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蛮闯御门关

 

  “追兵!”于昊就像头警觉的狮子。
  他的主子眼睛微微一眯,一把抄我上马,命令于昊:“带上她!”说完已经拽紧缰绳,“抱紧我!”后面那句是对我说的,因为他一夹马腹,吆喝了一声,马便一边嘶叫着一边向前冲了出去。
  我什么都来不及想只能使劲抱住他,各种死法里,坠马或者被马踩死都不是我能接受的。从他腋下往后瞧,小娟也已经被于昊捞上了马背,跟在我们后面。而在他们之后是一大批官兵,骑着马舞着刀枪在后追赶,掀起一大片黄色尘埃。
  再回头朝前看,眼前的石林渐渐变成石壁耸在两边,石壁并不特别高,但峡谷很窄,还有弯道。如果不是骑马的人熟悉地形,还非常善于骑术,那可能我已经成了石壁上的一团肉酱了。跑了没多久就看到峡谷的出口,谷口建了闸门,这便是御门关。
  难怪我总想着为什么东宜要把都城建在那么靠北的地方,不是太容易就被攻陷?而出了燕州,又为何警备如此松散?如今我算是知道缘由了。东宜国以地形为利,这峭壁好比城墙,却比城墙硬上千万倍,进出只有这峡谷一条道,就算闸门被攻破,这蜿蜒的峡谷也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金旗人自然不会以这个地方下手攻打。
  但现在闸门紧闭,这两个金旗人打算如何出去?
  “守住关门!拿下金旗贼!”后面的追兵朝着门口的守卫大喊。原本有些松散怠惰的守门兵一看情况,也个个拿起武器准备迎敌。
  但他们显然太久没有舞刀弄枪,连个像样的队形都没有,只是没头没脑地冲了过来。而两个金旗人似乎骁勇善战,毫不畏惧冲进了人群,挥起武器,不留情感地斩开围堵,顿时我周围就充满了哀叫声和鲜血的味道。
  那少主挑起一把官兵的大刀,用力掷向了闸门边的机关,绳索应声而断,闸门缓缓打开。
  两人策着马,冲破人群,从闸门刚开的缝隙中跃了出去。马蹄踏着黄沙一路朝着与天相连的荒漠直行而去,但我们这两匹到底不是战马,耐力和速度始终比不上后面的追兵。就在快要被追上的时候,我感觉胸腹间多了一只手,蛮横地摸索着,我先是一愣,随即想要挣开。
  他这是在做什么!
  但很快,我感到他用力一扯,接着一扬手臂,我看到一个亮晃晃的东西被高高抛起,丢向了后面的追兵。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大喊:“是潘家的三小姐!”
  是了,那是证明我身份的玉佩。
  在那一声喊后,追兵的速度明显放慢了,领头的一犹豫,就失了机会,因为很快北面的沙漠出现了一团黄色烟雾,就算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也立刻意识到,是北朝的援兵扬起的沙尘。
  追兵不过几十人,根本没有做好应战的准备,最后只能放弃追赶,掉头回关内。这也意味着没人会来救我和小娟,接下来我们若不是被杀,就要被弃于荒漠了。
  我们并未因为危机解除而减速,和援兵汇合后又跑了很长一段才停下稍作休息,这时我才发现这赶来的援兵也只不过十几二十个人。这些人个个高大魁梧,穿着不像东宜国的那般注重华丽,反倒是相当精简,而且在材质上用了大量皮毛,想是保暖用的。
  这些人最大的特征莫过于他们的发色和瞳色,皆是于昊那样的褐色,有深有浅,有一两个还生了红发金瞳,但没有一个是像那少主一样是黑发黑眼的。
  想来我还不知道那少主的名字,对他的称呼向来都是“喂”和“你”两个轮流。
  待马匹都停下后,那二十个人纷纷下马,一字列开跪在了我们面前。
  “臣等前来恭迎太子回国,未能及时赶到让您身处险境,请太子降罪!”
  我听了差点没从马上滚下来。太子?他们叫他太子!这个闯入敌国皇都的竟然是北朝的太子!
  但那太子爷既没降罪,也没对他们赶来营救表示嘉奖,更没让他们起身。
  “你们如何知道我在御门关?”他的口气有些冷冷的。
  回答的还是那个带头的。“回太子的话,皇后娘娘命臣等出来接应您,三日前得东宜线人传报,说您走了燕州城,臣等便连夜赶来在此恭候。”
  太子爷皱了皱眉,又问:“可有旁人知道?”
  “回太子的话,只有娘娘和臣等知晓。娘娘同皇上说,太子爷是为皇上寿辰,特带臣等寻珍宝敬贺。”
  “起来吧。”太子爷终于缓和了表情。
  “禀太子,臣等于五十里外扎了营,今日已晚不宜赶路,明日一早便可拔营回朝。”
  太子默了默,说:“今日我们往西,日落前便可抵达贲庭,待明日再作决定是否回宫。”
  “皇上寿辰在即,若绕走贲庭势必得多花上几日,恐会误了大事。”
  “既然母后说我是去寻宝,自不能空手而归。离开贲庭后我们加紧赶路便是,现在也确实不便。”说着他看了看身前的我,嘴角勾了勾。
  被他这么一瞧,我心里是忐忑不安,等着自己和小娟的命运被宣判。而那些人早就在看到我和小娟的时候面色有些奇怪,只是不好发问罢了。但最终谁都没提我们,再次拜过后那些人再次翻上坐骑,在太子爷的带领下往西奔去。
  我不敢问贲庭是哪儿,也不敢问他要把我们怎么办,至少现在,他还不想杀我们。那他想怎样?带我们去皇宫吗?带着敌国富商的女儿回宫有何用?我能想到的并不多。
  其一,对东宜施压,当人质,谈条件,又或者是个宣告,他们能来去自如还带走犹如经济支柱的潘家的小姐。
  其二,抓我回去严刑逼供些有用情报,又或者干脆残忍虐杀后再还给东宜。小娟不是说他们吃人肉饮人血吗?
  能是哪个呢?不管是哪个我都不见得有好日子过,我的身份太招麻烦了。
  贲庭是沙漠中的一小片绿洲,城镇并不大,但看起来这里的人生活得挺富裕。这里人种混杂,发色瞳色深浅不一,却没有互相歧视,一片祥和。
  我们人多势众,包下了一个客栈后,我和小娟被送进了其中一间房。这里的建筑和东宜的很不一样,大多以黄土搭建,外面看似简单不起眼,但内部还是挺华丽。只不过这里的装潢没了东宜的细致,多了份粗犷。
  “三……三小姐,我们这该怎么办?我想回家……”说着小娟抽泣起来。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都是茫然一片。
  “你可知道这贲庭是个什么地方?离御门关可远?”眼下只能先了解情况,再谋划个逃跑的计策了。
  小娟抹了把泪,哽咽着说:“我也不清楚,只听人说过这里是三不管地带,平日里都是在各国边境跑生意的人来往于此。今天我们少说也跑了几十里路,我想离御门关定是很远的。”
  可这里是个城镇,如果能想办法弄到马匹或马车,那我们还是回得去的,如果能弄到的话……
  我正想得出神,店小二来敲了门,送进来两套衣裳和一大桶热水,说是那几位爷吩咐的。我看着那桶热水,有些分外激动。这些天长途跋涉,历经风沙,却从没洗过澡,能有机会擦个脸洗个手都该偷笑了。如今能换下这身肮脏不堪的衣服,还能把自己洗干净,我觉得世界顿时变得有那么点美好了。
  小娟伺候我更衣沐浴,我也让她一起洗了,两人纷纷换上送来的新衣。这衣服和北朝那些个士兵是一个类型的,款式不同。稍大的那件青色滚了褐色狐毛边是小娟的,而偏小的那件滚着金貂毛的米白衣裳是瘦小的我的。
  衣服合身,还轻便,最主要的是相当厚实暖和,我很是喜欢。但小娟则是苦了脸,要她穿野蛮人的服装好像她还不能接受。
  用了晚膳后小娟不敢一人独住,我便让她和我同榻。她倒是翻了个身就睡着了,我却想逃跑的方法想了大半夜,好不容易睡着的那几个小时还噩梦连连,结果第二天只能顶着两轮日益加深的黑眼圈。
  早餐才用了一半,房门就被人推开,连敲门都没,进来的当然是身份变得无比尊贵的太子爷。他换了身衣裳,和他的下属一样的衣服,差别就是衣服上的毛皮,是和我一样的金色貂毛。
  感觉小娟缩了缩,我暗暗抓着她的手。
  “太子殿下有何贵干?”我问得极其冷淡。
  他皱眉,回答:“在外面不必这样叫我。”看了看我没吃完的早餐,又说,“吃完便下楼来。”
  我没应,他也没等我应,我索性慢悠悠吃完,才由小娟搀着下楼。他和于昊在马厩边说话,背对着我,手上拿了件毛皮披风。先看到我的是于昊,定了定,面无表情地唤了声“潘姑娘”。
  太子爷闻声回头,看我的眼神也是一愣,上下打量了下,又似笑非笑地说:“于昊你看看,我们金旗的衣服虽神气,穿在她身上却没了气势。先前让你们准备小号的是我失策,应该命你们准备童装。这衣服她穿着还没一旁的小丫头撑得饱满,真不知道谁才是小姐。”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