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画上的血字

 

  最近我越来越少搭乘巴士,特别是放学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我和其他同学之间简直像隔了千山万水,原本就没什么存在感的我现在在学校里等同隐形人。虽然不习惯,但我也没有太焦虑,这种事情本来就勉强不来,更何况我在更早的时候就学会如何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了。
  从侧门走出学校,能看到不远处马路对面在等车的同学们,有说有笑,只是隔了一条马路,却好像两个不同的世界,我这边和他们那边。我微微笑了笑,背着书包朝家里走去。路过大房子的时候,每扇窗都被厚实的窗帘与外界隔绝,而房子后面的码头边空无一物,只有潮水冲刷着房子下面的礁石和水泥柱。
  看来大少爷还没有回来,不晓得明天早上是不是会见到他。但事实上是大少爷他一连好几天都没来上课,也没回岛上。难道他真被陆上的灯红酒绿给迷了过去?花天酒地歌舞声频本来就应该是他这种人的生活方式吧,他又怎么可能会想要回来。
  当我第三次把陈小雅的礼物背回家的时候,反倒有种永远送不出的期望。
  第四天早上我睡了个懒觉,反正直觉薛城羽今天也不会回来,干脆搭巴士去上学。车上有不少学校的同学,他们都坐在前面,围在一起聊天,我一个人坐在最后面一排,独自吃我的棒棒糖,今天是咖啡味的,有一点点苦。
  第一堂课就是美术,之前在画的作品接近完成,我也不着急赶去,慢悠悠先到教室放东西,才在铃声前去到美术室。还没进去,我就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而且好像都是围绕同一个话题。
  “好恶心啊,这是什么啊!”
  “是吸血鬼吧?一定是吸血鬼!”
  我听着莫名,走进教室一看,大家竟然都围在我的画前,还你一句我一句说些有的没的。发现我来了,他们自动让开,还用一种极为鄙夷的眼神看着我。
  然而让我心跳加速的不是他们的眼神,而是我的画。我原本画的田园风光不知道被谁涂黑了天空,还用了一种我分辨不出的颜色写了巨大的英文单词在旁边——blood。血,我猜想那个人用的或许就是和血一样的红色吧?颜色是刚上没多久的,用了太多,字的下方还有颜料在往下淌。
  是谁?谁会做这种事情?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人,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沦落到被欺负的下场。还有为什么要这么做,写这个英文单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喂,我说杨雨澄,你说你看不到颜色是骗人的吧?还是你被吸血了以后也知道什么叫红色了啊?”
  人群里响起一个女生的声音,她就是之前邀请薛城羽打球却被拒绝的那个。我回头看她,却发现所有的人都已经站在她那边,用相同的表情看着我。眼泪不争气在眼眶里打转,我咬着嘴唇,知道就算在这里和他们吵架或者质问是谁干的都不会有结果。但我该怎么做?好希望我有好口才,可以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应对。
  “都在做什么呢?上课了,还不快开始画画?”
  我这辈子没这么庆幸老师的出现,他自然是看到我的画了,把别的同学赶去画画后就把我带到外面走廊里。
  “怎么会这样的?”
  “我不知道。”我低着头回答得很小声,就怕一个控制不住哭出来。
  “你觉得有可疑的人这么做吗?”
  老师这个问题只让我想到刚刚那个女生,但完全没证据就不能信口开河,更何况她可能真的只是在看笑话。所以我只能摇头。
  “好了,你先去画别的吧,如果状态不好就去楼顶上画。这事情我等一下会跟你妈妈说的。”
  我猛地抬头,想都不想地回答:“别,老师请你别跟我妈妈说,我会自己解决的。”
  “这事情可大可小啊,这次我可以不说,但如果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就必须告诉你父母,知道了吗?”
  我点点头,知道这样的讨价还价已经是底线了。
  这事情让我一整天精神不振,没有一堂课能专心听讲,满脑子都是疑问。课间依然有人在对画上的字窃窃私语,时不时会看我一眼,我用尽全力去忽视那些视线,把自己封所在这小小的角落。
  晚上回到家,爸妈还是和往常一样吃饭聊天看电视,似乎还不知道学校里的事情。吃过饭后我就拿了换洗衣服去洗澡,放了整一缸水泡在里面。不知道是热气的缘故还是紧张了一整天的身心被稍稍放松了,我晕乎乎的,不知不觉眼泪就顺着热气滑下脸颊。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也好怕就像老师说的那样还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做恶梦了,梦见的竟然是可怕的吸血鬼,他在黑夜里来去自如,我追着他,最后停在学校门口。校门旁站了一个女生,我仔细一看竟然是陈小雅。吸血鬼走过去拥抱她,说她是他的新娘。随后触目惊醒的画面出现了,吸血鬼在月光下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一口就咬在了陈小雅的脖子上。
  我害怕得想大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我想逃跑,却怎么也无法移动身体,只能眼看着陈小雅的脸变得惨白,随后倒在他怀里。然后他转身了,看着我,他在笑。
  “你要当我的新娘吗?”他这么问。
  我想大喊不要,发不出声音,只能使劲摇头,他却无视我的抗拒,一步步朝我走来。就在他快要碰到我的时候,我终于醒了,一身的冷汗,心跳如雷。在黑暗中喘息了几秒钟,立刻伸手去开床头灯,当确认房间里没有第二个人的时候,我才稍稍安下心来。
  好可怕的梦,我已经好久没做恶梦了。然而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在醒来的前一秒,我看见那个吸血鬼的脸竟然和薛城羽长得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有白得过分的皮肤,橘金色的眼瞳,以及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牙齿。
  是吸血鬼小说电影看太多了,我不停这么重复告诉自己来缓解胸口那种闷痛的感觉。薛城羽怎么可能是吸血鬼,他现在正玩得疯吧,早就乐不思蜀了,怎么可能来这里。
  我想要是我没能惊醒过来的话,是不是就会吓死在梦里?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