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愁人的事情

 

  不需要我抬头,也知道说话的是孔绍维。只是他说话的语气一改平日里对我的不屑,玩弄,以及高高在上,倒是谦逊很多。哼,总也有他怕的人。
  皇帝点头赞同,让我起身,皇后自是不能多问,众人便齐齐往殿里头去。我不知道孔绍维是什么时候来的,但他此刻就站在那里,身着藏青秀金袍子,头顶一枚太子冠,腰束玉带,没有过多的装饰,却是我见过他最英俊潇洒的打扮。
  我一时看得有些晃神,直到他

勾了勾嘴角,我才意识到自己这么盯着他着实不妥。而他则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最后笑着点了点头后,便转身跟着进殿。
  他这算是在夸我?是夸我今天穿着合宜没给他丢脸,还是我刚刚回答得恰到好处没给他添乱?
  容不得我多想,身后那群王爷们已经到了我身后。我抬了抬手臂让紫鸢自寻去处,便候在一旁,等他们过去。即便我低着头,也能感受到他们每个人在路过我的时候投来的异样目光。暗自叹口气,我在素冉的搀扶下跟在最后进到大殿。
  殿中已经设好了席位,和上次在附临王府的不同,要精细得多,各种餐具一道道摆在那里,比吃西餐还繁琐得多。
  本以为既然是跟着附临王来的,自然是坐在他们后面,哪里知道带路的宫女被孔绍维拉住附耳说了几句,面露难色,但最后还是过来直直把我们往太子的座位哪儿带,引得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就连皇帝和皇后都失了笑容。
  “太子让潘姑娘坐你身侧并不合宜。”开口的依旧是皇后,脸色已经不大好了。
  孔绍维面无惧色,笑着回答:“潘姑娘并不是任何王府的家眷,坐哪里都不合宜。既然是儿臣带回来的客人,理应由儿臣照应着。况且儿臣这不是还未婚娶,这位置空着也是空着。”
  我不是呆子,他这话立刻让我明白为什么大家反应那么大,太子妃的位置我哪里敢坐?只能站在原地,等着他们定下个结论。
  “这规矩到底是规矩,怎能——”可怜的皇后再次被人打断,这次是皇帝。
  “皇后说得不错,但太子亦有太子的道理。怎么说潘姑娘是有身份的人,是我们北朝的客人,更是金翅紫鸢认了的主人,理应不能怠慢。既然她同太子最为相熟,让她同太子一起也可让她少些拘谨。今日本也就是个家宴,不需要那么多的礼数,带潘姑娘入席吧。”
  皇帝的一番话,让太子起身谢恩,也同时让皇后咬碎了银牙。我当然也是跟着谢恩,虽然心里并不是那么想去坐那个太子妃之位,但比起其它位置,也只有孔绍维身边最能让我安心。素冉扶我坐在他身侧便退到我身后,一旁的宫人连忙给我摆好餐具,满上酒水。
  待宫人退下后,孔绍维忽然用只有我们听得到的声音说:“衣服很漂亮,很适合你。”
  他这一句话说得让我无所适从,不能瞪他,不能乱说话,只能低着头,默默感觉自己的脸颊变热变烫。
  “太子还真是很关照这位姑娘。不过本王倒是相当好奇,据闻东宜的潘家并不会运货出关,不知潘小姐怎会在那大漠里遇上我们太子爷的呢?又为何会随太子爷来到北朝?”
  问话的是六个王爷中的一人,小眼睛,大胡子,相当不善的长相。我就知道,类似这样试探的问话一定不会少,我不能说实话,但也不能编得离谱。
  孔绍维明显不想帮我回答,而且还侧过头,托着腮,一脸好奇地说:“我也想知道呢。”
  这个杀千刀的混蛋!我上辈子,这辈子,都没想过要去谩骂一个人,就连元子臣都没有,他孔绍维是第一个!
  “我自幼体弱多病,常年卧病在床,前段日子有些起色,身子渐好。碰巧家父想差人去关外了解当下各国货物交易情况,好为下半季作准备,于是让我随行。一是为了让我散散心,二是让我顺道开开眼,见识一下大漠风光。”说到最后一句时我刻意瞧了眼孔绍维,就差没冷哼出来了,“岂料拉车的马儿受惊,一路拉着我和贴身丫鬟跑了很远,在荒漠中和其他人失散,幸得太子相救。我们两人无处可去,便随着太子寻那金翅紫鸢。因那紫鸢喜欢与我亲近,太子便邀我一同北上,为皇帝陛下贺寿。”
  等编完了这套故事,我自己都给自己捏了把冷汗。抬眼瞧了瞧孔绍维,只见他笑得更愉快了。
  其实我知道,在场的人最想听到的是太子从东宜逃出来的事情,自然就会往那方向绕。
  “我还以为姑娘是在东宜国内遇见太子的呢。”他这话一出,殿上气氛明显就变得微妙了,很多人都不动声色打量我的反应。
  “淮庆王此言差矣,太子是去寻那金翅紫鸢,怎能寻到东宜去,若真是去了那里又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全身而退?”附临王适时给与反击,我顿时感到整个大殿剑拔弩张,而皇帝皇后则是冷眼看着,像是在等有利的情报。
  “附临王所言极是,我也在想,前些日子东宜线人报来的消息说全国通缉我朝奸细,那人断断不会是太子爷的。”这淮庆王还真是惟恐天下不乱,偏偏就是要戳破了讲。
  我知道我不该开口参合,但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这么咄咄逼人,我竟忍不住想要为孔绍维开脱。
  “淮庆王说的事情民女也略有耳闻,只不过那被通缉的人在我出关前就已经在御门关被东宜士兵捉获,消息传遍了京都,不知是真是假。”
  我知道这时代消息毕竟不是那么灵通,一个消息就算快马加鞭也得要好几日才能传到,更何况口耳相传,其中一人出了岔子,那消息的真实性便会大打折扣。在场的人没几个确切知道东宜国的状况,所以才会有淮庆王那样的人冒头来试探,而我就是在赌他们知道的消息有多可靠。
  “那本王就更觉得奇怪了,这两名被称作奸细的,会是谁派去的呢?”显然这问题已经不是在针对我了,他想把所有人都搅进这话题里,当着皇帝的面。他是有备而来的。
  附临王冷冷一笑,似乎就是等着他这么问。“据我所知,那两人原是匪贼,沿路还截获了商人的财物,最后在逃亡的路上被擒获。话说回来了,淮庆王似乎因为那两人不是太子殿下而颇感失望啊?”
  附临王这一句是彻底断了淮庆王追问的念头,赶忙给自己辩解。“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我这不是好奇吗?今日是陛下的寿辰,我们岂能老谈这些无趣的事情煞风景,我们还是得先给皇上贺寿才是。”说着他便带头给皇帝敬酒。
  上座的皇帝始终没有阻止下面人的争论,我很好奇他在想什么,还是想知道什么。
  寿筵开始,各种山珍海味陆续被端了上来,也命了宫女跳舞助兴。我没有多大的胃口,为自己的处境担忧着。
  “这几日是不是有听我的话多吃些东西?”孔绍维坐在我身旁淡淡问了句,随后从我们面前的羊排上切下一块肉放到我盘子里。
  “放心,金翅紫鸢也懂得怜香惜玉,已经不会再那么莽撞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忍不住要和他抬杠,可能是被他羞辱太多的缘故。
  我抬起手细看了看左手戴着的护腕,不知道受了这东西算是吉是祸。
  “那是父皇赏赐的东西,也是你的一个护身符,留着用便是。日后一般人也是不敢与你为难的。”孔绍维像是知道我的心思,“现在你不用顾虑太多,好好吃饭就是了。”
  听他这么说我稍稍安下了心,但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他,奈何现在不是场合。
  献舞的宫女跳完一曲退下休息后,殿内忽然显得有些冷清了,也不知道是皇帝的哪个妃嫔,突然就给皇帝提议:“据闻,东宜的姑娘个个能歌善舞,而且舞姿婀娜,与我们金旗的舞蹈很是不同。潘姑娘既为潘家千金,想必这舞跳得也是非同寻常的好吧?何不请潘姑娘舞上一曲,为皇上助兴呢?”
  我刚送进嘴里的肉差点就卡在喉咙里。要命的,竟然提这种要求!
  “这是个好提议,来人!给潘姑娘准备!”这皇帝还真就准了!
  迫于无奈,我只能领旨,然后在重双眼睛的注视下起身,由素冉扶着去偏厅准备。可是我该准备什么?
  其实我是有些舞蹈基础的,我妈妈是知名的舞蹈家,舞蹈老师。我小的时候就跟着妈妈学过一些现代舞和芭蕾舞的技巧,长大后也学过一些国标舞,却从来没认真练习过,只是懂个皮毛。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总不能穿着这古人的舞衣跳芭蕾吧?就算我跳了,他们能懂得欣赏吗?好吧,就再退一步说,他们能接受这西洋舞蹈,可我一样困扰。我不能跳失误了,会被责罚,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但我也不能锋芒太露跳过了,招来君王瞩目的同时也会招来忌恨。这好与不好之间又该怎么拿捏?
  难!真是难倒我了!我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这么愁人的事情。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