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几相愁

 

“她就是那个人对吗?”

苏紫言眼中噙着泪水,努力不让它们落下。东方彧没有否认,他也从来不想澄清自己把她当成替代品的说法。在他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你情我愿的。

“所以,你不需要我了是吗?”

这个问题难倒他了。他和伊馨根本不是情人关系,即使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伊馨接受了他,但他知道,他们两个不会再有什么。最主要的是伊馨根本不可能接受身边永远美女如云的他。

那他呢?他是不是就愿意为了她真的放弃整片森林?他最介怀的,不过是当初那种分开的方式罢了。

“紫言你想太多了。还有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

苏紫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他说的话,拿着手袋的关节都泛白了。

场内,伊馨有礼地向主人家道别,虽然东方家极力挽留,但最终还是放人,叮嘱金程武安全把人送回家。

“夏歌,你哥哥呢?真是的!叫他不要乱跑,看吧,人都走了!你快去把你哥找出来!”

“妈,我刚听人说好像他在阳台啊。你也知道他不喜欢这种人多的场面了。妈!”东方夏歌跟在宋宛茹的身后朝阳台走去。

才一出阳台,就看见东方彧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她的打扮,是宋宛茹最看不入眼的艳丽型。

“彧儿,她是谁?”

东方夏歌跟在后面一看,脱口而出:“紫言!你也来啦?”

苏紫言因为突如其来的两人而愣着忘记出声,直到东方彧称眼前雍容的女人为“妈”的时候,才有所反应。

“伯母,您好。”

宋宛茹上下打量苏紫言。对苏紫言来说,她做梦都想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在东方彧的父母面前。偏偏此刻因为紧张,而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

“你就是苏紫言?听说我家彧儿受你照顾了。”

苏紫言有些受宠若惊,想不出好的词来回答。

“没……没有,伯母您客气了。”

“没有就好!”宋宛茹相当不客气,转身看向东方彧,“彧儿,里面有很多人都想认识你,作为公司的接班人,是不是应该出去看一看?”

“妈!”看着宋宛茹不容拒绝的眼神,东方彧只好拍拍苏紫言的肩头,轻声说,“你先回去,我晚点再找你。”

东方彧离开后,宋宛茹只是多看了苏紫言两眼,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也离开了。东方夏歌连忙拉着苏紫言到一边。

“对不起啊,我妈妈就是这样。”

“夏歌,她回来了!彧心里的那个人回来了!”

东方夏歌也觉得有些为难,她不是不知道苏紫言和哥哥的关系。

“紫言,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能看开些。这和我妈对你的偏见没有关系,你和我哥他……唉,你知道的,他心里一直忘不掉那个人。”

“我知道,可是我不甘心啊!如果她不回来的话,或许我可以当她一辈子的替身。但是现在她回来了,你哥他——”

所以老哥已经见过小馨姐了。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个干柴烈火,让苏紫言这么难受。东方夏歌觉得特别对不起她,找她来本来纯粹是为了分享自己订婚的喜悦,不管怎么说苏紫言对她还是很好的。而且她也没料到那两个人一见面就出现什么出轨的举动,可见哥哥心里满满的都装着伊馨。

“紫言对不起,早知道我就不要你来了,让你这么难过。”

比起苏紫言在会所阳台猛掉眼泪,坐在金程武车上的伊馨也好过不到哪儿去。可恶的东方彧,明明那么多女人还要来招惹她。当初说得那么明白了,她玩不起,他怎么就不肯放过她呢?想到自己刚刚吻得那么陶醉就生气,气自己过了那么些年还是禁不起他的诱惑。

他太随便了!才刚见面不是吗!是不是旁边有一张床的话他就直接丢她到床上了!

“小馨,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老大多想你。”

“在女人堆里哪儿还记得起我。”

金程武不是呆子,这口气摆明了就是在吃醋,吃苏紫言的醋。但是他也没法解释,老大确实都是在女人堆里打滚,紫言不过就是其中之一。

“小馨,当初你说走就走,离开了这么些年,很多事情都变了。不过我看得出来,老大一直都很惦记你。”

他不敢提纹身的事情,东方彧会杀了他的。

“不提他了。小武你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帮老大打工赚点零花钱。什么都好,就是依然光棍一条。”

没错,金程武什么都好,就是这样貌生得不讨女孩子喜欢。伊馨听了摇摇头。

“你们男人啊,开口闭口就是女人。”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没有女人的男人怎么能算成功的男人呢。我现在就是少女人,否则哪儿轮得到老大他一个人在那春风得意啊。”

伊馨转头看着他,他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我是说,你现在回来了,他不就能春风得意了。我的春风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金程武一向说话这么贫。

“你不用说这些啦,他什么样的人我知道。”

“我说实话啊小馨,你真的好好考虑,老大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肯定喜欢你的。”

伊馨懒得跟他在这个问题上搅合,干脆转头看窗外。

会所里,东方彧好不容易绕场一周和每个老板或是领导打过招呼后,才拿了杯红酒跑到侧面的走廊里。方佑天也跟着出来。

“怎么啦?一脸的不高兴。我听说你的梦中佳人今天也来了是吧?”

“我靠,你们都知道,联合起来陷害我的是不是?夏歌那小鬼,真该教训教训她!”

抓松了领带,东方彧胸口一阵烦闷。

“我说兄弟,我虽然是第一次见她,不过值啊,难怪你想了她那么多年。极品!”

“你别听夏歌胡说八道了。”

满身燥热让他很不舒服,刚刚在阳台上,他巴不得一口把她给吃了。真是莫名其妙,他又不是没女人,昨天晚上才纵欲到天亮,怎么一碰她自己就控制不住。

难道还真如小武说的那样,吃不到的女人最有杀伤力?该死!以前让她清清白白离开他就是最大的失误!没错,一定就是因为没得手还被狼狈抛弃,所以才让他胸闷了好几年!

愤愤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