机铃声响彻在车厢里,伊馨从包里摸出还在振动的手机,是夏歌打来的。

“小馨姐,你到了没?”

“下午刚到。对了我再跟你确定一下,订婚宴是明天四点开始对吗?”

“嗯,真不好意思,你可能连时差都来不及倒就要你来表演。”

“没关系的,今天我会好好休息。”

“那真谢谢你了,到时候介绍你给我妈妈认识,她知道你是叶爷爷的外孙女,兴奋得就差没宣告全世界了。她可喜欢你外公的演奏了。”

伊馨淡淡笑着聊,心中却琢磨着要不要提及东方彧。平时和夏歌联系的时候,几乎都没聊起过他。

“那我们后天见。”

挂了电话,伊馨轻叹口气,看着窗外若有所思。车子路过市中心,街灯繁华,霓虹斑斓着大都市的夜色。当车子停下等红灯的时候,路边的一个招牌擒住了她的视线。

浅蓝色的霓虹灯勾勒出两个巨大的中文草书——依馨

虽然是不同的字,读音却和自己的名字如出一辙。伊馨仔细看了看招牌,是一个酒吧。门口设计简单而时尚,两层楼。顶楼还有露天的阳台供客人们随意落座,看起来相当暇意。

车子再度启动,随着那招牌逐渐变小至消失在眼前,伊馨始终没有移开视线。

东方彧到“依馨”酒吧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早就宾客满堂。这家酒吧向来生意就好,除了金程武的善于经营,就是在此坐台的苏紫言。不但有一幅好嗓子,还天生丽质,加上合宜的装扮,更显得花容月貌。

来这里的男客人大多冲着苏紫言来,而女客人们,就是来找这里的老板东方彧。

“老大,你可来了。李小姐和张太太都等你好久了。”

东方彧就是这点厉害,老少通吃,对付女人他向来有一套。

“让她们再等会儿,夏歌刚给我打电话,我开车没接到。先给她回一个。”

“那行,我先帮你挡着,你快点。我先去跟紫言说一下你来了。”

说完就一溜烟跑走了。东方彧没在意,一会儿他自然会去和苏紫言打招呼,也还真好多天没见过了。

拨通东方夏歌的电话,没有询问何事,反而直接质问向老妈泄密的事情。

“小鬼!哥是不是白疼你了,你怎么什么都跟妈说。现在可好了,一个紫言还不够她嘀咕,现在连她都说上了。”

夏歌装傻:“她?什么她?”

“你别给我装。为什么妈她连纹身的事情都知道?”

“哎唷哥!这不能怪我的好不好。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喝了个酩酊大醉,小武要顾店就给我打电话。你说我哪儿扛得动你,只好找赵伯。那找了赵伯不势必要扛你回家,谁让你倒在床上就自己在那喊她名字。你吐得衬衫上都是,妈就让人帮你换,那不是就看到了嘛。你说她看到了能不问吗?我哪儿受地起她那严刑拷打,就招了。”

夏歌说了一长串,东方彧拼命回想那次的事情。都好久了,那天好像是在酒吧,来了个女客人追问店名的事情,小武多嘴说了几句。他心情立刻就差了,自己跑去喝闷酒,结果不小心喝醉了。该死!真误事。

“那你干吗跟老妈说她是酒吧女?”

“我没!我只说你们在酒吧认识的,我没说错啊。”

东方彧懒得跟她咬文嚼字:“得了得了,你说你找我什么事?”

“就是提醒你,明天别太晚。我可是请了名人来表演,错过的话你会哭的。”

“你需要那么夸张吗?知道了,不会太晚的。那我去忙了。”

挂了电话东方彧摇摇头,看来以后不能这么酗酒了。叫她名字?真的假的?人人都说酒后吐真言,他都不知道自己内心什么感觉。真该问问夏歌他那天还说了什么。

甩甩头,抛开一脑袋杂乱思绪,走出办公室去应付外面的那群女人。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